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835节 不能救“高雄197”号舰

第1835节 不能救“高雄197”号舰

  任由西雷斯马胆大包天,说不怕是假的,只要被敌人的32磅大炮命中要害,巡航舰就此散了架,舰上近三百号人掉海里去,且不说有游600米海途的游泳能力,就算游到岸边,以包头佬的

  残忍程度,只怕会成为他们火枪的活靶子,人在海水中,根本逃不掉!

  当时他向陈德元帅提出建议要去打伊斯坦布尔时,陈德根本不论包头佬的军舰,而是问他如何能够通过达达尼尔海峡狭窄处的炮台?

  西雷斯马说出他的烟雾掩护计划,陈德马上拉着他去做试验,再三的试验后,得出妥善的方案来,这才派西雷斯马出动。

  陈德老到,办事妥当,决不会派西雷斯马去送死,否则以西雷斯马在今上那里的得宠程度,他若失了风,陈德也要吃上挂络,搞不好被今上趁机拿下,送回旭日城养老,就不会有在海外

  这么多好玩的乐趣了。

  虽然颜常武表现出对陈德的信任,说什么你办事,我放心,但帝王心术变化莫测,还是别被他抓住把柄,以策安全。

  陈德位极人臣,又在军中影响力深远,说颜常武不忌他,那陈德是白读历史书了。

  西雷斯马的巡航舰编队通过险要的基利特巴希尔城堡和杰门利克城堡海域,有数条巡航舰被炮弹命中,好运的是凭借着烟雾的没有命中要害,好家在!

  不过,躲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达达尼尔海峡的的狭窄处甚多,有的地方建筑了炮台堡垒,在通过那里时,照样要施放烟雾,全神贯注地逃避敌人的炮火。

  各巡航舰都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放烟雾,行进中不断地调整自己的位置,不能走一条直线。

  放烟雾使得敌人瞄准失灵,调整战位是让敌人索敌不准,两手都要硬!

  你不可以不断地放烟雾,那有多少的发烟装置都不够用,巡航舰所载是有限的,看到敌人的的大型炮垒前开始发烟通过,承蒙妈祖保佑,没有一艘战舰被毁。

  但防不胜防,通过大型的敌方炮垒前安全了,可是遇到一些“孤狼式”的火炮阵地,却失了风!

  这样的火炮阵地往往由于地势险要而不能部署太多的火炮,可是放上一二门32磅炮却要了舰命!

  阵地前的海峡通道狭窄,利于海岸大炮攻击,包头佬把大炮隐藏在树林中或者就是房子里,令人防不胜防!

  比如有一门火炮就是这样子,其地如L形,房子正对着中国人舰队来向毫无异状,但另一面对着海峡处,窗口里就放了一门42磅大炮,是由包头佬中的精英炮兵操纵。

  包头佬这些年来没少挨中国人胖揍,包头佬并不缺乏战斗的勇气和坚强的意志,就是你有枪膛我有胸膛,这些要素在近战中让他们无往而不利,白皮就吃够了他们的苦头!但中国人装备

  的是全火器化,他们不与包头佬肉搏,只会开枪打炮,远距离杀伤包头佬。

  痛定思痛,包头佬中的大佬老科普律鲁力主西看,从白皮那里引进了各种火器,还组织技术力量攻关,自行生产火器,军队中加强火器训练,总有人脱颖而出,成为火枪神射手和精英炮兵,相比于普通的火枪兵和炮兵,他们能够熟练地掌握火器,技高一筹,象现在放在房子里的大炮就让中国人吃到了大苦头!

  巡航舰编队正只听得轰隆一声闷响,“高雄118”号巡航舰西雷斯马的心里一沉,他冲到右舷处,看到了侧边海岸上升腾的烟雾自一堆房子间升起。

  敌人的海岸大炮!

  事先并无预兆,哪怕是中国人的望远镜技术再先进,也不可能看透放在房子里的大炮。

  其实,西雷斯马进入土耳其海峡绝非冒险,他手里就有着一份包头佬在土耳其海峡的兵力部署图!

  这份图纸记录了包头佬部署在土耳其海峡及其周边的海军部队,还有海岸炮兵的位置与数量,十分详尽。

  中国情报机关显神威!

  颜常武作为穿越小强,情报重要的这处见识让他远远地超过了其他的统治者,为了搜集情报,他花费了大量的银元,如西雷斯马手里的这张图就让他的舰队成功地避开了多处海岸炮兵阵

  地的攻击。

  但新发现的海岸大炮并不在图纸上!

  没有情报是万万不能的,但情报不是万能的,当隐藏的海岸大炮开火,第一炮攻击失的,第二炮正中了巡航舰“高雄197”号舰的右舷中部偏前接近水线的位置,第三炮则让“高雄197”

  号舰吃了一枚近失弹。

  真正造成伤害的是第二颗炮弹,“高雄197”号舰起初还稳稳前行,但很快就变得歪歪斜斜,那是它前部水线下出现了多处裂缝,海水从裂缝中拥了进来!

  舰上的损管部队紧急出动进行处置,但很快地发现裂缝越来越大,船身有解体的征兆,已经无能为力。

  该舰舰长下到底舱,在楼梯上一看,已经汪洋一片,底舱下的物件全被海水淹没,人都泡在半人高的水中。

  尽管舰上的人工抽水泵在努力工作着,但海水水位不断上升,根本无法止住。

  “裂缝在水位以下,有几条,数米长,我们不可能堵塞住它们!”水手长绝望地道。

  “弃舰!”舰长当即下令。

  “高雄197”号舰穷途末路,它的舰身上栽有两条小艇,但是根本不可能容纳许多人,一船载的是舰长、航海长、枪炮长和医生等军官,另一船载了些士官和水兵。

  看到该舰水兵们象下饺子般落水,在海面上凄惨地叫喊着,西雷斯马冷酷地道:“各舰全速前进,扔救生索给他们救助他们,不得停船!”

  于是众舰驶离,除了接上两条小艇约四十人之外,还有通过救生索救了六十余人,其他百余人全部落在海面上随波逐流,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可怕的命运。

  各舰上的官兵们眼中含泪,十分不舍。

  东南军有着救助伤员,不放弃战友的优良传统,但现在不得不违背了大家的理念,让他们感觉到非常难受。

  如果停下来救伤员,则停船将处在敌方海岸大炮的攻击范围内,连它也保不住,落水的人更多!

  至于摧毁海岸炮台,那是想都不用想,时间金贵,要以最快的速度通过海峡。

  西雷斯马指着海面上的惨状道:“要是旗舰成那样子,你们也不能救!”

  大家阴郁着脸,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