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720节 急进昌都

第1720节 急进昌都

  在进藏之前,军部早就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有多支小分队冒充商队先行进藏,对进藏可能遇到的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调研。

  勘探地形,绘制地图是肯定的事情,所以杨璟新们有详尽的地图可用,不要小看这张图,起码让军队的士气来个涨停板!

  军人们拿着地图,知晓地利是一回事,更知道朝廷在关心着他们,支持着他们,把他们放在心!

  制作地图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境外,可想而知花费了多少的人力与财力,如果朝廷不想他们成功,都不会花这笔钱。

  天路运输的困难,军部是深知肚明,因此在行军开始前,派出人手做了大量的工作。

  例如这位方头大耳,脸上笑得好象弥勒佛的商人罗国强,是专走茶马古道,做精盐、茶叶生意的大商家,向来是仗义疏财,行事大方得体,商誉极好,对于赚不赚到钱满不在乎的奢侈人物。

  然而金沙江以东的大土司贡觉杰布知道罗国强是何许人物,这厮以相当于一头牦牛市价的二倍租用了贡觉杰布的所有牦牛给明军使用,是租用,而且要是一头牦牛死了,他再给回一头牦牛的价给回贡觉杰布,也就是说贡觉杰布的牦牛能赚回百分之二百的利润。

  真要这么做生意,罗国雄早就破产了,然而他照做不误,贡觉杰布就明白罗大商人是怎么回事!

  上万头牦牛组成的运输队出现在通往昌都的茫茫雪岭上。赶牛牧民不足,很多战士暂时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拿起了鞭子学习怎样赶牦牛。

  一边是心急如焚急着赶路的官兵,一边是行动缓慢的牦牛。高原牦牛不惧严寒,行走山地如履平地,它们力大无穷,能够运送很多东西,极合适在天路行动。

  但它们的习性是边吃边走,每天最多行走30公里,按照这样的速度,最少一个月才能发起昌都战役,拖延下去,入冬时不能打。

  杨璟新刚准备调整后勤队伍,组织身体强壮的战士开始负重急行军到部队集结地时,军工上来了,五千名吃苦耐劳的民工扛起了物资就向前进。

  他们尽心尽力,吃大苦,耐大劳,运输物资,搬运伤员,有时还持枪站岗,让杨璟新指挥他们是如臂使指,轻松自在。

  民工是受过政治教育,知道这是子弟兵,自家的军队,都是川人!

  除了政治觉悟,还有是银元到位,民工们的食品及物资待遇和先遣部队一个样,万一挂在路上,按军队“烈士”的待遇给予抚恤,所以军工们全无后顾之忧,认真奉献。

  于是在发动昌都战役前,高原运输队运达的物资高达上千吨,包括粮秣、弹药、药品、燃料等,极有力地支持了部队胜利。

  前面有过交代,想进西藏,自川西出兵为上,另外的滇藏、青藏与疆藏线都是困难重重。

  经营好川西,重在打箭炉,这是通往西藏的茶马古道的枢纽,明军遂占打箭炉,周边改土改流,把它经营得有如铁桶一般。

  再向前,急进昌都!

  昌都东与四川省相望,南与云南接壤,北面和青海交界,可谓四省交汇之地,自古便是西藏的东大门,地理位置极为重要。

  占领昌都,就打开了通向西藏的要道,可以说,这是继拿下打箭炉之后的又一关键要地,这是明军作战计划中的重要一环,不容有失。

  从地形上看,昌都如一颗明珠镶嵌在横断山区,南北走向的芒康山、他念他翁山和伯舒拉岭等高大山脉平行排列,三条大河--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穿流其间,昌都的地势崎岖、道路艰险、山高谷深不言而喻。

  环峙昌都的群山平均海拔都在5000米左右,终年积雪,因此也被总称为“昌都雪岭”。

  明军杀奔昌都,需要翻越的高山隘口数不胜数,而翻越一座山口往往就要回环盘旋数个小时,即使是多次进藏、较适应高海拔环境的人,仍会出现严重的高原反应,况且还要与敌人作战!

  之前明军一路畅通无阻,没遇到抵抗,但兵临昌都时,那里的守军并非无备。

  为了维护其统治,西藏当局胆敢抗拒天军,设下重兵把守,试图以战求和,正是西藏当局的想法。

  西藏政权落在顾实汗大儿子达延的手里,统治还是蛮牢固的,顾实汗,乃厄鲁特蒙古所属的和硕特部首领,牧于青海湖周围、柴达木盆地及黄河河曲一带,人畜兴旺,势颇强盛。

  遂取西藏,拥立黄教,方有达-赖和班-禅两位上师。

  顾实汗既没,达延继位,其势力驻于拉萨外围的当雄,号为“当雄八旗”,每旗有五千人,兵力雄厚。

  虎父无犬子,达延有眼光,在汉人政权向其派出使者,要求西藏归明,尤其要求驻军时,达延拒绝后谓诸人道:“我们要备战了!”

  于是派出了二旗大军,分别由兴教占堆和曲吉多吉率领,共有一万军马,进至昌都驻扎,妄图凭借天险抵挡汉人。

  以兴教占堆为主将,他名字的意思是为“降妖伏魔”,他分派军马驻守各处,敢大言不愧地道:“我等都是佛前圣军,任何敢来进犯我们的就是妖魔鬼怪,看我们降妖伏魔。”

  部将自然是凑他的趣,都说汉人懦弱,岂敢进犯我佛圣军,必让他们有去无回!

  他们还没得意多久,突听前方流星马飞报,说汉人夺取了昌都前要隘,赛固山口!

  这下笑声嘎然而止,因为赛固山口控制着进入昌都的道路,虽然只得五百人把守,守将乃兴教占堆麾下勇士天成洛桑,是个百人敌,其作战勇敢,向来为人称道。

  赛固山口下的道路号称‘连云道”,就好像连入云天一般,道路险峻不算,其下有个大斜坡,兴教占堆亲自去看过,教天成洛桑准备大量的滚石,待有敌来攻时,只要把石头滚下去,定能取胜,兴教占堆扬言:“有此天险,敌人来上一万人,我们也不怕!”

  可是计划赶不上趟,汉人速下赛固山口,根本不能阻挡汉人前进的步伐,而据逃兵回来说,进攻的汉人顶多千人而已!

  汉人这么能打,令西藏人纠结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