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666节 挨不到边

第1666节 挨不到边

  瓷器国军队装备有远射程的线膛枪,列别德是清楚的,可是装备了这么多,则出乎列别德的意料。

  要知道线膛枪技术复杂,造价昂贵,而且越用越掉价---膛线磨蚀,最终得买新的,军队是用枪大户,哪有这么多钱去装备,如俄国的灰色牲口---步兵至少还有五分之四的人还用着火绳枪!

  俄国钱少,加上军队贪腐成风,有枪给那帮灰色牲口用就不错了。

  哪怕沙皇咬紧牙关,拨款想给军队装备上一些燧发式滑膛枪,买到的货色是质次价高,用起来甚至不及火绳枪。

  军队装备的艰难,列别德心知肚明,他这人有心,知道俄国邻居军队近年来更换装备勤快,诸强国都换了燧发枪,但绝对没有这么多的线膛枪!

  明军步兵达到了百分之五十的线膛枪装备上,齐射的威力巨大,十分精准,但见得直射的烟气密集,条条缕缕,子弹飞射,打得哥萨克骑兵人马倒地,狼狈不堪!

  一时间哥萨克人居然无法突破这道火力墙!

  倒下的马匹太多了,后面的骑兵不得不勒紧自己座马,结果再后面的骑兵冲来,把他们连人带马一起撞倒,连环撞马,鲜血涂地,人喊马嘶,颇为热闹。

  貌似就是唱戏嘛,看得明军中一些年轻的士兵都面露笑容,赶快装弹。

  趁着当儿,哥萨克们毕竟是马技超人,散乱的人找到还能动的马和完好的骑兵绕过仆地的人马,继续冲锋。

  冲到百米处,明军火炮第二轮齐射。

  这次发射的是霰弹!

  炮弹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冲在前面的数百骑兵,瞬间就被炸得人马遍体鳞伤,面目全非,刚才的彪悍勇武一下显得是那么的弱不禁风,结果可想而知,随着炮弹向后方的延续爆炸,哥萨克们又倒了一地!

  不过哥萨克们悍不畏死,根本不理会身边弟兄的流血倒地,一副见了血反倒越发兴奋的样子,大叫着拖着马刀飞奔着冲了过来,一旦被他们贴身肉搏,他们就要给明军来个狠的!

  如今哥萨克打出了真火,牺牲不要紧,关键是要让敌人也流血丧命。

  他们抱着一个信念,只要近身,那就让那些异教徒知道我们哥萨克的厉害!

  然而咫尺天涯,明军开始第二轮的线膛枪射击,当枪声稀落时,明军拿起了第二把武器滑膛枪,普通士兵用滑膛长火枪,军官普遍带火铳和喷子,无论是谁都在准备着。

  双火枪装备自然是贵的,但明军火枪传承实际上来源于南边东南国的东南舰队,想想是谁当老大,他除了更大、更硬和更粗之外,还有更多,军舰上带多军火不成问题,以后多装备就扩散到陆军。

  火枪很笨重,部队在机动时,基本上携带的是武器弹药、护甲、急救包、水和少许食物,其余的东西都不许带,而背多一把火枪,那是件很要命的事情。

  好在不用机动,明军依托有城,城里有仓库,战斗前把屯积的军火都给孩子们装备上罢。

  每人平均三枝枪,这回真的要变成了李哪吒三头六臂了。

  好些士兵准备了背了五六把枪,拿了个枪架放着,装好弹药,打一支换一支,有空就装弹。

  这下好了,哥萨克亡命冲来时,明军步兵滑膛枪开火、装甲掷弹兵投掷大炸弹、还有火药筒子就是那种小型的霰弹炮开火。

  火器成排爆响,烟雾弥漫!

  明军以五百人为一个方阵,每个方阵后面有政治军官、军法官、参谋军官、医护兵、传令兵等,前方打得如火如荼,他们相对悠闲,有的甚至在抽烟、吃糖和喝茶。

  再有集结了不少的掷弹兵,他们身边有点燃的火盆,一筐筐地摆着小炸弹,点燃后不断地甩出去。

  小炸弹分两种,一斤重和二斤重,黑火药+铁钉钢珠,外用锡纸或者实际上是大号鞭炮,炸敌只伤不死,可是明军照用不误。

  助长我军威风,加强我军杀伤力,拢乱敌心,受伤后的伤员有机率伤口发炎。

  某只小强玩过半条命游戏,对游戏中那铺天盖地的手雷战特喜欢,因此他也给他的手下设计了这样的战术。

  喜欢!喜欢!

  谁不喜欢啊,每个人都有种发泄的玉望,比方说男人放水后一身轻松,那些拉屎不出的哥萨克蹶高屁股被其他人抠出来的酸爽,明军士兵们狂扔小炸弹,炸屎那帮野蛮人去。

  顶着枪弹和头上的炸弹,哥萨克骑兵前赴后继,可是火枪声络绎不绝,成排齐射,炸弹雨点般地落下来,还有大炮、火药筒子来拼,真是水深火热,哥萨克死伤不少,却连明军大阵的边边都挨不到,可见其火力之猛!

  据明军军报《大明国防报》资深记者宿茂强报导说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密集的火力!

  宿茂强原在东南军军界里泡过,随军从征,到过很多地方,参加过许多战斗,他的认定是错不了的。

  哥萨克骑兵把身子伏下,打马狂冲,也有的人不忿,他们装备火枪,近距离开火,有的则拉弓射箭,试图杀伤明军。

  身处空前混乱的情面,子弹纷飞,擦着耳边过,在马脖子稍一冒出头来,分分钟遭遇枪击,四面八方都是炸弹迸飞的铁钉钢珠、硝烟加上爆炸声,有的哥萨克在战后回想起来,认为这就是地狱,那些该死的异教徒弄出的地狱!

  可想而知,任他哥萨克骑兵有通天的本事,他们的远程攻击大多数落空,就算打到人,也挨护甲和钢盔敌住,伤到的人寥寥无几。

  在这种打击下,挨近敌阵都是一种奢望,一个哥萨克,用了镫里藏身的上乘马技,已经冲到了明军的挡马枪前,他无法再隐藏,刚直起身,就被一个明军用双筒喷子瞄准他,把他打飞去!

  这个场景被后方的列别德用望远镜看着,无奈地放下了望远镜,脸色铁青。

  已经损失了足足二千人,对方大阵屹立不动,不能这样下去了。

  他下令道:“侧击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