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捉妖系统 > 第1392章真乃神人也

第1392章真乃神人也

  这一剑蕴含着很深的奥秘,剑芒凶狠而迅捷,若不是苏尘的《神感真经》已然修炼到了第三重的速度境界,当即还真就无法反应过来。

  而且这一剑很是平淡,没有特别的施展出什么剑招,却是凌厉而凶狠,仿佛剑锋轻轻一挥,便是杀招,简直能够和苏尘的独孤九剑,无招胜有招有的一拼。

  这一剑并未附带有任何一丝的元气或者是飞息,平淡的让人感觉像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人劈出的一剑。

  但此剑的厉害之处便是在这,若是轻敌,定然意外饮恨于这杀机隐藏起来的一剑。

  苏尘和江晟等人四处张望,目光所至却是一片寂静,根本就找不出斩出这一剑的人。

  随即,当众人的目光仍旧在寻找之时,一道漠然萧瑟身影的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身后,身后吹动的清风,伴随着几根飘飞的树叶发出“沙沙”的轻响。

  这一那道身影削瘦而挺拔,在这一场雨中显得神秘而俊逸。

  “铮!!”

  接着,又是一道极其普通的一剑如同迅雷般悄无声息的向苏尘猛地斩来,无声无息而迅猛凌厉不夹带一丝的元气以及飞息却是杀机满满。

  “宿主小心,背后有杀招!!”系统焦急的声音飞速的在苏尘的脑海中响起。

  “轰!!”

  苏尘眼眸陡然瞪得很大,当即神念一动迅速开启了《神感真经》第三重境界的速度,挥剑立即抵挡起来,同时身形暴退,目露惊容。

  苏尘挥剑抵挡,连续向后退了许多步,额头不知何时冒出了许多冷汗,而那一剑则被苏尘侥幸躲开,劈在了地上却是狠狠的劈出了一个巴掌深的洞出来,而这一切也都只不过是发生在区区一个呼吸间。

  而且若不是有系统及时的提醒,苏尘可能已然身中此剑!

  此剑暗含着深深的寂寥意境,冷淡而凌厉,迅猛而令人意想不到。

  苏尘一回首,这才看清了这天色昏黑下的那道削瘦的身影。

  这人的身子瘦弱而挺拔,身着一袭蓑衣,头戴蓑帽,手上的剑不断的泛着冷幽幽的银光,在这昏黑的天色下更是亮眼。

  这雨“滴答,滴答”却是无意之中在渲染着一种特别的意境。

  众人蓦然一回首,也看清楚了这一道身影,卢方礼,毕兴,赵御三位飞息将领当即神色一凛,迅速提刀闪到了苏尘身前护着苏尘。

  “你便是那春柳城的老城主?”

  苏尘目光一顿,淡淡的目光投落在了那一袭蓑衣的男子身上,发问道。

  “我并不是那老城主,我只是替他来试探试探,这百年来都未曾出现过的百胜强者而已,只可惜你并不是那人。”

  一袭蓑衣的男子将剑缓缓的塞回了剑鞘之中,淡漠的道,目光却是默默的沉了下来,透露出了些许的失望。

  “虽然你是靠着某种他人不知的方式以捷径来完成的一百连胜,但是能接下我两剑而毫发无伤的,许多年来我都不曾有见过了,你的实力却是不凡,足以通过考验。”

  随即,一袭蓑衣的男子再次开口淡漠的说道,不疾不徐。

  闻言,众人都是微微一怔,不过凭着对方这淡漠的语气可以听的出此人也拥有一定的话语权,而且这令人捉摸不透的实力和先前强悍的表现也足以令人心生敬畏。

  站在苏尘身后看着左皇子的江晟也是神色一亮,露出了一丝惊喜,但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哦?那既然如此,就算是我通过挑战咯?突破至造翼境界的秘法呢?”

  苏尘淡然的道,眉尖陡然一挑,缓缓的问道。

  “哼,挑战哪有这么简单,你完成的这第一道考验,不过只是挑战的开头罢了,两个月之后,若是你能抵达飞息境界,那我便将派人传信给你,届时才是真正的挑战!”

  蓑衣男子冷哼一声,随即一脸孤傲的说道,说罢,便于这雨中转过身去,准备离去。

  苏尘听了却是很不爽,凭什么劳资辛苦完成了百胜再侥幸接下你这两剑还只是挑战的开始!

  而且,对方貌似可以轻松洞悉苏尘的境界,这一点实在是不简单。

  因为有着系统的庇护,若是他不故意露出自己的实力的话,就算是江晟都无法察觉出他这一直以来突飞猛进的修为!

  苏尘有些不甘,当即眼眸飞速掠过一道赤光,三品金睛迅速扫了一眼那蓑衣男子。

  “铮!!”

  一阵刺耳的剑鸣当即就在众人的耳畔炸响,接着一道银芒掠起,那道穿着蓑衣的身影却是陡然如同一条游龙一般迅如闪电般的飞了过来。、

  苏尘没想到卢方礼等人形成的防御在他的面前简直形同虚设,就连身后江晟恐怖的飞息都可以轻松镇压,当即形如鬼魅一般冲到了苏尘的身前,单手便掐住了苏尘的脖子,直接拎起了苏尘。

  “这么多年来,胆敢妄自打探我修为的,你是第一个人!!”蓑衣男子冷幽幽的道,话锋冷厉无比。

  蓑衣男子掐着苏尘的同时,身上却是绽放出了些许不起眼的银芒,掠起一道道恐怖的气息镇压着江晟等人,就连陆语嫣都脸色苍白了起来。

  “希望你两个月之内能够抵达飞息境界,否则到时候,最好提前找好你的棺材!!”

  “砰!”

  说罢,蓑衣男子便松开了掐住苏尘脖子的手,当即化作一道疾影,迅速身形一动,天际此时又恰好再次炸响一道银色的闪电,震得众人的耳膜都有些生疼。

  而在一眨眼之间,那位身着一袭蓑衣的削瘦男子已然淹没在了这凄清暮色之下。

  “呼!!”

  苏尘被放下之后,也是暗道好险,疯狂贪婪的呼吸着每一口的空气,脸色也青了少许。

  他心中无法平静下来,浮现出了诸多的不甘,但却有些无可奈何,以及一些后悔。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人的修为必然抵达了造翼境界,甚是是这造翼之上!

  并且这人的实力强悍到无可匹敌的地步,简直恐怖如斯啊。

  他的三品金睛不但没有看出对方的实力如何,而且给他的压力远远要大过李英霜和那位骑着青牛带他们入城的老人。

  至于为什么要说后悔,自然就是他的最后一张王牌也是他的底牌并未拿出来。

  那便是系统之中正在不断为他练兵招兵的韩信!!

  韩信的实力乃是造翼境界顶峰也很是恐怖,只是不知道与此人相撞会是怎么样的结果。

  但是很可惜,他并没有机会这样做,而且韩信一旦出场,以他的实力召唤出来的话,自身受损不说,韩信出战之后,不但出战时间不会很长,而且将会有较长的一段冷却时间。

  这样一来,若是在西疆国的皇宫遭遇什么无法抵御的不测的话,那可就有些麻烦了。

  “哼,给我等着,到时候若是让我见到你一次,必然揍飞你一次!!”苏尘不甘的道,朝着蓑衣男子消失的方向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星子。

  随即,众人也都艰难的呼吸着,稍作休憩了之后这才恢复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