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府嫡女 > 第二十章 强出头

第二十章 强出头

  呼伦王子倾慕姜采美貌,不远千里入朝求娶,却在京郊遭人刺杀一事,一时间被广为流传。更有说书人将这添油加醋写成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每天在茶馆酒楼,勾栏瓦肆不停上演。

  虽然把姜采和呼伦的名字都换了化名,可当朝无人不知说的就是他们俩。

  德聚楼内,一楼戏台下面一片人声鼎沸。台上的说书人,正全情投入的讲着故事。

  二楼开着门的天字号雅间内,一只白瓷底绘彩茶杯被扔了出来,摔了个稀碎。就砸在了守在店门口随侍的店小二脚边,小二被唬了一跳,惊叫一声跳开了。

  刚要进门去瞧瞧里头的客人出了什么事,就被从里面走出来的锦衣少年一把推开。

  “真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编排当朝郡主。去,把你们老板叫来!”少年剑眉紧蹙,薄唇一抿,一脸的怒气。不是别人,正是镇国公府二公子,顾桓。

  小二被推的一个踉跄,扶着木栈栏杆堪堪站好,忙作揖陪着不是。茶楼的老板很是乖觉,早就闻声赶了过来。

  一面摆手示意吓慌了神的小二退下,一面一脸赔笑的对顾桓道。“顾二爷,快请息怒。这话本子原也不过是虚构的人和事,实在是没想到会触了贵人的霉头。小的若是知道与郡主有关,就算给小的十个脑袋也小的也不敢让先生在这里胡说八道吖。”

  顾桓斜睨了这油嘴滑舌的老家伙,瞧着他脑满肠肥的样子便觉得心烦。没一点好气儿道,“我不管你知道不知道,你二爷我就是听着不舒服,给我叫停喽!”

  “是是是,这就去,这就去。顾二爷还请息怒,莫要和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民一般见识。”那老板很是圆滑,一张肉脸上堆的全是笑容,忙推了跟在身边的小伙计,叫去楼下安排。一面又挥手让一直端着茶水等在后面的小二上前,自己接过对方手里的托盘,低声下气道,“这是小的孝敬二爷的,今年新制的大红袍。二爷喝杯茶,消消气。”

  顾桓没瞧他,也没出声,目光紧紧盯着台下。

  小老板被吓的满头是汗,却不敢擦,只好手里举着托盘,一直躬身站在顾桓身侧。

  一直坐在里面悠哉喝茶的梁奕,此时看够了戏,放下手中的茶碗起身。走出来,一面示意老板把东西放进去,一面将手搭在顾桓肩上,搂着他道,“发那么大脾气做什么?这宫里头和英国府都不管,你着哪门子急?”

  顾桓肩膀一抖,将梁奕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抖了下去。横了他一眼,“看不惯不行吗?”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怎么突然对我表妹这么关心了?”梁奕双手环胸,一副探究表情看着顾桓。

  “她不是你表妹!”顾桓见楼下的说书已经停了,围着的人群虽发出了几声抗议,但渐渐也都散去后,便转身又重新回到雅间内坐下。

  梁奕追进来,“郡主不是我表妹,是谁?”

  顾桓将屋内伺候的人哄了出去,降低声音对梁奕道,“是我姐姐。”

  梁奕挑眉,明显没跟上顾桓的思路。“采儿比你小。”

  “她是姜采没错,但也是顾昭。”顾桓郑重道。“你可知清风山上的清风宗?”

  “知道,”梁奕点头,“是延续了百年的修仙门派,幼时常听长辈说些奇闻趣事,听过他们斩妖除魔、保家卫国的故事。”

  “那不是传说。”顾桓道,“二姐病故之后,我曾花了一年的时间去寻找清风宗。机缘巧合之下,和下山历练的清风宗主无尘子结识。他体恤我对亡姐的一片追思之情,答应帮我二姐还魂。可,却发现,早已找不到我二姐亡魂。她早就被人复活了。”

  梁奕听的脊背发凉,“复活后成了我表妹?”

  “嗯。”顾桓点头。“桃槐有种秘术,可使人借尸还魂。无尘子猜测,一定是有人知道我二姐命不久矣,所以一早就选中了姜二姑娘,才能使她复活。”

  梁奕是相信这无稽之谈的,因为他此生本就是个无稽之谈。先前姜采的变化,现下完全都解释通了。他渐渐对姜采的感情有了变化,是因为,姜采根本就不是姜采了,他也没什么好怀疑自己的。只是,他重获这一世的时间,终究是又和挚爱错过了。

  “那我表妹呢?”梁奕仍抱着一线希望,追问。“按你的意思,我表妹已经不在人世了?”

  “你与姜二姑娘的缘分已尽,但我与二姐的姐弟情缘未尽。”顾桓见梁奕身体微微颤抖,以为他是难以接受,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我是至交好友,我才将此事告知与你。一是不想你真心错付,二也是不想你误会我,你我兄弟徒增嫌隙。”

  梁奕皱眉,“你说的话,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你若不信,大可去打听。”顾恒扬眉,“我二姐生前,曾有术士说过,她有母仪天下的命数。知道的人,皆以为娶了我二姐便能得天下,于是那贪心的宁远侯便不顾兄弟情义,拆散了二姐和阿演哥。你表妹曾经大病一场,也是方外高人救治的,也说……”

  “别说了,我信。”梁奕打断顾桓的话。姜采病重之事,他是知道的。一切都已经很明确的证明了,姜采就是顾昭。

  “桃槐早有不臣之心,这件事也一定和桃槐国主有关。如今,这局势也一定和他们有关。”顾恒将手握拳,重重砸在桌子上。

  “你今日公然替郡主出头,恐怕也会被有心人利用。”梁奕叹气,“我知道你和令姐的感情深厚,可如今她既然已成了另外一个人,也有了另一种人生,你还是不要贸然与她相认。再说,到底是些玄学之说,真实性还是有待商榷的。”我爱电子书

  “不,她肯定是我二姐。”顾桓很是认真,“郡主在英国府时曾一手栽培姜庆为她打理生意,一步一步盘下了所有二姐生前经营的钱庄。挪空了宁远侯府的金库。而且,我看见过她写给姜庆的信,和我二姐的笔迹是一模一样的。宁远侯那厮辜负了我姐姐,害得她英年早逝。我姐姐最是嫉恶如仇,如何肯放过他,宁远侯贪财好色,对他最好的打击报复就是让他变成穷光蛋。这种做事悄无声息,又下手稳准狠的做派,和我姐姐如出一辙。况且,她若不是我二姐,如何会知道哪个庄铺是我姐姐曾经经营的?又怎么会对每家铺子的掌柜了如指掌,能又快又准的将他们收买呢。”

  姜采的心机和城府,令人佩服。

  这不是他那个柔弱不懂俗世的小表妹能做到的,梁奕心中一片悲凉。

  “我知道,我不能与姐姐相认了。但我要默默守护她,就像小时候她守护我那样。你说,我如何能看的了这些宵小鼠辈如此编排我的姐姐。还有那昏君,竟要拿我姐姐和亲!”顾桓一脸怒色。

  梁奕被他这一句昏君吓了一跳,忙上前捂住他的嘴巴。“仔细隔墙有耳。心中有数便是了。”

  顾桓扒拉开梁奕的手,仍是气愤难平。“也不知道是谁派人刺杀的呼伦,真是大快人心。”

  “京中盛传,是祁王世子。”梁奕耸了耸肩。

  大齐乱了……

  ……

  不过片刻,顾桓大闹茶楼替姜采出头的消息便传进了宫里。

  皇帝正手中握笔,躬身在桌案前替自己才画好的一副花鸟画着色。听完万福安的话后,一手拂袖将手中的笔放下。饶有兴致的看向万福安,“真是越来有有意思了,想不到采姐儿比她母亲当年还要受欢迎。镇国府素来治家严谨,且顾氏子孙多端方无趣,这竟出了个情种。”

  顾氏百年氏族,兴久不衰,原因就在于治家严谨,子孙政治觉悟颇高,行事十分谨慎。多年来,从未听说过顾氏子孙为哪个女子争风吃醋,更不可能有这种明知参杂了政治因素却仍毫无顾忌强出头的事情。

  皇帝觉得事态发展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真是给了他不少惊喜。

  万福安对京中各家琐事了如指掌,于是便道,“这位顾家的二少爷,原也不是老国公所出。是皇后娘娘那位早年嫁给宁远侯做夫人的嫡亲妹妹,未出阁时在街上捡的孤儿。国公爷慈悲,认做了弟弟。”

  “怪不得~”皇帝点头,“不是老顾家的种,难怪做出这样的事。”

  “老奴也打探过,这位顾二爷其实与郡主却无私交,当算是并不相识。只是从前,姜府老太太为孩子们寻亲的时候,曾将其作为候选人而已。但最终两家也未接触。”万福安见皇帝从桌案旁踱步走开,忙几步跟上。

  皇帝负手,在堂内缓慢踱步。“有点意思,原本不过是想引一人出动,没想到的来这么多意外惊喜。朕可真是小看了咱们这位郡主的魅力。”

  万福安扶额,这事儿明显和郡主的魅力不搭嘎。这位皇帝真是,眼下最要紧的是去抓刺杀呼伦王子的人,他老盯着姜采小姑娘的花边新闻是几个意思呢。

  那明显不可能是谁为情所困,不想姜采去和亲和出手刺杀的事儿啊。那姜采她也没那么大魅力,让人命都不要啊。这满朝的贵族子弟,哪个是能为了情不要命的?那都是利益至上的啊!

  皇帝可不这么想,“最不想我大齐与蒙古联姻的当属桃槐,这暗杀一事,既已经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不是桃槐所做。那定是我朝有人出手了。还是要盯紧喽,朕总觉得此事绝对与采姐儿有关。”

  万福安并不知道皇帝已经把桃槐查了个底儿掉,一听这话,忙对自己方才的轻忽之心感到羞愧。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皇帝自然也没想听他说什么,顾自负手走出了大殿。

  ……

  被刺杀的呼伦王子是在七日之后醒的,皇帝派了一波又一波的大臣去探望慰问。一面是打探呼伦的病情,一面也是安抚蒙古来使的情绪。

  待到又过了七日后,呼伦王子痊愈,那场早就该举办的迎宾宴,开场了。

  一大早姜采便就被拉了起来,皇后早就派了两个稳重的管事姑姑和两个利索的宫女来,伺候姜采梳妆打扮。

  碧丝和碧柳则被隔离在了外头,不得插手。

  碧柳趴在门口,透过珠帘向暖阁里头瞧。两个姑姑和两个宫女将姜采团团围住,全然叫她瞧不见姜采的样子。她不满的嘟嘴,对身边碧丝抱怨。“不过是个迎宾宴,你我怎么就不能伺候好姑娘梳妆打扮了。偏要这么兴师动众的派了四个人来。”

  碧丝站在一旁,也是一脸忧郁之色往姜采所在方向瞧着。叹了一口气,“宫中盛传,呼伦王子是因姑娘美貌慕名而来。谁愿意远嫁他乡去和亲啊,皇后娘娘怕是担心姑娘会故意扮丑,让圣上颜面不保吧。”

  “哼,姑娘是什么家教人品?会做出那样的事儿?皇后娘娘也忒小心眼了。”碧柳冷哼一声,一脸轻蔑。这皇后的度量不及她们姑娘万一,真是枉担着国母重任不配。皇帝也真是个昏君,什么事情非得让个小姑娘和亲来解决。大齐英勇男儿无数,就算战死沙场又如何?男子本就是保护女子的,凭什么让她们姑娘牺牲了自己去换什么和平。再说,蒙古又没跟大齐打架。

  碧丝被碧柳这句小心眼唬了一跳,忙拉她示意她噤声,“皇后娘娘也着实不容易,要打理这硕大的后宫,除了要平衡各家娘娘的关系,每逢这样的盛事,还得把后宫和前朝的关系处理好。今日姑娘参加的宴席,可不是代表姑娘自己,代表的是咱们大齐。在皇后娘娘眼里,姑娘到底还是个孩子。万一一时想左了,那咱们大齐可就颜面尽失了。唉,这宫里都是可怜人。”

  碧柳瘪嘴,碧丝就是太有同情心。“咱们做奴才的本分就是一心向着主子,你别老没事儿同情别人。摆正你的位置!”百度一下“贵府嫡女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