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722节 杨璟新打关隘

第1722节 杨璟新打关隘

  他滑得脚心发痛,满头大汗,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克服难关,组织将士进攻一次试试……刚到这座隘口,说不定还能趁守军准备不足,一波将他们推平了。

  杨璟新环顾四周,看了一番周围的状况,众军士大部分摔了不知多少次,一身是泥苦不堪言;加上连日行军刚到此地,将士都是疲惫不堪。

  他不为所动,发出了继续前进的号令。

  有他在前,官兵们毫无怨言!

  他们看着杨璟新健步走在日月旗下,引领他们前进,顿时充满了力量,紧紧地跟上。

  这是他们亲爱的小老总,西征大军主将的儿子,早已经功成名就,父子双总兵,一门两爵爷,乃两中华的高级武将,深受今上信任,是在尸山血海里打出来的真正军人,他们会带领着他们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走了小半天,终于看见了隘口处的一道防线,先前在山下时,哪怕有高倍的望远镜,也被云雾掩映看不清楚,现在可以看到西藏兵在上面立寨,他们竖起了各式各样的旗帜,修筑了一道简陋的藩篱,还搭建了一些简陋的草木棚,一些西藏兵在探头探脑查看情况,看起去已有所准备?

  高山地带没草无木,对方是从山下带上来搭棚,那么他们呆在草木棚里避雨,就能用远程居高临下抛射,不用担心弓箭在雨雪中使用会损坏和火器打不着,想来他们以弓箭居多,由于有斜坡,敌军只需射几十步远,就能抛射出一百余步……

  已军的燧发枪加有枪盖,虽然号称能够在雨雪中都打着着,可是打出火来又能怎么着,子弹太小,雨雪中不如弓箭的稳性高,命中率很差,当然西藏兵的弓箭质量也不见得好吧。

  但是进攻确实不容易,已军要忍受百来步的距离被当靶子射;而且路那么难走,在泥泞中爬一百多步的坡,怕是被弓箭慢慢也磨崩溃了。

  他的目光转向坡道两侧,那里不甚光滑,山岩密布,道路崎岖,根本无路可走。

  杨璟新看了一番,感觉胜算不大,但既然来了,还是得攻一下下,于是他叫来了两个队长,让他们各带一个百人队,试攻一下。

  官兵们都得到了指示,加多一层护甲,臃肿的身躯,顶着稀薄的雨夹雪就上前去。

  果不其然,在进至百步外,但听得奇怪的啸叫声,那是弓弦声箭啸声和风雪声混杂在一起,在山间回荡。

  很好,对方的弓箭不出所料,没有破甲!

  杨璟新的亲兵为他打着伞,遮掩一下天上的雨雪,这样他用望远镜就能够看得清楚一些。

  他看到了已方的线膛枪开火,而敌方依旧直起腰来射箭,貌似两边都没有什么杀伤力,哪怕明军连续补射,依旧未能取得战果。

  再近些,对方草木棚里火光闪动,声音宏响,那是他们的火器!

  从高倍望远镜里看出其实是长形的鸟铳,点火打着,不是燧发枪。

  西藏实在太过内陆,燧发枪没有普及到那里。

  已方的情况还是不错,西藏兵的火器打得热闹,但有姿势没有实际,明军官兵还是稳步向前,间中有些人摔倒在地上,又爬了起来。

  接近三十米!

  明军的军官有水平,他们有意识地收拢队伍,前面的人缓行,后面的人加快速度,以便集中力量,一股作气地杀进敌寨。

  就在这时!

  敌人的营盘处投掷出大量的石头,象冰雹般地落入了明军阵营中,砸得他们头破血流!

  明军将士们遭遇了上下的打击,西藏兵用小块石头猛砸,然后打开了营盘多处地方,向着山下推出了一个接一个的滚石!

  这些滚石约摸有百来斤重,四脚棱边被凿掉,接近球形,一个个顺坡而下,滚动速度越来越快,声势不小,俨然成了南宋岳家军大将高宠遇到的铁滑车一般。

  奈何明军并不是高宠,就算是高宠也敌不过这样的铁滑车,因为路太滑了!

  不说挡不住地上的“铁滑车”,就是头顶上飞来的落石,用盾牌一挡或者火枪一顶,脚下即时一滑,即时滚落山坡。

  一时间你滚我翻地不亦乐乎,去攻的队伍已经不成形矣。

  山上的西藏兵不断地推落滚石,石头滚得老远,所到之处,不仅仅之前的二百人彻底地败下阵去,就连后面的部队都站不住脚,一时间人仰马翻,不亦乐乎!

  见事不可为,杨璟新强忍着郁气,放弃了进攻的打算,当即下令:“收拢队伍,叫跟上来的人都撤了,今日下山休整。”

  混乱过后,好不容易才把部队收拢,一检查,没死一个,也没拉下一个,但有五十多人被砸伤,却连断腿的一个都没有,原来是带队长官叫士兵们以柔克刚,一旦滚石飞来即时坐倒,被石头推走都好过直接撞飞。

  算是倒霉中的小倒霉,还行吧!

  杨璟新看着地图,地图上明显一个交叉,四周都是不可行标志,他抱着万一的希望,派出侦察兵和参谋去勘探地形,结果纷纷回报是前方就一个隘口可以通行,其它地方无路可走。

  这些消息让杨璟新一愁莫展,看来只有走这些前人开通的道路才行,否则走不通还可能迷路。现在只好先试着再打打看。

  但只要是雨夹雪就不好打,路那么地滑,等呗!

  好在一天之后那隘口处天晴,阳光猛烈地射向地面,杨璟新不等道路晾干,当下叫人准备好火种、桐油、布条等物,再度率军上山岭。

  想来西藏兵的战斗力不如我军,杨璟新还是想试试,觉得那些草木棚是个弱点。及至工事前,便下令将士聚集军队整军备战。

  明军在五百米之外整顿成军,前面刀盾手,后面火枪手在“咚咚”鼓声中缓缓向前逼近,他们分成了三队人,前三百中间四百后三百,每队相隔有五十米,泥泞之中渐渐喧嚣起来,鼓声

  和呐喊声、吆喝声响彻山岭。

  不出所料,明军尚在百余步外,便遭到了上面的箭矢攻击。

  杨璟新也在队伍中,听着敌人弓箭叮叮当当地射在护甲上,他随意地捡拾起一箭,捏捏箭头,嘿嘿,是劣质铁打造,看来朝廷的封锁还行。

  新明的对敌封锁体系远远好过前明,新明朝廷法律清晰,何事可做,何事不可做都一一说明,象铁器这种战略物资,出口是不允许的,结果也无人敢挑战朝廷法律,现时西藏兵的箭头较劣,无法击穿明军护甲和头盔,或许有些倒霉蛋中箭,但不是要害,他们拨箭出来,继续前进。

  西藏兵故伎重施,向着明军投掷石头,滚石落下。

  于是明军不可避免地又败下阵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