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726节 笨方法也是好方法

第1726节 笨方法也是好方法

  没等多久,明军后继部队赶到,杨璟新再次组成了千余精锐,重新出发,他并没有要大部队跟进,一来补给不容易,二来人多也不一定派上用场。

  道路就是茶马古道,有的路径只能让一人通过,就算有十万大军也没任何作用,交战的阵线只有那么点地方,精锐在此比人数更有作用。

  这是双面刃,敌人固然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我军同样也能够利用这样的地形,如果遇上敌人的大部队,我们就凭险固守,以待后援!

  杨璟新的心态超淡定,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顶,顶不过就逃。

  但也不能说他是佛系打仗,毕竟他在父亲面前领了军令状,绝不让我大明的日月旗蒙羞!

  别看是两父子,上阵无父子,杨展能够在战火中脱颖而出,真要是儿子当了孬种,他也不会客气的!

  部队继续前进,走不到一天,又被一个隘口挡住了。

  明军大量人群如同一条长长的乌漆漆的洪流,但现在已经停下来堵在了道路上;前面的敌军工事就是一道防洪堤,堵死了通道,这让明军很不满意,他们叽叽喳喳,有的在说话,有的在争吵,还有的家伙则拿着土喇叭迫近关隘,用初学到的藏语高声辱骂西藏人是缩头龟什么的,只会呆在岩石后面发呆,有种就过来吃吃枪子儿,他们喧闹的声音在雪山林立的山间来回荡漾,如同山洪的咆哮。

  中国人其实还是挺活泼的,带头辱骂敌人的是老士官,别看他们老,学骂人的话特别快!

  且不管士兵,杨璟新和他的参谋长陈石星参将以及几个参谋人员在关隘下举着望远镜观察,他与参谋长相视苦笑,明白到什么是“一山还有一山高!”

  面前的关隘比之前的关隘更加险峻,坡度陡且不算了,坡度两侧很光滑,没有掩护,敌方居高临下,一目了然。

  他们还在关隘顶部建筑了石头的城墙,虽然仅一人高而已,可是连带下方的斜坡,口刁,乐子不小哦。

  再看四周,全是崇山峻岭,连绵起伏,无路可走。

  只有冲过面前的关隘,才有出路。

  然而关隘上的西藏兵,从望远镜望见他们旗帜整齐,颇为强壮,很不好惹的样子。

  杨璟新观察四周,他发现此处山风凛冽,没有之前遇到雨夹雪,倒是一喜。

  可是其它条件更甚于之前,难度更大,唉!

  他的参谋长陈石星用炮筒式望远镜清点着关隘上的人数,对杨璟新说道:“目前统计山上敌人的数量不超过五百人!”

  杨璟新冷哼道:“他们来多三千人,我们就可以作福酬神了!”

  陈石星会意地点头,青藏高原道路崎岖,补给大不易,如果这些荒山僻岭的关隘放上很多人,不必我们去攻,饿都饿死他们!

  作为参谋长,要通盘考虑军务,其中后勤补给是关注的重点。

  杨璟新问他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陈石星回答道:“好办法没有,笨方法倒有一个!”

  “管它笨拙的还是精明的,有用的就是好办法!”杨璟新把望远镜交给他的马弁,他则抓起一把工兵铲,招呼官兵道:“兄弟们,跟劳资去刨土去!”

  官兵们也纷纷拿出工兵铲,热情洋溢地道:“好咧,少将军,我们一路挖上去,挖到顶!”

  明军向前推进,直到差不多百步,然后停下来,前面一部分人员举盾掩护,当然少不得狙击手就位,但正如之前所料的,子弹被山风吹拂,命中率低落,很不好玩。

  关隘前的明军士卒开始挖沟,他们动作从容,很清楚不能快,不象一派抢险的劳作场面,倒象郊游一般,将士们在蜿蜒迂回的土沟里,拿得不是兵器,而是锄头铲子在刨土。

  多数人用的是工兵铲,列位看官!要说到两中华军队的工兵铲绝对是神器,功效之多,只要是中国人都明白,就不浪费字数来说明了!

  刨出的土石堆在了沟前形成了一幅矮墙,从而成为掩体。

  这地方,地下多石头少泥土,挖掘很不容易,但明军官兵们无人偷懒,更无怨言,就连军官们也一起来干活---杨璟新亲自带头去挖,谁还敢拿大牌!

  无论是明军还是东南军,还是分阶级的,官是官,兵是兵,吃饭也不在一起,不过在必要的时候,粗重活计,军官也照样上。

  士兵们更加踊跃,他们明白,少将军爱他们,体恤他们,没让他们冒死强攻敌人坚寨,而是凭借工事,慢慢地攻顶。

  慢是慢了点,但官兵们的损失将会少很多。

  正是明军军部针对敌人坚固关隘的预定作战方法,是为步步为营,每前进一段距离,就来一截工事,再前进一段距离,又来一截工事,只要迫近敌寨,那么就有很多手段,比如子弹更准,还有火油弹和炸弹攻击,越近威力当然越大。

  看到关隘下汉人的动作,关隘上的守军紧张起来,他们引弓,当空抛射弓箭!

  但听得“胡胡胡……”弓弦声响后,弓箭落下来,打在了明军盾牌上,有的漏网之鱼射中了明军,结果被护甲和头盔敌住,无法破防。

  太远,弓力弱,箭头也劣,被明军的防护措施轻易地挡下了。

  偶尔一二个倒霉鬼被射中了装甲与头盔掩护不到的地方,结果伤势都不严重。

  于是天上弓箭飞,地上人们用工兵铲干活,和劳作场面不同的是,头上弓箭正在乱飞,嗖嗖地扎在了四下的地上,就象好刺猬一般,有时弓箭正好落进土沟里,插-在了明军官兵的面前,有的人被射中了,大声惨叫起来,旁边的人一边救助他,一边尽情地嘲笑他象个娘们那样叫得响亮。

  于是人们一边挖土,一边忍不住抬头看天。

  也有的家伙根本不管不顾,他们戴上头盔,身上装甲,光顾着干活。

  无人打赤膊,没人逞强,避免无谓伤亡,大家谁都不能浪费少将军的好意。

  每隔二十步就来一段平行与敌人关隘的护墙,护墙与护墙之间通过多条交通沟联系,交通沟与护墙头外的地上已经到处都是石块和箭,随着距离挨近,守军投掷了石头,象雹子一般飞来,一刻也没停。时不时还有箭矢飞来,不过多半都射不着沟里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明军的护墙渐渐迫近了关隘城墙下。

  守军有点惊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