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2089节 连续不断的战斗(四)

第2089节 连续不断的战斗(四)

  两条战列线在海面上形成,双方都是竭尽全力地向着对方开炮,试图击溃对方。

  海面上炮声震撼人心,散发着呛鼻的硝烟味儿。

  尽管船只与火炮数量处于劣势,但由于风帆战舰交战的特性---有可能打上一天都打不沉一艘,因此白皮还没败阵,坚持作战。

  乱战中有意外发生,两艘荷兰战列舰“帕西式菲卡迪”号与“西弗里斯兰”号在转移时,先是“帕西式菲卡迪”号陷入了烟雾中,随即“西弗里斯兰”号加速时就撞到了“帕西式菲卡迪”号,这一撞何止几百吨之力,把“帕西式菲卡迪”号上的几十人给撞得落了水!

  当“西弗里斯兰”号驶离时,发现“帕西式菲卡迪”号水线下位置被撞了一个大洞,水兵们奋力修补。

  更倒霉的是“西弗里斯兰”船头位置出现裂隙,进水!

  船上水兵们赶快执行损管措施,呼喊着补漏。

  见到两舰步伐蹒跚,“东南亚级17”号战列舰在舰长陈耀上校的指挥下猛扑过来,找着“西弗里斯兰”号先是劈头劈脑地一顿炮火教训,然后两舰贴帮。

  “冲啊!”他亲自带队,与本舰上的陆战队员们冲到敌舰上冲杀,开枪投弹,干掉白皮,他想俘获这艘敌舰。

  军队自有勇士情节,夺取敌舰就是勇士,很出彩!

  南华帝国的装备精良,使用近战利器---喷子是一打一个准,相反地,白皮近战时用的冷兵品并不是喷子的对手,被纷纷击倒。

  “打脸,打脸!”陈耀招呼着,他一手持剑,一手拿着把火铳,火铳由部属装弹,攻守兼备。

  而且他们进攻前先是一轮炸弹招呼,把白皮炸得晕头转向,再被中国人一冲,“西弗里斯兰”号的甲板上白皮尽变尸体。

  陈耀正要指挥部队攻下舱时,忽听到炮声轰隆,扭头一看,啊,自家座舰“东南亚级17”号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了两艘荷兰战列舰,正一左一右地夹击它!

  荷兰战列舰攻势猛烈,打得“东南亚级17”号大片的船帆落下,还有桅杆被击歪,帆桁飞掉海里!

  不仅如此,对方一通炮火后,他们居然冲过来靠帮,与“东南亚级17”号贴在一起。

  然后白皮蜂拥而来,跳过船栏,向着“东南亚级17”发动了近战!

  正是“虎有伤人意,人有害虎心!”

  陈耀由猎人变成了猎物,气得他跺脚,赶快回舰。

  如果他被敌人抢了战舰,那他在军队里面就完蛋了,要不战死,要不夺回战舰,要不就只能转专业变回陆军或者陆战队。

  白皮也很猛,拿着短兵器的白皮就是海盗,而海盗生性凶残好战,陈耀受到两船海盗夹击,压力不小!

  他嘶哑着嗓子道:“战斗,战斗!”

  在他的面前,尸体堆得有半人高,白皮依旧源源不断地攻来,兴奋地道:“哈,哈,杀死异教徒!”

  他们穷凶极恶的脸面在陈耀眼前晃动,陈耀无法打退他们,又气又恼。

  就在这时,船身震动,原来是已方两条战列舰来援,各跳过来一群人,攻击敌人两舰。

  这是一场前所未见的大乱斗,白皮打中国人,中国人打白皮,你炸我,我炸你的,大家兴奋了,面对面地打起来,都忘记用大炮了。

  这甲板都贴在一起,战场广大,打个痛快!

  白皮死伤五百多人,而中国人也死伤了二百多,乱战一场,打过之后,各归各舰,留下了一堆敌人的尸体,所有的战舰都逃开了!

  陈耀幸得已方两舰相救保住已舰没失,之后他如惊弓之鸟,再也不敢玩什么夺船游戏了!

  ……

  风帆时期的海上生涯其实不是那么地美妙,喝着发臭的水,嚼着可以充当板砖的饼干和肉块,在动荡不息的吊床上休息,每天有忙不完的活儿,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战斗。

  嗯,很难有水洗澡,有时一天就是一茶杯的水,供船员们洗漱用,如此身体就散发出一股臭味!

  在军舰工作,需要有坚定的意志与大条神经。

  环境这么恶劣,总有人显示出高贵的性格来。

  西班牙战列舰“圣-米格尔”号遭遇重创,它被南华舰队的“马喀斯特”号(马喀斯特是印度一个地名)二级战列舰猛轰,炮弹象冰雹般地纷至沓来,把“圣-米格尔”号打成破烂,还不放过它,“马喀斯特”开过去扔炸弹,火药烧灼,将它打着了火!

  一般地,风帆军舰上为了防火,都会对风帆进行处理,将帆片用特制的防火阻燃药水浸泡过,这些药水是各大国的不传之秘,泡过后的风帆不易着火。

  但世事难料,比方说日晒雨淋下,药水失效。

  “圣-米格尔”号船帆着火,火势蔓延开来,炽热逼人,船员们惊恐万分,大约有50人跳水逃生,“圣-米格尔”号舰长哈曼拨出佩剑高叫道:“谁敢弃舰逃生,我就先取他狗命!”

  在他的威吓下,船员们返回自己的岗位组织救火,终于控制了火势。

  但由于多数帆缆被烧坏,一根桅杆掉下来砸断了哈曼的腿,但这位英勇的军人毫不退缩,仍指挥部下抗击“马喀斯特”号的攻击!

  左舷的炮组被破坏了,就把右舷炮拉过来打,哪怕炮舱里死尸一堆,也依旧在发炮!

  “马喀斯特”号的舰长是来华助战洋人,归化的考斯提特海军上将,指挥已舰逼近敌舰,亲自劝降哈曼:“投降吧,你们的人都死光了,你也受伤了,你尽力了!”

  然而哈曼严词拒绝道:“不,我还没到那个地步(投降)!”

  后来他的这句话就成了白皮中的经典语言!

  随后哈曼指挥侧舷炮攻击“马喀斯特”号,考斯提特竟被击伤,差点没被打死,不得不暂时退却,“圣-米格尔”号上的舰员们转移到了“圣-安娜”号友舰。

  在离开时,哈曼向着“圣-米格尔”号投掷了火把,将它点着火,不让它落入中国人的手里!

  当然,象他这样硬气的人有,而不硬气的人也有。

  荷兰战列舰“斯内克”号被南华舰队的战列舰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舰员们死伤狼籍,当中国人向他们招降时,他们就势降旗投降,成为了第一艘向中国人投降的白皮战舰。

  这天的战斗,白皮的损失为“斯内克”号被俘,“圣-米格尔”号自沉告终,南华舰队则没有一艘战列舰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