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634节 轻胜老毛子

第1634节 轻胜老毛子

  城外的明军明显地与他们扛上了,营垒扩展,越发地高大,官兵们修起了一座座木屋,物资二次到来补充。

  他们甚至开始挖壕沟,没事做的人就去挖沟,亦是以前围城的标准程序---垒起长围,把敌城围困起来。

  远远地看到明军忙忙碌碌不停,老毛子心中发毛。

  他们已经吃鱼吃了二个星期了,嗅到鱼腥味就想吐!

  断粮了,没有牛奶、面包,就连腌肉也吃完了,只能打鱼为生。

  老毛子丛来不是那种勤俭节约的民族,习惯于没有就抢,现在抢不到,他们想出城捕猎,明军的火枪准星牢牢地套准了他们,出来一个就打死他们一个,让他们连一口兽肉都吃不上。

  出不了城,恍然大悟,呀,还有马啊!

  可是能杀马取肉吗?杀了马没了机动力,将来跑也跑不了,而且马肉能顶多久呢?

  一说到杀马,大伙儿都不乐意了,岂能把自己伙伴给宰了的道理。

  许多人看到城外敌营,心思活络起来,主张与明军“碰一碰”,就是大战一场,也好过现在被围困和将来灰溜溜地跑走。

  “打吧,打过一场,都好过吃鱼!”吃得鱼多的老毛子叫嚷嚷道。

  到得东方来的老毛子都是悍匪居多,喜欢冒险,不怕打仗。

  这样的呼声高了,匪首库斯与副手科什图尼察也不得不重视起来,但科什图尼察主张还是撤退为上。

  科什图尼察之前与明军P过,又见识到明军对付伊尔库茨克城的手段,告诫诸人道:“有得吃鱼都好过没命,伊尔库茨克城里的人想吃鱼,结果都上天堂去了!”

  奈何老毛子们不听他的,就是不想吃鱼!

  见他们牛心,匪首们也不好硬压着手下的这些亡命之徒,否则那些吃不惯鱼肉的大爷们会打他们黑枪的。

  经过商量后,就派人出城,打着白旗涉水过来,与明军约战!

  打仗,好事情,明军长官巴图鲁欣然同意。

  老毛子性急,不想吃鱼吃多一天,第二天就全城人马出动,涉水过来作战,而明军则出营,双方在城东处离城一公里外的平地上交战。

  战场在空旷地,老毛子才没傻到去攻打明军大小枪眼遍布的营垒。

  老毛子还算聪明,分批涉水,每批一百人,如此让明军参谋心心念念的“渡河未济,击其中游”的设想不成立。

  “不拼则死,打败敌军!”巴图鲁下令道。

  看着老毛子涉水向岸趋近,骑兵在水面上前进,拖出条条轨迹,乍看仿佛漫山遍水都是马!

  “至少有七百人!”参谋点数道。

  “那我们出动九百人,留一百人守营得了!”巴图鲁自信地道

  明军出动,两支敌对的人马在接近中,恰成鲜明的对比,明军衣甲和旗帜整齐,装备精良,实在奢侈,皮甲和铁背心,卖相也十分好看,旗帜乃丝绸所制,一面猛虎图案的大旗上还有金线刺绣!

  而老毛子则是衣衫不整,邋邋遢遢,不过他们胡子拉碴,面目狰狞,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

  两阵对圆,也没多说什么,老毛子径直前冲,分三个波次,每批二百余人,打马轰隆而来。

  明军列阵,哪怕巴图鲁平时吆喝着骑射与马刀,也让他的部下们尽数下马,举枪列阵!

  用一些人腹诽他的话来说:“他可耻地抛弃了蒙古人作战的传统,光顾着使用南人的火枪了!”

  当敌人进入二百米处时,随着明军军官的一声令下,线膛枪首先打响,子弹争先恐后飞射而出。

  三百杆线膛枪同时爆响,声势不小。

  发射的尖头弹小小,但由于黑火药驱动的子弹速度慢,阳光下可以影影绰绰地见到影子,砂石一样飞向老毛子的马群。

  与老毛子迎头相撞,顿时惨叫声与马嘶声大起。

  头一批的老毛子损失过半!

  当老毛子近到百米处时,明军完成了装填,线膛枪再度打响。

  另一半的老毛子又倒地了!

  大部分都是马匹被打中,大马倒在地上挣扎着,人则大叫着滚落,费力地想爬起来。

  余敌距离七十米!

  火枪络绎不绝,这回是五百杆滑膛枪齐射,第二波次的老毛子三分之二的人已经不成马上了。

  距离五十米,火药枪的爆响很快地响起,嘈杂声一片,战阵上喧闹,第二波次的老毛子也差不多全部不在马上了。

  明军都是双枪将,士兵每人装备有滑膛枪一把,然后有三成人装备上线膛枪,其余士兵则是喷子,军官则是喷子与短铳。

  最后一个波次的老毛子们策马上前,速度大减,他们眼睁睁地看到冲前锋的悍勇骑手们不断倒在路上,心中简直在滴血!

  这些老毛子在马上的战斗力是相当强的,如果让他们近身的话,就算依靠大量钱财装备精良的明军骑兵精锐,在马战的战术、战力上也讨不着便宜……

  但是,他们冲击明军阵列正面,不能近身,结果统统倒下,光挨打不能还手,他们的挫败感难以言喻。

  “乌拉!”仅有少数几个骑兵凭借快速的冲锋,终于冲到了明军方阵,悍不畏死的老毛子不顾一切地驱遣马匹想撞了过去,然后他们看到了明军举起了双筒喷子,朝他们击发。

  “砰砰……”方阵后面的火器抬起对着他们乱射一气,老毛子的胸膛上血珠飞溅,手里的马刀也掉了,浑身筛糠一样乱抖。

  大马中弹没倒,带着惊恐的嘶鸣,止不住冲锋的速度,撞了上去!

  犹有冲劲,直撞进明军方阵中,引发一团混乱。

  可惜数量太少,无法对明军有什么威胁。

  后面的老毛子阵中突哨声大起,他们纷纷掉头转向,不敢向前冲锋!

  仅仅只一炷香工夫,老毛子实在受不了这样的伤亡而不能继续进攻,他们怂了。

  明军的线膛枪手换弹已毕,给他们背后一枪。

  又打下了几十人,二百多的老毛子低伏马背上,拍马飞奔,方向往北而去,竟是弃城而走,不管巴尔古津城了。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