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2079节 谁都有恨

第2079节 谁都有恨

  在曹勋的心目中,对那个马耳他医院骑士团简直是恨之入骨!

  想想蛋挨弹之后的锥心般的痛苦。

  想想中弹后被一群医生围着他检查他蛋的窘境。

  想想日后蛋还有没有用的可怕前景。

  曹勋决定,与马耳他医院骑士团不死不休!

  只要有关马耳他医院骑士团的战斗,他一定参加,干掉他们!

  这是滔天的恨意,如果挨炮弹、子弹和刀枪打到其它地方,他都没有这么大的火气,但蛋……

  躺在行军床上,吃着王森削好的苹果,曹勋怒气稍息,想着知己知彼,就问王森有否“马耳他医院骑士团”的情报。

  王森要讨好曹勋,早下了功夫,就把情报和盘托上。

  马耳他医院骑士团全称是耶路撒冷、罗得岛及马耳他圣约翰主权军事医院骑士团,又被称为圣若翰骑士团,就是大名鼎鼎的“医院骑士团”!

  这个骑士团在西方非常有名,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三大骑士团,即医院骑士团、圣殿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

  它们出现于中世纪天主教欧洲入侵中东的十字军东征期间,其中医院骑士团成立于1099年,最初是由勃艮第公国贵族rd和几名同伴在耶路撒冷的圣若翰洗者教堂附近的医院里成立,主要目的是照料伤患和朝圣者。

  后来十字军坏了事,医院骑士团撤离了耶路撒冷,先到地中海上的罗德岛落足,

  罗德岛离奥斯曼帝国领土太近,因此1522年,著名的巴巴里海盗海雷丁,海盗之王,红胡子巴巴罗萨·海雷丁,协助奥斯曼帝国的苏莱曼大帝征服罗德岛,将医院骑士团赶到了马耳他岛,医院骑士团由此多了一个马耳他医院骑士团的名字。

  王森镇守塞浦路斯,这是东南军海上运输线的枢纽,万万不能有失,重任在身,很注意收集地中海情报,就说起八卦来。

  表面上马耳他医院骑士团是一直抵抗奥斯曼暴政的正义之师,实际上却是东南国的同行。

  都是海盗!

  “他们与今上是同行?”曹勋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颜常武这个海盗头子并不忌讳说自己是海盗,言者皆无罪。

  据曹勋所知,白皮那些光闪闪的骑士信奉什么“强敌当前,无畏无惧,果敢忠义,无愧上帝,耿正直言,宁死不诳,保护弱者,无怪天理。”还以为他们是铁铮铮的汉子!

  问题是:马耳他医院骑士团呆在鸟不拉及的马耳他岛上,能有什么进账?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堂堂的骑士,要维持生计,那么“检查”一下往来船只,看看有没有异教徒就是他们的任务了!

  其劣迹斑斑,把异教徒扔海里对于这些骑士大人简直不是件事。

  当然,异教徒愿意交钱赎命,那么骑士大人们讲讲慈悲也不成问题。

  上得山多终遇虎,骑士大人们查到了奥斯曼帝国的头上,马耳他医院骑士团攻击了由载有君士坦丁堡前往麦加的朝觐者的一条船并且在克里特岛卸了货物,当时的奥斯曼苏丹易卜拉欣一世借口威尼斯共和国串通马耳他医院骑士团,不顾威尼斯共和国的坚决否认,随即派军队5万人,远征克里特岛……

  马耳他医院骑士团闯锅,威尼斯共和国背锅的事情被王森绘声绘色地讲出来,听得曹勋哈哈大笑,都忘记疼痛了!

  笑完之后,曹勋冷哼道:“包头佬20万大军打不下罗德岛,有机会我曹某人2万大军前去马耳他岛讨教一二,麻烦王大人找张马耳他岛的地图给我看看!”

  他是副军长,直接指挥一万人正兵,可以加强到一万皇协军去打仗,再多兵力的话就要军部特批或者出动军长级指挥官了。

  “是!”王森应道。

  ……

  且不说曹勋打着前往马耳他岛圈叉圈叉那些骑士的恶毒计划,而法塔古斯塔要塞外海的白皮舰队里的一艘八角十字的三级战列舰边上,一条运人小船靠过来之后,几名穿着红色军服的骑士从小船上顺着战列舰高大的舷墙上挂着的绳网往上爬。

  正是古代战舰落后的一个表现,任尔地位再高,也得学猴子爬,才能登舰!

  只有一级战列舰才在舰身中间开个小门放梯子上下,但三级战列舰没有梯子。

  那几名骑士登上战列舰上甲板后,舰员们迎出数位骑士,他们纷纷向当中为首者行礼:“罗兰德大人!”

  罗兰德骑士大人一头灿烂的金发,刚才四十出头,相貌堂堂,四肢健壮,颇具卖相,一看就知道是神圣的骑士!

  他是马耳他医院骑士团的现任指挥官,职务是骑士团的“大元帅”,相当于大团长的副手。

  马耳他医院骑士团的编制有点乱,最高指挥官叫做“大团长”,副手叫做“大元帅”,团长大过元帅。

  罗兰德是法国人,他端正正地挺直了腰杆站得笔直。他的举止间明显散发着贵族子弟独有的习惯:非常注重自己的个人形象。

  不过他的脸色不好看,对舰上的首领道:“大利尔瓦海军上将拒绝了我们登陆进攻塞浦路斯的建议!”

  大利尔瓦海军上将,乃西班牙王国海军将领,他的DD小利尔瓦海军上将曾经进攻过一次东南国海军,结果铩羽而归,就换来哥哥指挥作战。

  听到罗伯特大人的话,诸骑士脸色徒变,个个咒骂不已。

  “西班牙人就是懦弱,他们的行为哪象个骑士!”

  “他们的心被魔鬼感染了!”

  “只有登陆,才能杀光东方的异教徒!”

  “毁灭他们,是神的旨意!”

  “对,神的旨意!”

  ……

  群情激涌,骑士们叫嚷着,对东方的异教徒有无比深切的仇恨!

  看着他们的表现,罗兰德皱起了眉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刚才舰队军议,他去了旗舰“圣母无原罪”号上与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法国人等商量,他们都不同意在没有击溃东方的异教徒主力舰队之前登陆作战。

  罗兰德知道他们有道理,但是他有很大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因为马耳他医院骑士团里的大团长阿内·德·克莱蒙·热桑一星期前战死在埃及,死在东方异教徒的手里,而这位大团长是今年初才上任的,不到一年,创下了马耳他医院骑士团大团长最短的在任时间,对骑士团影响非同小可。

  如果不能为他复仇,那么枉为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