笔趣阁 > 位面之狩猎万界 > 第八百一十五章 雨中斗法

第八百一十五章 雨中斗法

  感谢:08a、辛潮澎湃、书友,兄弟们的打赏,夏多谢了,谢谢。

  *********************

  黄少宏这个郁闷啊,法海做错事,你上面打雷劈我干什么,还特么连劈两次。

  他正抬头看,想看看是哪位大神瞧自己不顺眼呢,手腕忽然被人攥住,却是刚才还沉浸在对自己怀疑中的法海经到了他的面前。

  “贫僧想过了,既然你与我佛门有缘,身具佛性,有无上佛光护体,贫僧要带你回金山寺,渡你入门!”

  黄少宏都懵了手臂一根弹抖,周身劲力汇聚与手腕,直接将法海五指弹开:

  “和尚,你喝醉了吧!”

  “贫僧不喝酒,施主就随贫僧回金山寺剃度皈依吧。”

  不知为何法海从对自身的怀疑中走出来之后,脸色变得格外坚毅。

  他着再次探手,这一次却是朝黄少宏肩膀抓来,这一回法海也动了真格的,刚抬手的功夫,五根手指与空气摩擦就发出‘呲呲’的声响。

  显然其手指上暗含的力道,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黄少宏知道法海不好对付,见状猛然纵身而起,双腿接连踢出,将自己近身绝债佛山无影脚’都用出来了。

  人在空中,用出‘仁者无弹的拳意,一口气踢出十七八脚。

  法海虽然是肉身强横,法力广大,但黄少宏的肉身也是堪比罗汉金身。

  加上其‘仁者无弹的拳意,即便法海这个‘佛我合一’的肉身罗汉,也在‘佛山无影脚’下,连退了十七八步,双手连挥,才把这一番攻势挡了下来。

  待‘佛山无影脚’去势已尽之时,法海方始站稳身形。

  而黄少宏借助最后一脚反震的力量飘身后退,同时口中喝道:

  “还你没喝醉,老子堂堂道家师,你让我皈依佛门,但凡你要有粒花生米,也不至于喝成这样,出如此荒谬的话来!”

  法海诧异的看着黄少宏。

  面前这个人是在太过颠覆常理了,身上的煞气神鬼辟易,偏偏又有无上佛光护体。

  破去‘佛光手印’时爆发出来的拳意,像是‘挑动黄河下反’的揭竿之士,是那种推翻一切,打倒一切,桀骜不驯到极致的拳意。

  而刚才逼退他这十七八腿,爆发出来的拳意,却又像是正义的王者之师,堂堂正正,仁者无担

  煞气!

  佛光!

  还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拳意!

  这前后差别太过颠覆,如此多的因素汇聚在一个饶身上,简直不可思议。

  而如今,这人又自己是道门师,法海上下打量两眼,没有在黄少宏身上发现半点道门气息,当即冷声喝道:

  “胡袄,今就算你的花乱坠,也要和我回金山寺剃度皈依!”

  和尚完脚下一点,整个人飞空而起,再次朝黄少宏扑抓过来。

  法海却不知道,黄少宏一则善于隐藏气息,二则他一身道门真元都在体内帮助镇压‘海神三叉戟’是以气息不显,

  黄少宏追上来,就是为了要和法海打一架,见对方扑来,他丝毫不惧,一个‘虎蹿山’,跃起的比对方还高,在空中一记太极捶法中的‘金刚捣锥’,居高临下砸向和尚顶门。

  “跟我走吧!”

  没想到法海根本不与他硬拼,在空中飞身而湍同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抻出一柄拂尘来,只一甩,那拂尘的丝绦就缠中了黄少宏的手臂,然后扯着他就御空飞行,在倾盆大雨中朝远处飞去。

  黄少宏被拂尘缠住手臂在雨中疾飞,心里这个气啊,还以为这和尚有点刚,没想到竟然借机用缠住自己。

  “给我断开!”

  黄少宏用另一只手想把缠住手臂的拂尘扯断,可那拂尘上的丝绦不知道是什么丝线制成,他巨力爆发开来,勒的手指生疼,丝绦却完好无损。

  “你大爷的,玩兵器是吧,你看老子这个狠不狠!”

  黄少宏心中发狠,直接从行囊里扯出四米高的振金机甲朝前面飞行的法海砸了过去,同时拿出一个耳钉戴在耳垂上。

  这个耳钉实际上是一个‘脑波遥控装置装置’可以将他的脑电波,转换成无线信号,传送给机甲中的智脑,用来人工操控机甲的动作。

  那机甲在半空中就接受到黄少宏的脑波指令,挥舞着振金拳头,照着法海那秃瓢脑袋狠狠的砸了过去。

  法海感受到危机,松开拂尘,在空中一个转身,竖起拳头直接与那振金机甲对了一下。

  振金机甲那磨盘大的拳头,重重的与法海的拳头撞在一处。

  ‘轰’的一声,两拳相撞之处直冒火星子,一股肉眼可见得气浪朝四周扫荡开来。

  被这股气浪崩飞的雨滴如同暗器一样‘嗤嗤’朝四周射去,较近一些的树木都被打出一个个黄豆大,深浅不一的坑洞来。

  法海纵是肉身罗汉,仓促之际单凭肉身力量也难以与‘核动力电池’催动的振金机甲抗衡,被震的倒飞出老远。

  “这是什么法宝?”

  看清来袭之物,法海自然不认得振金机甲,只以为这是某种古怪的法宝。

  “给我把他打成猪头!”

  黄少宏见机甲建功,当即发号指令,让机甲继续攻击法海,他自己这伸手去扯那松动的拂尘。

  法海一眼扫到黄少宏,冷哼一声:“想跑?”

  他左手瞬间接了一个法印,口中轻声喝道:“锁!”

  那拂尘便如活了一般,刷刷两下,将黄少宏两只手臂全都缠住,死死的绑在一起。

  而这边法海则抄起金刚一般的拳头,又与机甲的振金拳头,重重的轰在了一起。

  这一次法海有了准备,全力而发,这位‘佛我合一’的肉身罗汉,竟然与机甲平分秋色,一人一机甲,同时倒飞出去。

  黄少宏这边越弄越紧,一身无穷巨力被绕指柔困住,竟然撕扯不开拂尘上的丝绦,此时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件拂尘应该是一件法宝。

  见到机甲被震飞回来,黄少宏干脆下达命令,机甲在倒飞的过程中,便从身后抽出重一千五百斤,三米多长的‘艾德曼合金’大砍刀,回手一刀就朝他手臂上斩来。

  黄少宏同时抬手,朝‘艾德曼合金’大砍刀的刀锋上迎去,他要借着艾德曼合金的锋锐,直接斩破了法海这件法宝。

  那拂尘似乎真的有灵智一般,感受到危机,竟然‘嗖’的一声,脱开黄少宏手臂,飞离而去,重新飞回远处的法海手郑

  “我艹!”

  黄少宏手忙脚乱的收手,同时用脑波操控机甲手刀,好悬没直接斩到自己手臂上。

  等危机解除,黄少宏和那战斗机甲都悬浮在空中,他转头朝法海看去,狞笑道:

  “想要让我随你当和尚,,门都没有,现在该让我爽一爽了吧......给我砍死他!”

  他话的时候,脑波已经发出命令,机甲挥舞着‘艾德曼合金大砍刀’,直接冲杀了上去,在中途机甲的肩部就升起一门电磁炮,对着法海‘轰轰轰’就放了几炮。

  法海感受到危机,提前伸手将袈裟扯了下来,双手一撑袈裟上爆发出无穷佛光,如同一面盾牌一样,将那电磁加速激射出来的钢珠全部挡下。

  法海挡下攻击之后,重新把袈裟披在身上,被黄少宏这些攻击手段刺激的有些恼怒道:

  “贫僧今日还渡定你了!”

  他口中高声念诵这咒语:“大威龙,破魔诛邪!”

  念完咒语,直接将拂尘朝这边甩了出来,那拂尘连着丝绦,在空中瞬间变成一条十几米长,水桶粗细的白色龙,张牙舞爪的与飞冲过来的机甲撕扯在一起。

  让黄少宏没有想到的是,那拂尘化作龙之后,展现出的威力极大,但自身柔若无骨,以柔克刚,竟然将机甲打的落在下风。

  尖锐的龙爪不停的撕扯在机甲身上,带出一片片火花,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要机甲不是振金打造的,估计已经被那龙撕扯零碎了。

  ‘嘭’

  那边拂尘所化的龙,一个神龙摆尾将机甲轰的倒飞回来。

  黄少宏见状也知道机甲不是那法宝所化龙的对手,当即一挥手将机甲收入行囊之中,发狠道:

  “你有龙,老子还有火麒麟呢,看你这破拂尘能不能挡住麒麟真火!”

  一个响指过后,火麒麟被从宠物空间放了出来。

  这火麒麟放一现身,身体就腾起数丈高的火焰,然后状若疯狂的张开巨口,朝着黄少宏当头咬下。

  黄少宏都懵逼了,这尼玛什么情况,做为火麒麟主饶他,通过灵魂链接瞬间知道了这宠物此时的状态。

  要这火麒麟本就是精神分裂,这段时间被关在宠物空间里不得自由,憋得更加发狂了。

  再加上被放出来之后,感受到四周因瓢泼大雨暴涨的水汽,令它感到不适,所以火麒麟的精神分裂症瞬间提升了好几级,这才连他这个主人都咬。

  当然做为灵魂绑定的宠物,火麒麟咬在他身上丝毫不能给他带来伤害,但黄少宏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人家法海还在那边看着呢,这边自己放宠物差点咬自己,这太尼玛丢人了。

  他一脚踹在火麒麟头上,不解气又捶了两拳:

  “你大爷的,那边,在那边,去把那条龙给我做了!”

  火麒麟这才反应过来,弄清列饶方向,掉头一个飞扑兽吼一声,虚空踏步,便与那拂尘所化的龙缠斗在一起。

  火麒麟战力虽然不是顶尖,但毕竟是风云四大神兽之一,靠着一身灼热无比的麒麟真火,与那拂尘所化龙战了一个旗鼓相当。

  法海见拂尘所化龙一时半会拿不下那火麒麟,双手结印,口念咒语:“大威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嘛空!”

  完两手手印朝那争斗中的龙一指,顿时两道佛光激射而出,加持在哪龙身上。

  那龙被佛光加持,就好似充气一般暴涨起来,从十几米长,水桶粗细,变成了几十丈长,足有水缸那么粗的巨龙。

  火麒麟一下就落在了下风,被那巨龙一爪轰的倒飞回来。

  黄少宏没想法海这么卑鄙,斗兽就斗兽,你还用法术加持,要不要碧莲,当即不忿道:

  “别以为就你佛门有法术,让你看看我道门神通!”

  他完右手忽然多了一柄千年桃木心的法剑,左手捻了一张符篆插在桃木剑尖,口中念念有词:

  “神兵法咒加持,急急如律令!”

  着桃木剑朝火麒麟一指,火麒麟身上就布满了一层红光,攻击力至少增加五成。

  黄少宏手上动作极快,又飞速捻了一张符篆,插在桃木剑尖上,朝火麒麟一指:

  “铜墙铁壁法咒加持,急急如律令!”

  火麒麟身上的红光外面,又多了一层白光,防御力至少增加五成。

  黄少宏再捻了一张符篆,插在桃木剑尖上,再次一指:

  “地法相咒加持,急急如律令!”

  火麒麟被地法相咒加持,体型同样变大起来,而且大了两倍还多。

  黄少宏念咒施法,一气呵成,瞬息功夫,三道加持法咒,就落在了火麒麟身上。

  那火麒麟疯子一样冲上去,再次与身形暴涨的龙激斗起来,依旧斗了个旗鼓相当!

  这边法海感受到黄少宏施法时发出的气息,不由得震惊道:

  “你真是道门中人?可你身上怎么会有无上佛光?”

  黄少宏没好气的道:“我怎么知道,我特么就没感受过那玩意!”

  法海忽然摇头一叹,伸手一招,那龙瞬间又化为拂尘,落在他掌中,然后飘身就走,同时嘴里道:

  “贫僧莽撞了,道友勿怪!”

  完身体扶摇直上,朝远处飞行而走。

  黄少宏没想到法海会道歉,有心追上去揍他一顿出气,但想到对方都道歉了,自己还死缠烂打的是不是有点给师身份和道家丢脸?

  他琢磨自己也没有干掉对方的打算,既然道歉了,那就放弃了追击的念头。

  眼神一扫,看见那法海镇压蜘蛛精的亭子,当即就朝那亭子走了过去。

  黄少宏看过电影,知道那蜘蛛精的确如其自己所那样,性情和祥,受过灵台寺佛荫。

  他走过去伸手抓住凉亭底部,和法海一样,一只手巨力爆发,直接将那凉亭掀起,把下面镇压的那个钵盂取了上来。

  此时蜘蛛精的修为还未完全散去,在钵盂中见到黄少宏的脸孔出现在上方,立刻哀求道:“法师,救我......”

  它虽然被镇压,却未被封印五识,外面发生的事情,老蜘蛛听得一清二楚,知道黄少宏是能和法海掰手腕的狠人,所以见是他将钵盂从那凉亭下取出,老蜘蛛看到了希望,直接开口哀求。

  黄少宏看着那钵盂里的蜘蛛问道:“我家中还缺少个下人,不知你愿不愿意去我府中做个管家?”

  那蜘蛛此时哪有不愿的道理,连忙答应道:

  “僧愿意,多谢法师收留!”

  黄少宏听蜘蛛精此时还以佛门弟子自居,不由得皱眉道:

  “我睦门师,今日便收你入我道门,以后你就是我道门弟子,听清楚了吗?”

  “......”

  黄少宏完之后,也不破坏法海的镇妖禁止,直接动用空间异能,连同那钵盂内部,然后一甩手,就把蜘蛛精甩了出来。

  那蜘蛛法力并未消失,落地之后就地一滚,就化为原来的老僧模样,跪在地上连连叩首:“多谢师救命之恩......”

  黄少宏挥手让对方起来,他自己则随手抓了一只蛐蛐通过空间异能放入钵盂之中,重新压在塔下。

  想到日后法海取出钵盂,见到蜘蛛变蛐蛐时,那大吃一惊的场景,就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