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788节 天诛国贼

第1788节 天诛国贼

  听到这消息,苏丹穆罕默德四世与大维齐尔科普律鲁·穆罕默德·帕夏不由得一楞!

  苏丹的心中腾焰焰地升起一把火,近卫军把素卜哈·帕夏与艾西木·帕夏的家人们都抓起来了,将来还会有谁为他卖命!

  两位帕夏很清楚此行的不易,在外会受尽耻辱,在内会被当成了卖国贼。

  然而他们义无反顾地出发了,他们完成了任务,为帝国赢得喘息之机,家人却被近卫军抓了起来,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是苏丹指使的,会怎么看苏丹?

  这是让英雄流血又流泪啊!

  苏丹还年轻,厚黑学还没修炼到家,换作心狠手辣的老练苏丹,可以诿过于臣下,把事情推给臣下,自己脱身而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现在的苏丹还做不到。

  看着苏丹的小脸涨得通红,手握他那把镶金嵌满宝石的弯刀刀柄,大维齐尔科普律鲁·穆罕默德·帕夏担心他胡乱下令,那就乱了大局,遂抢着对塞利姆道:“你先把情况说一下。”

  塞利姆颤抖着声音,把他知道的情况说了一下,那是上午九点多,近卫军东城区的两个大队的人马约上千人,在没得调令就擅自出动,有人告诉了塞利姆他们去做什么,他们去到素卜哈

  ·帕夏与艾西木·帕夏的家中,抄了他们的家,把他们的家人们以两位前帕夏叛国的名义都抓了起来,抓进了城东近卫军大营里关押,大约捉了上百人!“

  “他们作为帕夏,能够处置他们的只有苏丹陛下!”大维齐尔严肃地道:“你是近卫军的最高指挥官,你应该下令制止,同时追究兵马擅动之罪!”

  奥斯曼宫廷中最高等级的黑人太监首领被称作奇兹拉尔,近卫军是他掌控的,非常的威风,他若领军出阵,仪仗中持有三撮马尾,仅次于苏丹的四撮马尾,与大维奇尔的三撮马尾地位相

  等,高过普通帕夏二撮马尾,非同小可。

  可是位置高却风险大,眼下他唯有低头认罪,无奈地道:“我亲自带人去到东城区,想把两位帕夏的家人给接出来,但东城区大营的近卫军说他们叛国又卖国,把历代苏丹陛的的土地给

  卖给了西方的异教徒,他们要代天诛国贼,不肯把人交出来,我带去的近卫军不愿意与他们发生冲突……”

  他越说的声音越低,他转述那些近卫军的话是赤果果地打苏丹的脸哪。

  没有苏丹的同意,两位帕夏能够做出这么大件事情来?

  他们带的空白文书上可是有苏丹的印玺!

  经过了大维齐尔来个缓冲,苏丹镇静下来,他没有惩处他的大TJ,而是让他站起来说话。

  近卫军连苏丹的话都不听,一个TJ的话他们更不会听了。

  所以苛责塞利姆没必要,他转向大维齐尔道:“老师,我们该怎么办?”

  事到如今,连保卫皇宫的近卫军都靠不住了,大维齐尔做着他的老师,相对可靠一点。

  其实苏丹的母亲即太后杜亨·哈提婕早就教过他,身为苏丹,不宜专宠哪一个大臣,但现在形势逼人,只能依靠大维齐尔了,所以他用上了“我们”两个字。

  “那些近卫军有没有把‘卡赞’翻过来?”大维齐尔先问塞利姆道。

  这句话似乎没头没脑,但苏丹的心徒然揪紧,只觉得喘不过气来!

  好在塞利姆说:“没有发现这种情况!”

  苏丹才可以喘过气来!

  ‘卡赞’就是一口硕大的铜煮锅,即军人们的行军锅,如果军人们决定造反,他们以“掀锅为号”,把把营地里的铜煮锅翻过来,意思是不再接受苏丹分发的食物,从而亮出造反之意。

  “既然他们还不打算造反,他们的下一步就是就是逼迫苏丹陛下颁布旨意,宣布素卜哈·帕夏与艾西木·帕夏为叛臣,之前与欧洲人达成的协议一概不认账。”不待苏丹说什么,大维齐尔直截了当地道:“陛下绝对不能颁布这样的旨意,下达了这样的旨意的第二天,将不会有人为陛下效力了!”

  那么大口锅让办事的大臣背下来,这样的苏丹,荣誉尽失,再无诚信可言。

  一旦众叛亲离,苏丹就会成为近卫军的傀儡,届时将生不如死。

  “可是与近卫军闹翻的话,就怕他们会翻了铜釜?!”苏丹沉重地道,他越发觉得人生真是无趣与无奈。

  本来作为领有亚非欧大洲土地的世界之王,应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没想到外有强敌步步紧迫,内有位于腹心处的近卫军心怀不轨,暗藏杀机,做苏丹难呐!

  他在心中呐喊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穆罕默德二世(他攻下了君士坦丁堡)和苏莱曼大帝(他占领贝尔格莱德,三次击败匈牙利,深入欧洲腹地;在西亚击败伊朗,兼并高加索地区

  吞并北非阿尔及利亚,扩充帝国版图)这样的苏丹!”

  他恨哪,恨自己的年龄太小了,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说什么别人也不信,顶多是半信半疑。

  之前太后杜亨·哈提婕还政于他,年轻苏丹很高兴,以为可以大展宏图。

  现在看来,做母亲的比儿子聪明,还政相当于甩锅,年轻苏丹执掌政权后,才发现是一口超级大锅,说起来都是心酸哪!

  该死的中国人,他们比狼更狠。

  可是近卫军比中国人还可恶,训练稀松的他们,成了消耗军饷的冗兵,更乐于参与废立苏丹的内部阴谋。

  中国人会占领土地,把奥斯曼帝国的威望消磨至渣,近卫军却会要了苏丹的命!

  “说什么都不能顺着近卫军之意!”大维齐尔说道:“你是苏丹陛下,苏莱曼大帝的后裔!”

  他的话很轻,却让年轻苏丹心头一震,他坚定地道:“好,我会下旨保护素卜哈·帕夏与艾西木·帕夏的家人,待他们回国时,我让加亚西帕夏挡着他们,先让他们在查纳卡累城住下!”

  “不错!”大维齐尔深为赞同,此乃适当之举,加亚西帕夏是海军司令,查纳卡累城是达达尼尔海峡边的海滨城市,将两位帕夏放在那里,既是对他们的保护,又确保他们不叛逃。

  正商量着,近侍来报道:“马尼萨·帕夏、布拉夫海德·帕夏、斯哈斯·帕夏求见!”

  气氛倏地紧张起来,前来求见的三位帕夏正是奥斯曼帝国近卫军的当家人!

  逼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