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977节 打过去!

第1977节 打过去!

  见贺晓天疑惑地看着他,嘎勒丹拜双眸一凝,说道:“如果在以前,我们这样长途征战的话,我们的部落必定完蛋!”

  “是啊!”察罕略带沉痛地说起了草原上各个部族闹不团结,各自为政,内斗不停的情况。

  当年蒙元退出大都后,明太祖遣大将蓝玉大破蒙元余孽于捕鱼儿海,从此统治大草原的黄金家族失势,他家里跑失一只鹿,草原群雄共逐之,你不服我,我不服你,互相厮杀,始终不能形成合力,从此世办再无蒙古人远征的传奇。

  各个部族全沦为守家奴,他们要是敢大部队远征,若留家人在草原上,则如放兔子在狼群中,若带上家属、牛羊一起走,哪有什么机动力!

  之所以嘎勒丹拜和察罕在蒙古人当中提倡“要文斗不要武斗”,就是因为看到自家人打自家人,外敌一来,就把双方一窝端,痛哉!

  贺晓天心忖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哪怕蒙古亦是如此,前明更是糟糕,要不是天灾加人祸,这么大的一个大明朝岂会被打翻在地!”

  听嘎勒丹拜说道:“这次出动的都是我与察罕的族人居多,要不是有杨侯爷的承诺,我们也不敢这么打啊,如果不敢放开来打,就没有今天的胜利!”

  杨侯爷乃川中名将杨璟新,大明攻略新疆的主将,在乌鲁木齐为蒙古第1师出征壮行时,当着数万人前声明道:

  “一个敌人人头值十个银元,有多少个人头,就给翻十倍的银元奖励!”

  “丑话说在前头,你们打仗是为大明而战,残了由国家养,死了盖国旗,抚恤金从优!”

  “只要作战勇敢,损失多少部队,朝廷就会给你们补多少,有多无少!朝廷给你们加官晋爵,发财致富,花差花差!”

  杨璟新告诉大家,今上就是这样给

  有了如此坚强的后盾,嘎勒丹拜和察罕放手而为,就快打到了莎车!

  是夜,蒙古人保持警惕,他们收集了易燃物在城外点燃,用于警戒,城上士兵带狗巡逻,布置游动哨和潜伏哨,守备森严。

  没错,两中华的军队热衷养军犬,所以敌人想摸营很难。

  官兵皆不卸甲,就睡在他们的战马旁边,称得上是枕戈待发。

  就要取得最后的胜利了,越发不能马虎,贺晓天亲自在半夜来查岗,一丝不苟。

  一夜平安,太阳照常升起!

  吃过早餐,稍事收拾行装,蒙古人精神抖擞地迈上了新征程。

  大部队走在路上,气势如虹,在他们看来,前面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抵抗得住他们的进军步伐。

  据地图上显示,通往莎车的道路再无坚城阻路,然而当他们前进到一处斜坡时,就发现前有叶尔羌人在阻路。

  斜坡倒不算得很陡,问题是它周围环境皆是怪石嶙峋,马匹难行,就一条路而已。

  把守斜坡的正是老将帖木尔,他自麦盖提城败得莫名其妙,见事不可为,撤退出城。

  但他的性子是老而弥辣,并没有沉沦,而是急驶此处,就在此处收拢败军。

  败退下来的军人们见到是他,无不服贴,重新归队,帖木尔遂得一万五千人,军势复振。

  他着人立即在此处坡下挖掘深深的壕沟,以阻蒙古人战马,同时在斜坡上用木头立寨。

  此处近着塔里木大沙漠,树木生长不易,也不多,是当地老乡们的心头宝,但被帖木尔一声令下,尽数砍伐,变成木桩。

  所以说战争永远是最大的破坏者,别说人命贱如泥,就连树木也倒霉。

  他们刚刚挖好沟建好工事,蒙古人赶到,被壕沟阻住,只能冲着壕沟发箭,但被斜坡上的木头给拦着了。

  箭枝钉在木桩上,伤不得叶尔羌人。

  “倒是有种啊,不能欺叶尔羌人无勇士!”嘎勒丹拜悻悻地道。

  察罕则问参谋可否绕过此处?

  参谋回答说可以,得走多五十里地,绕个大圈。

  察罕正在权衡绕路的利弊,嘎勒丹拜断然道:“不绕路,我们打过去!”

  “他们带种,我们就要粉碎他们的希望!”嘎勒丹拜强硬地道。

  这倒可以,他强我更硬,不要留给敌人任何的希望。

  如果是绕道而过,叶尔羌人还以为是我们怕了他们呢。

  于是长官们一致同意去推倒这个阻路的障碍,但如何个推倒法,让蒙古骑兵去攻坚的话,那就是大材小用了。

  让擅长野战的蒙古骑兵扛着盾牌上,产生的损失是没必要的。

  因此,以前蒙古骑兵征战时的重要一项作战内容也就重见天日:蒙古人大量地编入汉人和其他北方少数民族,使用汉族先进的攻坚器材担任攻城的任务,使他们在东方无论是野战还是摧城拔寨,几乎所向必克。

  现在蒙古师中有汉人,但汉人比起蒙古人更是难得---参战的汉人中有一等一的射手、参谋人员和医护人员,同为专业人士,不可以直接攻坚。

  好在打下了麦盖提城,有数千人向蒙古人投降,从中挑出了三千五百人,进行了集体宣誓,宣称打倒叶尔羌汗国,忠于大明,算了交纳了一个投名状,就此成为了皇协军。

  这支皇协军在一百多名蒙古人的指挥下,防守麦盖提城,没有跟来,因此嘎勒丹拜派人去调取他们到来。

  在他们到来之前,蒙古人逼近壕沟,冲着斜坡发射了火箭,还用火枪压制。

  一根根沾上了易燃物的火箭落在木桩上,但着火的不多,都被叶尔羌人用丢砂石给扑灭了。

  子弹也没能逞威,叶尔羌人躲在木栅后面,子弹打不中。

  到了下午二点多,带着箩筐和铲子锄头工具皇协军赶到,首先呼喊口号:“打倒叶尔羌汗国,阿布都拉哈汗吃屎去!”

  听得斜坡上的叶尔羌人

  皇协军投入了填平壕沟的工作中,他们挖土、运土、把土填进壕沟中,看到他们在热火朝天地干着,老将帖木尔不禁叹气!

  他想杀伤蒙古人,岂料蒙古人不给他这个机会。

  斜坡上的叶尔羌人向斜坡下的叶尔羌人发箭,而斜坡下的叶尔羌人起初还扭扭捏捏,还箭稀稀拉拉,只顾用盾牌遮挡。

  但当死的人多了,看到旁边的人不断倒下,惨叫连连,斜坡下的叶尔羌人也急了,冲着斜坡上发箭还击,双方你来我往,反倒是斜坡上的叶尔羌人死伤得多!

  当时出场的叶尔羌人只顾逃命,丢弃了装备,麦盖提城的装备应有尽有,包括硬盾、强弓和厚甲,被皇协军穿戴出来,携带而来,就冲着斜坡上的叶尔羌人进行攻击。

  帖木尔又气又恨,死的都是叶尔羌人哪。

  壕沟被填平了,皇协军向斜坡上发动了攻击,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在攻击中拆掉木栅,让叶尔羌人果露!

  迫不及待之下,帖木尔命令部队出击,但他们被堵在了寨门处,而身披厚甲皇协军使用了大斧头,斩断木桩之间的束缚,把木桩给拨了出来!

  木桩被拨除了,怒不可遏的叶尔羌人向皇协军冲锋,皇协军步步后退,在叶尔羌人的头顶上是泼雨般射来的蒙古人的箭雨!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