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2076节 教育新出炉的勋贵

第2076节 教育新出炉的勋贵

  分猪肉,人人有份,自然颜常武也有份。

  他的军衔是南华帝国海军大元帅兼陆军大元帅!

  他有灭国大功,名至实归!

  见到大家开心,他也跟着开心。

  这仅是第一批人员,还有下一批人员,即封赏伯爵以下的爵位。

  按帝国制度规定,凡封爵者,都必须由朝廷封出,现在国内能封爵者只有颜常武、皇后杨氏和监国太子颜琨。

  现在军务紧急,不可能把军官们都召集来一起封赏,下一步由行营派出御使,代帝封赏。

  届时,整个军队都会陷入狂欢中,个个有猪肉分!

  就算是普通小兵,也有赏钱可拿。

  毕竟立国嘛,大家同乐。

  机会难得,颜常武举起手来,戴维先生叫道:“安静!”

  立即殿上鸦雀无声,听颜常武道:“好吧,我们来学习吧!”

  他作了《忠诚为国》的演讲道:“我们要提升我们的素质,不仅仅对朕的忠诚,还要对帝国的忠诚!忠诚为国!”

  给各个官员发了本子与铅笔,让大伙儿学习。

  “谁记得张孝祥的《六州歌头·长淮望断》?”颜常武提问道。

  张孝祥,字安国,别号于湖居士,汉族,历阳乌江(安徽和县)人,生于明州鄞县(浙江宁波),南宋著名词人,书法家,爱国者。

  他在绍兴二十四年(1154)廷试,高宗(赵构)亲擢为进士第一,初授承事郎,逐步升迁,曾上书为岳飞辩冤。

  他的诗词水平高,产量多,达六百多首,《六州歌头·长淮望断》。

  颜常武一问,马上就有马宝站起来了。

  “马宝,你行?”颜常武记忆力好,记得马宝是自家的吉祥三马之一,即马进忠、马宝和马惟兴,后二者是兄弟,马进忠字葵宇,陕西延安人。先为义军将领,崇祯初年为群盗,别号“混十万“,流窜于陕西转于豫、楚边境,后归降新明。马宝和马惟兴则是李闯的旧部,随高夫人归降新明。

  此三马都是有名的悍将,颜常武与大伙儿觉得稀奇,看他马宝象个屠夫,他的国学水平这么高?

  “陛下,不是臣,是他!”马宝将坐在身边的窦名望扯起来道:“来吧,窦老贼!”

  众目睽睽之下,由不得窦名望不说,他赶紧背起来道:“长淮望断,关塞莽然平。征尘暗,霜风劲,悄边声。黯销凝。追想当年事,殆天数,非人力,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隔水毡乡,落日牛羊下,区脱纵横。看名王宵猎,骑火一川明。笳鼓悲鸣。遣人惊。

  念腰间箭,匣中剑,空埃蠹,竟何成。时易失,心徒壮,岁将零。渺神京。干羽方怀远,静烽燧,且休兵。冠盖使,纷驰骛,若为情。闻道中原遗老,常南望、翠葆霓旌。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很好,背得很好!”颜常武欣然道:“窦将军,马将军,请坐!”

  然后他让侍卫端来了一个粉板,上面就挂有一大张宣纸,写着刚才窦名望背的词。

  颜常武说道:“张孝祥的词,朕非常喜欢,众卿家看……追想当年中原沦陷之事,恐怕是天意运数,并非人力可扭转!在孔门子弟求学的洙水和泗水间边,在弦歌交奏的礼乐之邦,也已变成膻腥一片。再有腰间箭,匣中剑,被虫子与尘埃侵蚀与污染……还有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颜常武解释着词义,拍案道:“好一个张孝祥,好一首《六州歌头·长淮望断》,拳拳的爱国之心哪!”

  他手指粉板上的宣纸道:“这是朕写的,窦卿,就赐给你吧,你要向张孝祥学习!”

  想不到有这样的大彩头,窦名望大喜,赶快谢恩,语无伦次地道:“臣谢主龙恩!一定学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众人羡慕无比,自有侍卫上前拿了宣纸,送到窦名望处给他。

  颜常武趁势开讲:“作为中华民族几千年以来的文化传承,忠诚在历朝历代都屡见不鲜。忠烈像杨家将一般一门子的忠烈,效于朝廷,此为忠于社稷江山。”

  “我中华民族,忠于国或君者,数不胜数。

  屈原悲赋《离骚》以示忠君之意,劝君不听愤而跳江以殉国;

  诸葛亮“三顾频频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五丈原上为蜀国燃尽最后一缕精气神;

  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汉青”宁死不屈,为亡国守护最后一份尊严;

  岳飞“壮士饥餐胡掳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勇战沙场,忠心为国。

  这些个忠臣卫士慷慨豪迈地用自已的鲜血或力量去守护自已的国家。这就是一种高节,以命为赌的高节,

  真正忠诚的人,自是懂得顾全大局,以忠为本质为国效力。而这样的人,非以上几位高节者莫属。

  然而对于忠诚而言,不同的人的看或许也都是不同的,像荆轲,为燕丹舍身就义,刺杀秦王;像西施,为复越铤而走险近探夫差;像包拯,为百姓几触皇权,伸张正义;他们都是‘忠’字,这些人,你能说他们不是忠心为国,一心为民吗?”

  颜常武侃侃而谈,现在的他,讲起课来绝对称职,且他身处的位置,看待事物的不同,对听众的洗脑能力更强。

  然后话入正题:“你们今天封爵,成为了帝国的勋贵阶级,当与国同休!记住了,与国同休!”

  “不仅如此,你们既是勋贵,也是军官团的一员,我帝国的军官,首要就是忠君爱国!”

  所有的官员们正襟而坐,认真听取圣训。

  “这国家是朕的,朕拿了最大的头,你们也拿了不少,将来遇到敌人入侵,你们说,该怎么办?”颜常武问道。

  “与他们拼了,决一死战!”“绝不能放过他们!”众臣将争先恐后地道。

  “很好!”颜常武又说道:“今天朕在这里,你们忠心于朕,要忠于帝国,帝国是我们大家的,如果我们都不爱帝国,还会有谁爱呢?”

  颜常武苦口婆心,教训这帮军头进一步加强忠君爱国的思想,提高思想觉悟,他指出“国”的意思,那就是“民族国家”,乃我中华民族!

  勋贵们、官员们、军官们认真地听着,一个接一个发言,表示“忠君爱国”就是他们的家训,代代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