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2150节 视察武汉

第2150节 视察武汉

  颜常武到达大武汉视察!

  武汉地方建制始于西汉,隋朝置江夏县和汉阳县,分别以武昌、汉阳为治所。唐时江夏(武昌)和汉阳分别升为鄂州和沔州的州治,成为长江沿岸的商业重镇。江城之称亦始于隋唐。唐朝诗人李白曾在此写下“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因此武汉自古又称江城。此后经宋以迄明,均为历代州府治所。

  南宋抗金将领岳飞驻防鄂州(今武昌)八年,明代,朱元璋第六子朱桢被分封到武昌做楚王。由于成化年间汉水改道从龟山以北汇入长江,到嘉靖年间在汉水新河道北岸(凹岸)形成新兴的汉口镇,奠定了武汉的武昌、汉阳与汉口三镇的地理基础。

  前明末时,汉口与北京、苏州、佛州并称“天下四聚”,又与朱仙镇、景德镇、佛山镇同称天下“四大名镇”,成为“楚中第一繁盛处”,为全国性水陆交通枢纽,享有“九省通衢”的美誉。

  新明立国,武汉得到了迅猛发展起来,它的地理位置乃至于经济地位是如此的重要,以致于颜常武亲临武汉视察。

  大明史书记载了:“上幸蛇山,大悦!”

  武汉发展极快,蛇山位于武昌长江南岸边,又名黄鹄山,绵亘蜿蜒,形如伏蛇,头临大江,尾插闹市,与汉阳龟山隔江相望,山上古迹甚多,名胜也不少,均呈斜陡长狭形,形势十分险要,必兵家必争之地。

  蛇山有著名的黄鹤楼,颜常武登楼,眺望长江两岸,但见得陆地上城区连片,人流如水,水面上百舸争流,千帆竟过,如浩荡长江,成群结队,舳舻相继,显然城市发展不错,经济运行良好,乃悦。

  他对随行的地方官员道:“你们做了大量的工作,眼前的景象作不得假,就象我们去翻老百姓的米缸,老百姓吃什么就一目了然!”

  颜常武真的是去翻过当地民众的米缸,看到他们都是吃米,再问过民众对生活的满意度,他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让当地官员们在寒风中抹了一把冷汗,只觉得回去得吞几服惊风散才行。

  不同于前明当官容易,现在是数字讲话,虽说数字出官,官出数字,但你总不能把府库的米突击发给民众吧,就算能发,当东厂的人是吃素的啊!

  颜常武广泛地巡视民生、工厂、学校、田头、矿山、军队、造船厂……他在如今当地父老乡亲们的座谈会上勉励所有的人努力建设好武汉,他动情地道:“国内和平,社会安靖,此之谓‘得天时’;武汉地处国中,九省通衙,此之谓‘得地利’,集三镇优势,合四海人文,此之谓‘得人和’。天时地利人和尽占,武汉应该成为经济、文化的‘集大成”者,前途不可限量!”

  武汉臣民们则表态道一定竭尽全力,把国家建设好,不负东南王殿下的期望。

  颜常武又对官员们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做官出成绩,实现人生抱负,人是要有一点精神与追求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学习范文正公!”

  众官员道:“臣等谨记殿下教诲!”

  颜常武在著名的东湖泛舟,对官员们道:“武汉江河纵横、湖港交织,长江、汉水交汇于市境中央,且接纳南北支流入汇,众多大小湖泊镶嵌在大江两侧,形成湖沼水网。”

  官员们都在纳闷殿下想说什么,没让他们久等,他们听到了颜常武说:“你们要特别注意环境保护,着手立法,保护湖泊水面,控制湿地减少面积,要知道,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

  于是,当地官员出台了《武汉环境保护暂行办法》,将当地的山野、湖泊、江岸与湿地等环境保护起来!

  对官员们的要求提高了!

  社会要发展,经济要发展,老百姓的生活要提高,而不能以牺牲环境作为代价!

  因此官员们得精细规划地方发展,两头兼顾,两方面都要赢。

  颜常武在武汉巡视的最高潮自然是横渡长江!

  这天气有点冷,颜常武自然不会是闲得无聊,对于大人物来说,一举一动都有深意的。

  在和平年间,还有什么比横渡长江更能显示人克服困难,不畏风险更有表现力?

  阵仗不小,长江水师驻武汉分遣舰队负责派出大小十八艘舰船封锁了长江航道,再派出一百游泳好手陪东南王一起游过长江,全部平安到岸!

  水师的官员们深有余悸地道:“好在我们水兵平时的训练到家,并且也不克扣他们的伙食!”

  如果没有足够的军训和伙食跟上,这次就会当场露馅,暴露出军队的训练水平。

  颜常武从汉阳下水,游向武昌,他在长江游得轻松自如,时而潜水,时而露出水面,或蛙泳,或搏击风浪,或仰泳,让水流带着他走,怡然自得,大家皆赞叹不愧是从大海大洋出来的大王!

  当天的气温低,不过阳光很好,颜常武游得悠闲自在,说:“真舒服!”

  游泳其实是作秀,关键是他登陆后,写出的帝王词!

  “水调歌头·游泳!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此词一出,其广阔无比的气魄胸怀跃然纸上,足以洛阳纸贵。

  武汉哄动!

  长沙哄动!

  安庆哄动!

  直到南京震动!

  南京街头上尽是报童的声音道:“号外,号外,东南王游泳横渡长江,发表水调歌头·游泳!”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快来看哪!”

  颜常武在大冷天里横渡浩翰长江,鼓舞人民不畏艰难险阻,大风大浪中奋勇前进,让军民们心服口服,倍受振奋,决心响应东南王的号召,战胜一切困难,把国家建设好!

  尤其是《水调歌头·游泳》中的“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让朝廷与官府们行动起来,准备在武汉建立长江大桥,因为颜常武是至尊,说话是要算数的,他说要有桥,就要有桥!

  皇宫中,朱和坪看着《南京日报》上登刊的《水调歌头·游泳》,他默默无语,自知这辈子也拍马难及,赶不上父亲的成就高度,值得庆幸的是他是颜常武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