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2041节 血战伊斯坦布尔

第2041节 血战伊斯坦布尔

  敌人大军围城,闹窝里斗,这绝对是个不祥之兆。

  由于环境险恶,苏丹在城内广布眼线,此事遂上达天听,

  在了解了事情的是非曲直后,苏丹震怒!

  “朕的子民居然过着这样的生活,朕之过也!”苏丹当着诸维齐尔与帕夏的面,痛心疾首地道。

  不管他是怎么个意思,必须做在大家看,结果阔佬大户迈莱特·费拉特倒了血霉,被抄没全部家产,家人被征发上城防守,再也不能享受过去的奢侈生活!

  通过惩罚迈莱特·费拉特,并且改善了发给民众的口粮,苏丹挽回了人心,众人坚定地防守城市,决心与城共存亡。

  但无论人心再足,也难顶城外异教徒的攻击,随着东南军同时向着城墙堆垒的三座土山即将靠边,这让包头佬与东南军的战斗陷入了白热化,包头佬疯狂了,他们向着东南军开枪打炮,力阻土山靠边。

  土山就是东南军堆起一座十来米高的大土堆,一直堆向城墙,东南军可以从斜坡直薄敌城墙。

  与那些云梯、长梯、井栏等相比,土山花费的人工多,耗时久,但不易被摧毁,毕竟当时的炮弹不是爆破弹,威力也不强。

  这是很笨很笨的方法,然而一旦被东南军把土山挨近城墙,那么东南军想攻就攻,一攻就到顶!

  此招并不新鲜,只要是两中华的军官都很清楚,那就是诸葛孔明七擒孟获,破三江城时,以蜀兵十余万,并降兵万余,人手包土,将所包之土,一齐弃于城下。一霎时,积土成山,接连城上。

  东南军其实也可以直接在城墙边堆土成山,之所以从离城稍远处缓缓堆山过去,正是要消灭包头佬的有生力量。

  必须这么做,你不可能城内还有十来万守军时就与敌人硬拼,陷入巷战更糟糕,除非是迫不得已。

  当然在消灭敌人的时候也被敌人消灭,大家是火力齐射,战争异常地残酷!

  大家你来我往,包头佬的火力尽出,包括子弹、炮弹、炸弹、飞石等等,尤其是飞石,包头佬把城内的房屋拆了不少,有足够的石块与砖头,他们不必用配重式的重型投石机,用的是手动式投石机,就把石头甩得满天飞舞,呼呼作响,落到头顶,哪怕你再好的头盔,也被砸得够呛。

  当然东南军绝不会让包头佬逞威,敌人越强,我们就越是要打击他们,狠狠地打击他们。

  东南军的火力异常强大,堆山迫近伊斯坦布尔的城墙,遇到了包头佬们的拼死抗击,双方陷入了僵直死硬的战斗中。

  包头佬知道万万不能让异教徒的土山堆过去,他们冲着东南军在土山上的作业人员开枪、打炮、放箭、投石还有扔火药罐,火力出人意料地凶猛得很。

  但这么一来,他们也得在城墙头作战,于是东南军血洗城墙头。

  露面的包头佬就被狙!

  象为民杀狼、为兵杀明军、为军官杀包头佬帕夏的安德列·瓦希里·列昂诺夫大显身手,他就在后方高高的土山上,见敌就狙,不必讲究是兵是官,只要被他套中光圈里的包头佬,几乎无人可躲,百发百中!

  在短短的三天内,他就狙杀了包头佬一百二十七人,让他的助手震惊不已!

  一来是他的枪法如神,二来是包头佬足够英勇,悍不畏死。

  “砰!”又中一人,那人在望远镜中看到他是手持点燃的火药罐,倒跌回来,火药罐就在他手里爆炸开来!

  何止是瓦希里,东南军中有大量的枪手,射得包头佬黯然销魂!

  另一个重大杀伤武器则是让包头佬魂飞魄散的,飞雷炮!

  这名字包头佬已经知道了,包头佬是兵力充沛,人多势众,可防御工事的力度却有很大的欠缺,石头的碉堡少,多的是土木结构,对于飞雷炮来说是大有可趁之机。

  飞雷炮的炸弹根本不是什么炸弹,而是整个被抛投过来的大个子炸药包,巨大的威力往往能把胳膊粗的栅栏和一尺厚的胸墙像薄纸一样轻易地‘撕碎’,把土木结构的碉堡给掀翻。

  包头佬则舍不得用飞雷炮,真是看别人玩了这么久,包头佬完全也能玩飞雷炮,但飞雷炮得用火药驱动,包头佬哪玩得起!

  于是就可以看到有时东南军飞雷炮齐射之下,城墙陷于火焰与硝烟之中,一个个碉堡打开,里面的人陷入了冲击波与飞散的铁钉钢珠之中,死亡惨重。

  可是再怎么伤亡也得顶住,于是看到成批成批的包头佬在城下集中,受了宗教人士的祝福,到城头上增援。

  不过显然他们的神不咋地,去了一批又一批的援军,被送下来的死者与伤员是如此之多,他们流出的鲜血使得通往城上与城下的甬道都被鲜血给淋湿了!

  由于淋得太多,有的地方积蓄成厚厚的一层,阳光下散发出骇人的血腥气,令人望之生畏。

  这是死亡之路呀!

  在这样的情况下,包头佬当官的带头上,苏丹得不断提拔新的帕夏与贝伊,因为在东南军主攻的西城墙上,已经有三位帕夏与五位贝伊殉国,死伤的包头佬不计其数!

  新上到城墙上的帕夏克瑞姆·柏辛并没有升官的欣悦,他透过城垛怒目望向城外的异教徒,但他不象其他人祈祷神从天降雷火砸死异教徒,因为他已经知道是没有用!

  克瑞姆·柏辛是个很勇敢的人,他看到了太多的人战死,已经不复有什么梦想,只想到的是杀一个够本,杀二个有赚。

  “打,打打,打死他们!”克瑞姆·柏辛吼叫着,他的火枪喷出了愤怒的子弹,然后他迅速转移。

  转移的过程中全无帕夏的体面,他不站立在城墙上,要不是弯腰走,要不就是爬!

  至于他帕夏的马尾旗,从来没在城墙上显露过,他很清楚,只要有一个大目标给城外的异教徒发现了,他们就会很大富翁地向着这片地区狂砸大量的火力,根本不在乎浪费!

  在这种地毯式的猛轰中,谁都难逃一劫,东南军还不时地发神经,除向着一些区域猛烈轰击,他们还可恶地展开了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