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2078节 与马耳他医院骑士团不死不休

第2078节 与马耳他医院骑士团不死不休

  塞浦路斯,法塔古斯塔要塞。

  但见得立有夹七夹八各种旗帜,各旗帜中皆有十字的一支庞大的战列舰编队正在外海徘徊,近着要塞的战列舰上不停地喷洒烟雾,发出很大的响声,正在猛轰要塞!

  这是白皮舰队!

  要塞打着东南国的旗帜---南华帝国即使成立,也不会这么快易帜。

  事实上,哪怕在南华帝国成立一年半之后,还有不少部队穿戴着东南国的旧式军装,许多标志还是旧的,这就是步子太大扯着蛋的表现。

  在要塞的城垛边,守将曹勋用望远镜观察敌情,嘴里不干不净地咒骂着。

  谁叫他是要塞地区最高的指挥官,他不指挥谁来指挥!

  但敌强我弱,我方挨揍,曹勋不爽。

  曹勋,前明军官也,力大善射,世袭指挥使,与杨展、曾英、李占春、于大海、王祥等辈同列,与杨展熟悉,都是一流猛将,官军的精英!

  他曾与山贼军之李闯、八大王大力地肝过,他把守雅州时在小关山屡败八大王军,乃中华英雄之一,现为东南国西征第一军副将,军衔少将。

  第一军的防区原本是埃及,由于东南国围攻伊斯坦布尔,西征主力悉数前移,在得到了加强的第一军的防区亦相应扩大,曹勋引军一万,加上皇协军一万,进驻塞浦路斯,与原有守军五千会合,他成为了最高的指挥官,如今就遭受白皮的荼毒,挨轰咧!

  白皮的火力很猛,打得要塞上砖石横飞、弹片猛扫,搞得守军人人心惊胆战,穿足装甲防护,避免吃上东西。

  相对而言,要塞上的炮火弱了!

  对方战列舰上有足足42磅的大炮,已方火炮最大口径才32磅,且战列舰火炮呈立体状是三四层,要塞炮才一层火力,单位面积的火力不够猛。

  那年代的火炮多不能旋转,炮口指向不可轻易变动,不能够把周围的火炮采取“向心攻势”,一起打击同一个目标。

  至于要塞分层,各层装火炮以加强火力,好主意!

  但实施不易,需要大量的水泥钢筋物资,部署更多的火炮,要塞来不及改造。

  水泥钢筋匮乏,南华帝国扩展过快,又是步子太大扯着蛋的一个表现。

  后果就是操-蛋!

  曹勋正通过望远镜观察敌情,他见到了一艘打着红底八角白十字旗帜的战列舰异常骁勇,顶着要塞炮的火力,冲到了离岸百米处,火力齐射。

  这是一艘拥炮70门的英式战列舰,上有32磅大炮,火力很够力。

  炮弹打的正是曹勋所在的位置!

  他周围的官兵下意识的把头一缩,很多人把自己背靠在城垛下,极力收缩,用盾牌遮掩身体。

  这样,后背有城垛,前有盾牌,安全!

  曹勋是个将军,将军就有将军的威风,他不屑躲藏。

  并且他有信心,面前有厚实城垛保护,可以抗击炮弹的正面攻击,他头顶有钢盔,颈有护颈,身上有装甲---都是特制的合金钢,既轻又结实,颜常武对高级军官挺关心,舍得在这方面投钱。

  觉得自己很安全,他甚至不用亲兵们簇拥在他身边当肉盾。

  东南军由于海军打炮的关系,大将身边都有亲兵围着充当肉盾。

  他大咧咧地站着,在那里逞英雄,于是杯具发生。

  几颗炮弹发来,不是直接打着他,应该没危险,岂料他惨叫一声,那个声音惨绝人寰一般,将军的脸面丢尽了!

  说什么轻伤不下火线,关公刮骨取毒不皱一点眉头,曹勋这样的惨叫,音量还盖过了敌我的炮声!

  亲兵们大惊,扑上前去,只见他倒在地上猛烈翻滚,无法控制他,为他作检查!

  急得亲兵们团团转,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士官看着他的表现,肯定地道:“将军被打到蛋了!”

  大家定睛一看,这不就是某男调戏女孩子,挨人家一记撩阴脚之后的表现嘛!

  地上疼痛稍减的曹勋喘着粗气,见诸人围观着,看着他的古怪模样,真是愤懑欲死!

  ……

  已经稳定下来的曹勋睡在行军床上,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哪有以前曹大将军见强敌不惧,意气风发的样子!

  也是,中弹,打到蛋,这可是命根子!

  要塞指挥官王森准将过来看他,问曹勋的主冶医生,曹将军他怎么样?

  主冶医生是个中年人,乃要塞战地医院的首席医生,姓赵,赵医生说道:“曹将军的蛋,中了弹,我检查过了,可能会没有事,但也难说后果……”

  他给王森看医嘱,写着什么擦伤啊,水肿啊,王森想笑,又不敢笑。

  曹勋的感官没受损,见到王森的表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赵医生离开后,王森在行军床边坐下,无聊地给曹勋削苹果。

  东南军的待遇相当好,除了伙食保证供应,伤员有更好的待遇,比如新鲜的水果。

  不要小看一个苹果,在那个年代,没有冷链供应,没有运输能力,鲜生食品离不开产地,且军队能够吃饱都不错了,还想吃好,吃新鲜的水果?!

  王森一个准将为少将削苹果,此举有点奴颜婢膝。

  但王森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小将军,曹勋是简在帝心的人物,将来前途远大,有这样的讨好的机会,别人想想都不想不来呢---没错,南华帝国建立后,曹勋被封三等伯爵,世袭罔替!

  曹勋就问王森,要塞怎么样?

  “没事,白皮的火炮打不下我们要塞,没有火炮能够直接打下要塞的!”王森轻松地道。

  “那么我受伤,又是怎么一回事?”曹勋中弹后脑袋一直混乱中,总算不那么疼了,回想一下,有点头绪,不过还想听听王森的调查。

  于是王森就把事情的可能说出来道:“有一颗敌人的炮弹在距离你侧右方三米处,与你呈40度角的位置落下,然后爆裂,碎片向四面八方飞去,其中有一个碎片,打着你的,那个位置!”

  原来如此!

  曹勋上身的防护可以,但下裆处没放防具,这种防具叫做“下挡”,专门保护蛋蛋。

  不由想起了东南国流传的一句话:“莫装B,装B被雷劈!”

  曹勋追问道:“那八角十字的战列舰是哪里来的?”

  他记得明明白白,就是那一艘八角十字的战列舰打的炮。

  “那是马耳他医院骑士团!”王森笃定地道。

  曹勋咬牙切齿地道:“我艹骑士团祖宗十八代,的女人,我与马耳他医院骑士团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