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2020节 带路党很有用

第2020节 带路党很有用

  特基尔达城的城墙上,守军看到来犯敌军的旗号,很是无语。

  罗季姆·帕夏!

  新鲜滚新辣出炉的新帕夏,在城下耀武扬威,他们都识得他,因为他的老家、家乡、出生地就是特基尔达。

  起初他们都以他为傲,没想到他居然背叛了苏丹与他的家乡,给家乡丢脸。

  太可恶了!

  看他衣着光鲜,就穿着帕夏的衣袍,持一撮马尾旗杆,可称为“沐猴而冠”,犹不自知,让家乡人看得眼火爆。

  特基尔达城主将卡特尔·乌瑟利·帕夏死死地盯着城下搦战的罗季姆·帕夏,他认识他,很不错的小伙子,对人也恭顺,没想到居然弄出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他冷哼道:“看来有的人不教训是不行的了!”

  他其实对于投降并不是很生气,作为持二撮马尾的资深帕夏,他阅尽世情,知道生死关头,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主要是他对于罗季姆把自己的头衔从贝伊变成帕夏而看不过眼,帕夏的头衔岂是这么好承担的!

  这是一种巨大的荣誉,很多军官就卡在这个位置前,无法成为帕夏。

  如今罗季姆卖国居然成为帕夏,卡特尔·乌瑟利·帕夏不禁暴跳如雷,下令整军备战,开门迎敌!

  卡特尔·乌瑟利·帕夏并不是冲动的人,他看到的是城下有二万的叛军,城远处有五千的东方异教徒,总共才二万五千人,自已城中就有五万人,有什么打不过他们的!

  如果变成二万五千的东方异教徒,则他不会出战了。

  一声令下,出动四万大军,带领自城的东门、西门与南门而出,络绎不绝,在南城外摆阵,背城而战。

  四万人的数量实在不少,以五百人作为一个方阵就有八十个,一面面旗帜树立起来,颜色五花八门,上面绣着各种军队番号,加上各种各样的兵器,既有先进的线膛枪、也有燧发滑膛枪和落后的火绳枪、大炮(不多)、弓箭以及刀盾与长矛,映着太阳散出寒光,密密麻麻的军队,颇为壮观。

  卡特尔·乌瑟利·帕夏志满意得:“想来对付叛徒,已经足够矣!”

  而叛军人数比起对方足足少了一半,队形看起来单薄许多,很多人脸色难看。

  罗季姆·帕夏深知这是关键的时刻,要是打不过,他这个帕夏就到头了。

  他骑了一匹白马在阵前奔驰,高呼道:“我们曾经做过一次懦夫,我们在神前起誓,反对苏丹,要拿下伊斯坦布尔,我们要为中华而战!难道我们要放弃对神的誓言?再做一次懦夫?”

  “不,我宁可战死,也绝不做懦夫了!”罗季姆·帕夏抽出弯刀,大声疾呼道:“就让我们履行诺言,与敌人绝一死战吧!”

  “为神而战!”他振臂喊道。

  “为神而战!”众人一起喊。

  说也神奇,那些包头佬在他的鼓动下,抓紧了手上的兵器,坚定地望向了对面的包头佬,准备与他们血战到底。

  包头佬怕中国人,但不怕其他的包头佬。

  对付中国人,还没到他们面前就死掉了,不能成为勇士,无法享受七十二个处女的温柔。

  而且中国人很坏,他们喜欢割掉敌人的脑袋和耳朵用来领功。

  与其他包头佬打,大家面对面,即使是死掉,也是勇士。

  打吧!

  两伙包头佬就狠狠地肝起来,特基尔达城的守军先行出动,他们的大股火枪兵组成的方阵上前,向着罗季姆·帕夏的部队开火。

  他的人少,采取防御的姿态,双方火枪轰击,枪声震耳欲聋,浓烈的烟气把方阵都给笼罩了。

  特基尔达城的火枪多,但罗季姆·帕夏的盾牌不少。

  作为统兵大将,罗季姆·帕夏对包头佬知之甚详,知道包头佬的火枪威力,因此多备防弹盾牌。

  别看特基尔达城兵打得热闹,但罗季姆·帕夏的损失并不大,他的火枪少,反倒是特基尔达城兵死得多。

  拿着望远镜观察的卡特尔·乌瑟利·帕夏看到双方对射,前方队伍中不断倒下的已军,出现难看的缺口,而对方队伍则是没有多大变化的样子,让他不禁恼火起来。

  如果给东南军的火枪阵打败,那也罢了,可是被反叛的同族在火枪战中占了上风,让他很不服气。

  “不能等了!”他自言自语地道,下令步兵方阵出动。

  他一声大吼,五千人出动,他们汹涌奔来,冲向列阵等待的敌人步兵方阵,那是特基尔达城的精锐部队,他们高大魁梧的身躯连成一片,俨如巍巍的雪山,那一片挥舞着闪闪发光的大弯刀,则是雪山崩塌的冰川,将把前路的任何障碍给淹没!

  他们使的是大号弯刀,很重,属双持武器,是用来近战破阵的利器。

  罗季姆·帕夏冷哼一声,派遣长矛兵上阵。

  两军轰然相撞,杀气弥漫天际,

  一个个战阵在战场上剧烈地碰撞出灿烂的血花,每一瞬间都有包头佬死掉。

  “好贼子!”卡特尔·乌瑟利·帕夏痛骂道。

  对方的兵器是一寸长就一寸强,拉开距离,隔着老远就在那里拼命戮他们,不停地戮,而且排得密集,让城军的弯刀兵应接不暇。

  虽有弯刀兵恃勇扑进了长矛阵中,但很快就被阵中隐藏的喷子兵击杀!

  是的,来犯的包头佬得到了一批双筒喷子,就是霰弹枪,一枪打去,就是打脸,打脸!

  打得弯刀兵晕头转向,然后被短矛捅死。

  要说到特基尔达城的弯刀兵是非常厉害的,他们力大刀重,刀法纯熟,以一敌三都不成问题。

  可是罗季姆·帕夏从特基尔达城出来,清楚弯刀兵的虚实,精心准备了一套战法,实现长短结合,收到奇效,弯刀兵损失了一半以上,而取得的战果不过是千余敌人。

  让卡特尔·乌瑟利·帕夏十分地恼火,他把部队不断地投入到战场上,向叛军展开猛攻。

  罗季姆·帕夏沉着稳定,指挥部队稳守反击,双方战成一团。

  远远地一片弦响,卡特尔·乌瑟利·帕夏抬头看时,但见一窝蜂箭雨在半空飞了过来向着已军飞来,众将吆喝着让部队停了下来。

  “咚咚咚……”一阵鼓声响起,特基尔达城的步兵方阵亦将弓箭举了起来,“哐”地一阵号角声,有人大喊道:“放箭!”

  “啪啪啪……”顿时如同蝗虫一般的黑点,斜飞向了空中,如同下了一阵暴雨。

  两军对射,惨叫声和呐喊声嘈杂一片。

  然后是刀与枪对战,交战的地方迸发成一条长长的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