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捉妖系统 > 第1666章无妨无妨

第1666章无妨无妨

  “区区小事儿何能伤及大雅呢?淡然处之即可,淡然处之即可!”

  “哼,你说的倒是轻巧!”

  “不要放肆!!”

  “可笑!”

  “现在,死吧!!”

  冰山女子淡淡低喝一声,紧接着一阵阵玫瑰般的利刃荡漾而起,弥漫起周身的瞬间也立即如脱险利刃,朝着程嵩怦然轰去。

  “铮!”

  空气之中凝聚了无数冰寒的气息,在这一刻轰然释放,尽数朝着程嵩疯狂的席卷。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冰山女子一出手便是一个必杀之招,完全就不打算要给程嵩一个存活的可能性!

  “破!”

  程嵩爆喝,手中的利刃陡然暴涨起无比磅礴的异芒,一阵恐怖的气息陡然由他的体内迸发。

  “轰!”

  与此同时,利刃向前疯狂的荡去,一道道狂暴的攻势席卷而起,直接与那些以恐怖速度卷来的玫瑰花瓣相撞在了一起,炸裂出无比刺耳的爆炸声。

  “嗖!”

  一击之下,程嵩的身子直接犹如倒飞的风筝一般,整个身形被轰了出去,身子猛地向前一仰,“噗”的喷出一口鲜血。

  程嵩的整个头部简直犹如被车撞了一般的剧痛,一阵嗡鸣竟令他视线都有些模糊起来。

  再加上此前所中的玫毒的伤势并未完全痊愈,此刻更是严重了起来。

  “轰!”

  又一阵巨响在场上响起,只见一道耀眼的金芒遮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紧接着,冰山女子的整个身形便也就犹如先前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倒去,背后犹如冰块雕琢的双翼竟然被生生折下了半截!

  众人一阵目瞪口呆,没想到眼前恐怖的这一幕变化的竟如此之快。

  先是冰山女子轰飞程嵩,接着便轮到了冰山女子被轰飞。

  而且就连自身元气所化的元气之翼都被生生折断!

  待遮住视线的金芒消散过后,众人于一阵瞠目结舌之下竟望见一名浓眉大眼的英姿大叔傲然立于那冰山女子的跟前。

  英姿飒爽的大叔手中完全没有任何的武器,显然赤手空拳便是将冰山女子给轰飞了!

  造翼强者,当真恐怖如斯啊!!

  而此人,正就是曹孟德了!

  “宁我负天下人,毋人负我!”曹孟德回头扫视众人,目光霸气凛然,杀意暴露之下当场无人敢与之对视!

  “敢动我主公的人,还请先问过我曹阿瞒是否同意!”曹孟德大喝!

  “哼,如此狠毒之人必然就是此前对程将军施展玫毒的那一位了吧,休怪老夫辣手摧花了!”

  曹孟德冷哼一声,望着地面上已然重伤的有些奄奄一息的冰山女子,不禁怒道。

  果然不愧是曹孟德啊!

  狠人就是狠人,下手如此的毒辣,一见面就是一记痛击,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完全没有留情!

  但若不是害怕苏尘不高兴,曹孟德早就一出手便取了对方的小命了!

  美人自古是英雄冢,辣手摧花乃是枭雄之必要手段!

  随即,在众人震撼的目瞪口呆之下,曹孟德前去将程嵩扶了起来。

  掠动体内的真元灌输给程嵩以缓解对方体内的伤势,并且驱除掉冰山女子企图给程嵩身上种下的玫毒!

  片刻之后,随着曹孟德的真元不断的在滋润着程嵩的五脏六腑,程嵩的伤势这才缓和不少。

  “噗!”

  程嵩身躯再次向前一仰,嘴中喷出黑色鲜血,面色又苍老了不少。

  “老夫始终还是来晚了一步,所幸吾救治的及时啊!”曹孟德忍不住的感慨道。

  而至于他为何会匆匆赶来到此处救程嵩一命,这可以说也只不过是碰巧罢了!

  而且,这一切都是他们先前在会议上谈好的,正好也是按照计划行事!

  因为程嵩执掌了皇朝虎符,将要号令的京城的三军所以极其的重要。

  按照计划,苏尘派了曹孟德前来探查,以防止出现意外。

  另外,这时的程嵩已然重权在握,苏尘怕的不是程嵩会变心,而是担心人一旦沉寂久了,突然得到无比庞大的权利便会膨胀,从而导致计划出现纰漏。

  而真不巧的是,曹孟德以最快速度赶到,却还是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一幕,这才连忙催动真元出手镇压那冰山女子。

  冰山女子不过区区造翼中期罢了,而曹孟德乃是造翼巅峰,对方在他的手中更是犹如蝼蚁一般,随手便可掐死。

  而其余这些人对于他来说更是连蝼蚁都比不上!

  但苏尘给程嵩的这枚皇朝虎符居然是假的!

  然而,这皇朝虎符乃是淑贵妃亲自前去偷来给苏尘的!

  苏尘相信淑贵妃对他的感情,所以很显然,皇帝那一边早有人识破了苏尘将会派人去偷皇朝虎符准备造反一事,提前掉包了皇朝虎符。

  只不过,这伪装的手法实在太高超了,苏尘没有认出来,而系统也没有及时提示。

  这才导致了眼前的悲剧发生了!

  还好曹孟德来的不算晚,及时灌输造翼境强者的真元医治了程嵩,才缓和了不少。

  随即,曹孟德高高在上,俾睨众生般的扫视了一眼几十万大军,以及诸位统帅和纳兰焉德,眨眼之间便是出现在冰山女子眼前。

  “嗖!”

  曹孟德手指一挥,一道赤金色的真元豁然钻入了冰山女子的口中,冰山女子面色逐渐浮现痛苦之色,面色忽的变得狰狞起来。

  但是也仅仅是面部表情上的变化罢了,其身体却丝毫挣扎都没有,曹孟德一念之间便是封锁住了冰山女子的所有真元。

  让其一念之间便是处于一种半生不死的状态,极其痛苦可是又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而且还无法挣扎。

  曹孟德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将这女子交由苏尘处理,毕竟对方实力乃是造翼中期非常不俗,若是他随意处置怕是会引得这个脾气特别怪的主公恼怒。

  接着,曹孟德单手拎起了冰山女子的玉颈,俾睨众生一般扫视众人,宣示着权威的降临。

  造翼境的恐怖威压之下,所有人面色极其的难看。

  见到造翼中期实力恐怖的冰山女子在曹孟德手中竟然犹如待宰的羔羊,所有人无不颤栗,噤若寒蝉。

  那纳兰焉得始终在一片震惊当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在政场上斗了这么多年,他无法逼迫自己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是真的。

  而在几分钟前,他甚至还在心底信誓旦旦的想好苏尘是如此彻底败的肝脑涂地的,结果这一切迎来的却是他自己。

  这一次他始终还是输了,输得特别的彻底,完全被苏尘打败了,并且永无翻身之日!

  对方底下的高手一出手,便是碾压了强如冰山女子这样的高手,如何令他不震撼。

  纳兰焉德悲极而喜,他连连苦笑几声,脸上的愁容让他看起来仿佛瞬间苍老的几十岁。

  “哈哈哈......罢了,罢了,输了也好,输了倒也算是一种解脱吧!”纳兰焉德仰天狂笑,天际逐渐沉浮下来的光亮肆意渲染了其悲伤到极点的心情。

  “我纳兰家或许从此消失在了这皇朝的政坛,但是希望军中能仍有我纳兰一族的希望!”

  说罢,纳兰焉德再度仰天大笑,悲中带着癫狂。

  没想到他算尽一生竟然比不上苏尘这乳臭未干的小子!

  “都交代完了吧,从此天上的将星或许会少上一颗,但我主,将会再度填满这漫天星空!”曹孟德待纳兰焉德说完之后冷冷的道。

  若不是曹孟德惜才,或许他早就动手了。

  “嗖!”

  一挥手间,曹孟德掠起一道赤金色真元以对付冰山女子同样的方法处置了纳兰焉德,并没有伤害对方,一切都交由苏尘来亲自处理。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

  随即,曹孟德目光一凛,扫向几位实力高强的大统帅,目中寒光迸发,吓得几位大统帅直接双腿一软跪下求饶。

  “哼,还有谁不服!”

  曹孟德冷哼一声,从纳兰焉德手中夺走真正的皇朝虎符,俾睨众生般扫视着几十万大军,寒声爆喝。

  全场一片寂静,大军之中噤若寒蝉,无人但应对曹孟德。

  “三军当听吾号令,拯救天下苍生于水深火热之中,当仁不让!”曹孟德大喝,手中高举着皇朝虎符,阵阵金芒在恐怖的气息下扩散而出。

  曹孟德不愧是史上著名的军事家,果然不凡!

  所有人无不精神一震,无比的振奋,在曹孟德的威压下受到影响。

  在绝对恐怖的实力号令下,皇朝虎符于谁手中掌握,当听其号令是代代所沿袭的,不可更迭!

  “拯救天下苍生于水深火热之中,当仁不让!”几十万大军齐声大喝,震耳欲聋,声音响彻云霄。

  “拯救天下苍生......”

  “拯救....”

  ......

  各州郡的城主府门前的盘龙香此时已然燃烧到了极点,待最后一丁点燃尽之后,那道冰寒刺骨而令人无比憎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哎呀呀,一个时辰的规定到了呢,可惜苏尘还是没有到宣和大殿来,那真是遗憾,杂家只好下令大开杀戒了!”声音由皇宫之中发出,传到了全国的每一个角落不断回荡。

  众人此时,都愤恨到了极点,攥紧了拳头,躲在暗中尽可能的保护自己。

  “没用的,无论你们躲在哪里,我的人都能发现你们,现在大开杀戒吧!哈哈哈!”那道声音冰寒而显得无比癫狂。

  人们真的不敢相信他们居然敢做出如此视人命为草芥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来,这简直不是人能干出来的!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简直牲畜不如!

  “哭喊吧,哀嚎吧,挣扎吧,接着,死吧!!”

  下一刻,处处都是突如而至的黑影,手握屠刀的刽子手伴随着一阵杀戮与血腥瞬间席卷。

  “嗖!”

  紧接着,恐怖的杀戮竟真的降临在了不幸之人身上。

  有人躲在水井里,有人躲在床底下,有人神通高超躲在了画中......

  但是,这些不幸之人无一幸免。

  此时,各处皆是血流成河,杀戮成灾,血腥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久久不可散去。

  恐惧与屠戮瞬间降临,层层笼罩住了大夏王朝最后的土地,数十万里疆土无一是净土!

  “绝不能坐以待毙,我们都反了吧,杀光他们!”

  “对,通通反了吧,绝不要做砧板上待宰的肉,兄弟们,反抗起来!”

  众人都不愿在看到无辜的杀戮进行下去,纷纷号令造反奋起反抗,绝不做砧板上待宰的羔羊!

  各州郡之中都陆续有人开始反抗起来,与那些隐藏在暗中的刽子手厮杀起来,场面变得异常的混乱,处处皆是血流成河!

  “杀,都给我反抗起来,宁愿流干最后一滴鲜血,也绝不要懦弱的死去!”

  “杀!”

  到处都是冲天的杀喊声,处处弥漫着杀气,死伤的人越来越多,场面开始疯狂失控起来。

  但李英霜这一边的刽子手仍旧占据的是上风,这恰恰便就是李英霜的目的!

  天色越发昏沉下来,穹顶之上九星易位,无数星辰逐渐开始变得有些暗淡,仿佛云际也似乎开始层层笼蔽,某种封印开始变得松动起来。

  与此同时,边境城外的丧尸逐渐开始了一阵的蠢蠢欲动,冲天的丧尸嘶鸣简直有些震耳欲聋,这一切都不是那么的简单!

  而就在这时,曹孟德已然率领各路大军抵达徐州城这一边,准备解决这一次的麻烦!

  而他们其余人早已分好了任务,前往不同的路线拯救天下苍生。

  一切皆是按照苏尘的计划行事。

  “所有人,给我杀,拯救百姓们于水深火热当中!”曹孟德大喝,下令道。

  “给我杀!!”

  大军士气磅礴,杀意凛然,瞬间便是以极快的攻势扫荡了那些正在疯狂杀戮的刽子手们。

  不少人因此得救,“感谢将军相救,敢问你们是哪路子人!”

  “我们是新编的'新军',乃是苏大人的部队,无需感谢我们,这是应该的!”

  “太好了,太好了,苏大人来救我们了!”

  “没错,我们赶来救你们了!”

  众人一阵无比振奋,苏尘果然还是出手了!

  一炷香之后,徐州城这一边的危机暂时解除了,但是隐藏在暗中的刽子手却仍旧没有抓到。

  这时,徐州城外的丧尸仍旧在奋力攻城,嘶鸣声令人心颤腿软,攻势无比庞大,守城军那一边似乎已然有些抵挡不住了。

  曹孟德当即发现了这一点,立马便火速下令八万人马跟随他前去城门救驾,其余几万人则就留下守城,以防止事情的再次发作。

  而此时那道阴柔冰寒的声音却是没有再出现,而各城主府门前的盘龙香也不再有人点燃。

  盘龙香无人点燃这绝不是因为李英霜他们失去了爪牙,恰恰相反,实力强大的爪牙仍旧隐藏在暗处。

  所以显然苏尘此时已然到达了皇宫!

  曹孟德率领八万兵马火速赶到城门处,这里一片狼藉,显然镇守大军也有遭到屠戮!

  所幸死伤并不多,只是城门这边就快要坚持不住了。

  守城大阵摇摇欲坠,能量几乎达到了最极致,处在即将崩溃的边缘。

  曹孟德伸手一挥,当即身后两道由真元所凝聚的赤金色羽翼展露而出,一跃便是飞上城墙。

  这时,已然有一些丧尸飞跃高高的城墙,抵抗着守城阵法最后的威力跃了上来!

  “一部分,前去加固城墙和镇守城门,一部分人,前去城墙之上应敌!”曹孟德连忙下令。

  随即曹孟德一挥手立即调动体内的真元只手开始修复守城大阵。

  嗖!嗖!嗖!

  曹孟德挥手之间一阵犹如洪水般磅礴的真元便立即的涌入了那阵法的核心之中,一阵褶褶生辉之下,生生将天色映照得透亮。

  造翼巅峰强者,果真恐怖如斯!

  “铮!”

  随着一声刺耳的嗡鸣震响,守城大阵似乎又重新恢复了不少生机,但是也只是仅次于在破碎的边缘罢了。

  天际之上层层变数仍旧在不断的变化着,阵阵乌云蔽笼掩盖住了天相,可那之上却是无比罕见的九星易位,看来要有大事发生了啊!

  然而,冥冥之中似乎也有某种封印在悄悄的减弱,使得后方仍旧蠢蠢欲动的丧尸们仍在不断的向前涌来。

  “嗖!”

  战场之上,令人窒息般的狂风不断卷起,恐怖的气息之中暗含着无尽的滔天杀戮,那些气息恐怖到令人发指。

  真正的好戏或许还未开场,此前的不过都仅仅只是开胃菜罢了。

  沉寂了如此之久,寂静在后方的高阶丧尸或许也将要出动了!

  此后,将会掀起新的腥风血雨,开启一个新的纪元,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

  与此同时,不仅仅是大夏王朝的神州大地上的异常。

  “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