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落难公主复仇记 >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换个活法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换个活法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换个活法

  聂荣缓缓地出了一口气来,满是感慨的说道:

  “这运河全县贯通之后,彻底的解决了干旱问题,对于本县的百姓们来说,确实是天大的好事儿的,是值得高兴的,能够种出更多的粮食来,都很开心的啊!可惜的是,我爹再也看不到这样的盛景的了,如果他也能够看见今日这场景,那该有多好的啊。”

  这县大人愣了愣, 哽咽了一下说道:

  “聂领头在天有灵的话,见到今日这境况,想必他也是会很开心的,会继续的保佑我们本县的百姓们的。”

  聂荣满是激动的说道:

  “我爹从小就教育我,做人做事儿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他所做的这些事儿也是当之无愧的了啊!”

  这县大人 冲聂荣说道:

  “尚书大人,这一次回来,你就多住几日吧,下官好带着你再好好地参观一下我们本县的这运河的。”

  聂荣苦笑了一声,说道:

  “本官也想要在本县多待一阵子的,也是想要好好地过几日平静的日子的,但是, 身不由己的啊!本官这一次回来,也是走的匆忙的,更是没有当面向皇上请示的,就擅自赶回来了,也不知道这一次回京都城之后,皇上会怎么的治罪我的啊!”

  这县大人微微一笑,很是淡定的说道:

  “尚书大人言重的了,你身为尚书大人,位高权重的,皇上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治你罪的啊!这一次,尚书大人为何会说是突然擅自赶回来的啊?是发生了什么事儿的吗?”

  聂荣有些纠结的模样,然后说道:

  “县大人有所不知的,我爹死了的消息, 我之前一直都是没有告诉我娘的,我没有告诉她,也是不想要看她伤心难过的,没有想到, 这一次,我娘突然就离开,不辞而别的,所以,我很是担心她,于是也是就急着赶回来追我娘了,因此,我走的比较的匆忙的,也是没有来得及去向皇上请示一下的,就直接赶回来了,想必皇上知道了之后,也是不会高兴的。”

  这县大人听了聂荣的话后,也是就瞬间明白了。

  这县大人认真道:

  “原来是这样的啊!怪不得下官见你娘一脸的伤心难过的模样的,原来,她也是才知道聂领头死了的消息的啊!”

  聂荣深呼吸了一口,然后冲这县大人说道:

  “县大人,本官决定明日一早就离开,赶回京都城去了。”

  这县大人抱拳附和道:

  “是,一切由尚书大人自行定夺,毕竟,尚书大人公务在身,平日里也是非常的忙碌的,所以,下官也是就不挽留尚书大人继续在本县逗留的了。”

  聂荣随即也就往一边的马车旁边走去了,走到了一边的马车旁,他冲那县大人说道:

  “走吧,我们回县衙去吧。”

  这县大人也是就应声道:

  “是。”

  随即,聂荣和这县大人也是就都快速地上了马车的车棚的了。

  两人都上了马车的车棚之后,那驾马车的侍卫也是就随即驾着马车开始赶路的了,往县衙的方向赶去了。

  坐在了马车的车棚内,这县大人也是就突然冲聂荣说道:

  “尚书大人,本地的百姓们为了纪念聂领头为我们本县开凿运河所做的一切,为了感谢他,当地的百姓们都是自发的抽银子,准备给聂领头打造一副铜像,日后竖立在他逝世的运河口的。”

  聂荣听了这县大人的话后,他不禁一愣,然后说道:

  “哦!这是好事儿啊!如此说来,当地的百姓们还是都很热情和怀有感恩之心的啊!本官很是高兴的。”

  这县大人点了点头,认真说道:

  “是啊!聂领头为了我们本县开凿运河的事儿,一直都是劳心费神的,没有想到的是,到头来,他确实不幸的被炸死了,他没有能够看到今日这运河全线贯通的伟大的盛景的,或许每个人一生都是会有很多的遗憾的吧。”

  聂荣苦笑了一声出来,道:

  “人嘛!活着的时候总是要做一些事儿的,这死了嘛,才会有人记得你的。”

  这县大人听聂荣这话后,他抱拳附和道:

  “尚书大人所言甚是的啊!”

  马车缓缓地行驶着,很快也是就赶回了这县衙去了。

  马车行驶到了这县衙的大门口之后,也是就缓缓地停靠下来了。

  马车停稳了之后,聂荣和这县大人也是就都缓缓地迈步出了马车的车棚,下了马车去了。

  都下来了马车之后,聂荣和那县大人就都往这县衙的大门内走进去了。

  经过这么一阵外出之后,时候也是不早的了,已是临近傍晚时分 的了。

  聂荣和县大人走进了县衙内之后。

  一名婢女也是就快步地走到了这县大人的身前,然后说道:

  “大人,后厨房的下人们做好了饭菜, 就等候二位大人回县衙来吃饭的了。”

  这县大人点点头,冲那婢女说道:

  “好,本官知道了,你去请老夫人和小姐出来吧,带他们去饭堂去吧。”

  那婢女施礼道:

  “是,大人。”

  随后,那婢女也是就快步地往一边聂荣他娘和金凤国宰相的小女儿的所暂住的房间走去了。

  那县大人冲聂荣伸手示意道:

  “尚书大人请,请去饭堂吃饭的了。”

  聂荣也是就随即迈步往一边的饭堂的方向走去了。

  那县大人跟在了聂荣的身后,两人一同去了这县衙的饭堂内去 了。

  两人走进了这饭堂内之后,只见这饭堂内的木桌上面,也早就是摆满了做好的菜肴的了。

  菜香味儿不时扑鼻而来的,很是诱惑人的味觉的。

  县大人和聂荣走到了木桌旁边之后,也都是就快速地坐下身来了。

  都坐下身来了之后,也都是没有动筷子的。

  这县大人冲聂荣随即说道:

  “尚书大人,出去转了一圈,你也肯定是饿了吧!”

  聂荣愣了一下,然后说道:

  “本官不饿的,等我娘和小敏来了之后,我们再一起吃喝吧。”

  这县大人笑脸相迎的说道:

  “嗯,如此也好。”

  不一会儿,聂荣他娘和金凤国宰相的小女儿也就都快步地往这县衙的饭堂内走来了,走最前面的是一名婢女带着的。

  那婢女带着那聂荣他娘和金凤国宰相的小女儿进来了这饭堂之后,她也是就站到了房门外面去了。

  聂荣他娘和金凤国宰相的小女儿来到了这饭堂内的木桌旁之后,她们俩也就都坐下身来了。

  这县大人见聂荣他娘和金凤国宰相的小女儿都是来到了饭堂内,坐下身来了,他也是随即就一脸笑意的说道:

  “都吃吧。”

  聂荣也是随即就缓缓地拿起筷子来,然后望着一旁坐着的他娘和金凤国宰相的小女儿说道:

  “你们都不要愣住了,吃吧。”

  聂荣他娘脸上还是有些悲伤的神情的,聂荣看在了眼里的,他满是关心的说道:

  “娘,过去的事儿就让它都过去吧,我们还是要继续的生活下去的,见你这么悲伤,我这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啊!”

  金凤国宰相的小女儿也是望着聂荣他娘说道:

  “是啊娘,聂荣说的对的,我们活着的人啊!现在就是该吃吃,该喝喝的,可是不能够拖垮了自己的身子的,没准儿这会儿爹也在某个我们看不见的角落看着我们的,关注着娘你的,如果他见到了你为了他这样的悲伤和难过的样子,那他肯定也是就不能够安心的啊!所以,你要尽快的振作起来的,这样,才能够告慰爹的在天之灵的呀!”

  一边坐着的县大人也是一脸微笑的望着聂荣他娘附和道:

  “是啊!你就想开一点的,聂领头是为了开凿本县的运河过程之中而不幸丧命的,他虽然不幸死了,但是,他永远是会活在了我们本县的所有人的心目中的,在本官看来,他不会死的,他不过只是换了一种活着的方式而已的啊!”

  聂荣听这县大人的这番话后,他点头说道:

  “县大人说的好啊!我爹虽然死了,但是我也觉得他并没有死,他不过只是换了一种活法而已的!”

  聂荣他娘听了他们几人说出的这些让她宽慰的话后,她也是不禁一脸的激动道:

  “你们都不要担心我的,我没事儿的啊!我会尽快的调整自己的心态的,我只是还不能够这么快的就释怀的,我也想尽快的忘记这事儿,让自己振作起来,高兴起来的。”

  金凤国宰相的小女儿道:

  “娘,我们暂时就不要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儿,现在我们就只管吃喝的,我们只有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更好的活下去不是嘛!再说了,虽然现在爹不在了,但是你还有我和聂荣的啊!我们日后都是会好好地陪着你,照顾你的,不会让你孤单的,我们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多好。”

  聂荣他娘听了金凤国宰相的小女儿的话后,她满是激动的哽咽了一下, 不禁眼睛里又是一阵热泪盈眶的。

  聂荣他娘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也是出了长气,就伸手缓缓地拿起了筷子来,冲金凤国宰相的小女儿和聂荣,还有那县大人说道:

  “都吃吧,我可能扫你们的兴了。”

  聂荣不禁也是哽咽了一下,道:

  “娘,你怎么这也说的啊!”

  那县大人也随即接过话来,说道:

  “夫人可是不要这样说的啊!本官也是很理解你的心情的,不过,这天底下的事儿,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的,只怕有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