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739节 汉藏交战(二)

第1739节 汉藏交战(二)

  藏兵在进攻前受到了藏军主将兴教占堆的蛊惑,他说汉狗狡猾透顶,居心不良,不要信他们的话!

  汉狗到此来就是想消灭藏民,还有灭佛,他们这些异教徒,是妖魔鬼怪,我们要坚决干掉他们!

  在兴教占堆的高压之下,藏兵们不顾头顶的高杀伤力炸弹的攻击,流着血,汗流浃背,奋力冲杀过来。

  双方在土墙两边近战,明军以枪刺,藏兵们用长矛,互相捅来捅去,再有盾牌还是顶着用,大家都冲着对方大喊大叫,嘶吼着,而在彼此的头顶,数不胜数石头、箭矢落入了明军当中,明军则用成片的炸弹轰击藏兵,爆炸声、喊叫声和惨叫声让山顶附近变成了沸腾的一锅粥!

  藏兵后方的号角声惊天动地地响起来,他们用的号角很长条,长到从人的嘴角处直伸到地面,大吹大擂,吹奏出阵阵苍凉的号角声,这是督战令,催促藏兵向前进攻!

  于是藏兵精神起来,他们奋力冲过了护墙,以血肉之躯冲击明军防线。

  明军官兵寸步不退!

  主将不发令,人不能退却一步,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亡!

  一线的明军尽力招架藏人杀来的兵器,为保命而拼死作战,虽然他们有盾牌和装甲,但藏兵乱戮乱砍还是有很大的威胁,因此明军为了保命,狂吼着,使尽吃奶力气与藏兵肉搏。

  悍将许了冲杀在火线上,他挥刀将斜面刺来的长枪枪头斩断,顺势而下,将那刺他的藏人整条胳膊斩断,听到骨头断裂的沉闷声响,许了不再管他,长吐口气,振臂大呼:“兄弟们,杀

  死藏狗,兄弟们,顶住了!”

  阳光下白刃翻飞,枪尖闪亮,数千人在二百米长的护墙处战成一团,藏人人多势众,又站在高坡之上,地势不及平地上便于站立,明军虽是装备精良,吃了地势的亏,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打退敌军。

  藏人密集的箭雨不住地洒向了明军士兵,“嗡嗡”的一声弓弦声响起,不时就有明军士兵应声中箭,殷红的鲜红不住的抛洒在这片山坡下,藏人石头猛扔,砸得明军头破血流,就连许了也不得不抢了面盾牌去抵挡漫天飞舞的石头,不到片刻,他的盾牌已经龟裂。

  明军死伤不少,但藏人死得更多,在壕沟另一侧的明军兵不断的向山顶处开枪射击,不少在山顶射箭的藏人中枪后从山坡上跌下,栽倒在护墙边,那一时没死的,静静的躺在护墙角下,两眼无神看着碧蓝的天空,受到自己人的践踏,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呻吟声。

  爆炸声不绝于耳,明军向着藏人投掷了大量的炸弹!

  一团团火球就在藏人的头顶爆开,冲击波如刀般挟带着钢珠铁钉毫不留情地横扫藏人,由于防具甚劣,抵挡不住炸弹的侵袭,他们惨叫着,受伤者甚众。

  明军火力优势渐渐凸现出来,弓箭射击射上十箭,人已经手软,投石同样如此,举石头需要力气的!

  虽然护墙处的混战仍在进行,山顶山坡上的藏人们对明军的威胁却越来越小,整整八千人的明军在山坡上列阵,轮番上前开枪,投掷炸弹,密集的火力将坡上的的藏兵打的渐渐抬不起头来,不住的有中弹的藏兵倒下。

  随着坡上的死伤渐重,就有不少藏兵后退躲避,坡上射击的箭矢越来越少,而肉搏的汉军借着身后大队的支援,越战越勇,在护墙边的藏兵越战越少,别说杀过护墙,已是需要一人同时面对三四支长枪刺刀的攻击,捉襟见肘的藏兵很快一个个被刺刀捅穿,明军士兵并不出击,没有离开护墙,而是开枪,把前面的藏兵防线打得一步步向后方推去。

  心中胆怯、力气竭尽、阵势消散、许多人亡,见事不可为,藏兵军官指挥着败军,勉强朝山顶撤退。

  护墙上白烟升腾,砰砰声响,明军火枪手用线膛枪尽最后的机会打击藏兵,看到最后一名藏兵刚刚踏足山顶,就被一枪把他撂倒!

  留下一地的尸体,还有许多伤员在呻吟哀号,看情形,死伤三千之众,鲜血流淌到护墙上,积蓄成为一条血沟!

  腥气扑鼻,但明军欣然享受这胜利的气息。

  士官忙碌着点名,卫生兵到处巡视,这么一场大仗,经过清点,明军竟不到一百人阵亡,倒有上千人受伤。

  良好的护具起到了保护作用,别看藏兵打得热闹,实际上杀伤力逊色。

  伤口没什么,有大国手钟培英在,他率领军医和护士们把受伤人员处理得妥妥当当的。

  阵地救护看情形,重伤运送下山,轻伤就地处置。

  悍将许了的手臂被擦伤,他经消毒与包扎后,他的活力强不肯休息,找着主将皮熊道:“敌军刚才败退,我军可以一股作气将山顶打下来!为什么不继续进攻呢?”

  皮熊淡然一笑道:“干嘛要硬拼呢,我们继续挖沟上去!”

  见许了不服气的样子,皮熊一句话让他止咳道:“你晓得,我们长官要要尽可能地把孩子们都带回家乡!”

  此话大过天,许了不敢说什么了。

  皮熊看着山顶,脸上微现笑意。

  刚才这一仗看似打得热闹,皮熊哪还不看出来攻的藏兵组成混杂,并不是主力部队。

  藏人是想用劣兵消耗明军主力,如果皮熊继续用疲倦之兵上攻,就会遭遇敌军主力的迎头痛击,那时的伤亡就不止这么小数目了。

  他在微笑,而藏军首领兴教占堆则是苦笑,正如皮熊所料的,他先用杂牌藏军进攻,胜则可喜,败退时若明军追击,队形散乱之际,他就派出主力部队,试图给予明军以重大杀伤。

  然而明军没有上当!

  明军没有进攻,而是派来了军使,让他们收拾战场残局,给藏人一天的时间。

  兴教占堆微叹了一口气,不得不派出人手去打扫战场。

  此仗明军没过护墙,明军这边是干干净净,藏人那边却是紫黑色的血迹糊地,两边对比,泾渭分明,藏人的士气低落!

  在他们收拾的时候,明军并未趁机进攻,而是保持警惕。

  过得一天,明军朝着山顶开炮,一颗颗炮弹拖着烟迹,砸在了山顶处,藏人却没有足够的手段去还击,士气进一步低落!

  兴教占堆知道这回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