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697节 分钱

第1697节 分钱

  金川土司卜尔吉细从城垛垛口望向城下疯狂叫嚣的敌人,脸色很不好看。

  三分钟之前,他的副总管某某某被爆了头!

  已经领了便当,就不提他的姓名也罢。

  那货自己作死,明明知道敌人有远程火器,当敌人在城下将金川人上上下下都臭骂一通时,他忍不住露出头与城下对骂,他穿得那么地花哨,饰物一堆,衣服漂亮,人家不关照一下他真是没天理了。

  土司组合里,以总管来管理各项事务,副总管的地位不低了。

  白白死掉,殊为可惜!

  卜尔吉细沉着脸回到了城楼,几名首领找着他道:“那些诺美部的土兵,劳资一个可以打他们十个,大人,打吧!”

  一群人闹哄哄地道,恨不得将城下敌人打得落花流水。

  金川是河里有金而得名,相比于其它部族而较为富裕,能够养脱产兵,这很了不起,其它部族多是半农半兵,即平时耕种放牧,战时组织起来打仗,战斗力肯定比不过金川土司兵,他们不用耕种,专职训练。

  因此金川土司兵颇有战斗力,能够在他们面前横着走的很快就变成横着躺,所以金川土司兵有傲气,敌人这样羞辱自己,还是以前的弱鸡堵着门来搦战,岂有此理!

  首领们叫嚷嚷地要出战,卜尔吉细眉头一皱,问旁边的总管堪布才旦道:“总管你怎么看?打吗?”

  堪布才旦即时明白到土司大人的意思,如果卜尔吉细想打,露脸的事情肯定轮不到总管来发话,土司大人不想打,所以总管来做丑人。

  于是堪布才旦说道:“汉人最为奸诈,他们挑唆我们部族打部族,你看他们一个都没上前,都呆在后面,我们去打诺美部,肯定能打赢,但我们打累时,汉人就会上来打我们!”

  首领们牛气冲在地道:“难道我们就怕了?”

  “对,我们一个打俩个,不成问题!”更有人说道。

  “我们的敌人不是诺美部,等汉人们来了,我们专打汉人,只要打败了汉人,诺美部必定不战而退!”堪布才旦分析道。

  “总管所言甚是!”卜尔吉细补刀道,着众人去安抚兵卒,待那些汉人们过来时就杀个痛快。

  ……

  金川土司兵这一当了缩头乌龟,对于城寨,诺美部土兵就是老虎拉龟,无处下手。

  土司之间的争斗,遇到对方坚寨一般都是退兵了事,想攻城没有技术兵器是不行的,一些少之又少的破寨事件往往都是里应外合才能成功。

  与明军事先有过协议,诺美部大首领索格布不去攻,按明军军官所教,垒起长围,即挖沟立垒,把金川寨围困起来。

  但发现是不可能的事,金川寨地方广大,地处崇山峻岭,寨周边许多地方无路可走,不能将其围困住。

  正是金川寨的有利地方,待到敌人围困懈怠时,他们再行出击,是为“地利”优势。

  围不了敌人,那就围自己,诺美部土兵把自己的地方垒起长围保护起来,先立于不败之势。

  金川土司卜尔吉细在城墙上看到了敌人热火朝天地掘地、筑墙和砍树打造器械,他的心更加不安。

  以前土司之间征战,哪有这鬼回事,挖那么深地沟,筑那么高的堡垒?

  说是军队打仗还真的是抬举了土司,不如说是械斗,有的土司大家都用木棍,铁制兵器很少,一仗打下来,打得头破血流,人没死几个。

  汉人,只有汉人才会这么估,如今诺美部修起了深沟厚垒,让金川土司兵很难冲突,无法长驱直入,这回麻烦大了!

  倏地,卜尔吉细双眸圆睁,怒喝道:“好贼子!”

  诺美部土兵大索四境,掳掠地方,押着村民到城下来肆意凌辱!

  他们殴打村民,命令村民辱骂金川土司,让土司兵在城墙上看得睚眦欲裂,恨不得即刻冲下去干掉那些可恶的敌人。

  且说诺美部土兵奉了酋长索格布之命,四下出击,捉拿金川土人,属于一项应有的动作。

  捉人,削弱敌人实力,他们是填沟壑的良好“材料”。

  抢劫敌人民间物资,搜索粮食牲畜,从而壮大我军,效果是杠杠的。

  别说土人这么做,守纪律的两中华军队也同样这么做。

  由于诺美部土兵来得快,金川地区来不及坚壁清野,让诺美部土兵欢声笑语,他们赚到了!

  金川,金川,有黄金的河流,虽然土司宣称这天是他的,地是他的,河流也是他的,管制严厉,但防不胜防,土人们弄点黄金还是有的,多年积累下来,就便宜了诺美部土兵。

  金川土人是藏民,民风强悍,但显然不敌成建制的部队,结果就吃了大亏。

  一人虽勇,一户很强,可是土兵们一拥而上,刀枪齐下,金川土人纷纷倒下。

  土兵们翻箱倒柜,掘地三尺,到处寻找黄金。

  他们找到了金块、金锭、金首饰,或多或少,积少成多,集中起来一清点,至少价值十万银元!

  帐内一堆的黄金,闪耀着迷人的光芒,诺美部首领索格布请来了明军的军代表何定邦与赵守信道:“我等一起瓜分这些黄金……”

  何定邦呵呵笑道:“那就免了,你们狂欢吧,瓜分掉它们,我们不要!”

  “两位长官,不必客气……”索格布说道,他有所担心,毕竟现在诺美部土兵名义上是成建制加入明军,属明军管辖了。

  如果不把军代表搞定,他们回去一进谗言,说诺美部土兵军纪败坏,抢劫地方,私分民间财物,那还得了!

  看出了他的顾虑,赵守信就告诉他道:“我们政治部已经考虑到你们的情况,在没有政治军官到位之前,不执行我们的军纪,即你们可以自行其是。”

  索格布有点不明白,因此何定邦解释道:“政治军官就位,他们代表了军部的管理,就要执行部队政策、法制和军纪,不能马虎,比方说奖金根据战利品而发,军队明文规定,一半战利品归军部,另一半则归官兵,譬如指挥官,作为缴获战利品的直接当事人,分四分之一。部队上级长官,领导有方,得八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剩下的由其他将士瓜分。”

  “你们现在没有政治军官开始执行军务,就不必按此方案执行!”赵守信补充道:“政治军官将在打完这一仗之后到位,之前是过渡时期。”

  “这样啊!”索格布微一思忖后,拱手道:“有劳两位长官按我军的分配制度执行,我部融入明军就从此开始!”

  见何赵两人推辞的样子,索格布诚恳地道:“金川寨内黄金无数,待到破寨,若我部随意乱分缴获的黄金,岂能在明军中立足!”

  在他的坚持下,何定邦与赵守信勉为其难地主持了这次的分配,按明军的制度分配,十万银元中一半上缴,索格布分到四分之一,而以前他是二分之一甚至是五分之三!

  由于索格布部是直属部队,所以八分之一分给了杨展老大,其余的是三千诺美部土兵拿走,何定邦与赵守信各分到一千银元。

  索格布告诫部下道:“如果你们不满意,可以退役,否则,以后的分配制度就按此执行!”

  他都损失了一些银元,部下们还能说什么,也就老老实实地服从分配。

  索格布由于会做人,识事务,受到了军部的赏识,这个土司出身的人最终成为了明军中的高级将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