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624节 双方应对

第1624节 双方应对

  田中守提出了他的建议,主张安排随大队行动的狙击大组是五个人,三个狙击手和二个观察员,狙击手配备线膛枪,观察员则有双筒望远镜以观察敌情,一旦发现敌人开火,即指示方位给狙击手,可以三把枪一起开火增加命中率,亦可以逐一开枪。

  而在《陆军操典》指导反狙击战术的狙击小组则是二个人,一个狙击手加一个观察员,游动出击,这是教程上的安排,但田中守主张成立狙击大组是五个人,是的合理之处。

  因为那时期的火枪威力不咋地,做不到指哪打哪,而且上膛速度慢,用三杆线膛枪会提高命中率。

  其实双人狙击小组是理想化的情况,之前敌人几乎没有狙击手进行隐蔽的攻击,大家都是枪阵对枪阵,东南军反狙击手战术派不上用场。海战中双方都有狙击手,由于战舰上位置固定,大家的攻击方式是“扫荡”,就是干掉一切冒头的敌人,反狙击手战术无从谈起。

  最好用的狙击枪是线膛枪,贵且不算,装填速度不快,越用越差,当膛线消蚀到一定程度,其精度大减,相当于滑膛枪,所以成建制的外国军队几乎不用线膛枪,只有两中华的银元多,敢把银元化烟,这才在军队里装备了越来越多的线膛枪。

  当两中华大量使用线膛枪之后,逼得诸国跟进,如奥斯曼帝国在兵工厂里开始生产线膛枪,到东方的俄国人也有了线膛枪。

  听过田中守的解释,说他的战术经过考验的,他用滑膛枪手当诱饵,对方一旦攻击他们,已方的线膛枪手即时开火,干掉敌人,取得了一定的战果。

  冯双礼大加赞赏,吩咐田中守好好干,将来写好总结,上报军部!

  他去看望了伤员,由于是辎重部队,医药充足,所有的伤员都得到了及时的医治,情况不错,伤员们是那句话---情绪稳定。

  当晚冯双礼在辎重营呆着,他召开了军官、士官会议,他分析道:“我们吃了亏,但敌人也暴露出来了,他们攻击辎重部队而不敢与我们正面冲突,表明他们的力量也不怎么样,而且在交战的过程中,表现出他们的兵力不足,火器也差,比不过我们,相信我们此行目的一定会达到!”

  给诸人打气道:“我们人多,火力猛,待到我们建立营地后,战局将有利于我,进可以攻,退可守,完全没有问题!”

  “不要因一次失败而生长失望情绪,从而看不清前景,我们现在主力尚存,物资安在,支持下去完全没有问题,退一步而言,真的守不住了,来年我们卷土重来,一到我军全面反攻之时,任何敌人都挡不住我们的脚步,你们不了解今上,我却对今上很清楚,北海是他是要定的!只要他下定决心,没有不成功的事情!”

  “不是大家不行,而是我轻敌了,我承认,但当我们打醒十二分精神,就是敌人的末日!”冯双礼提高音量道:“不要怕敌人,我们必定成功!”

  他的话得到了诸人的共鸣,大家倍感振奋,纷纷表示“北海是我们的,我们一定要把敌人消灭掉,任何挡在我们面前的敌人与困难,我们一定会把它们粉碎掉!”

  嗣后,冯双礼去看了两个俘虏,他们得到了良好的救助,生命有保障,但与他们的交流很不畅通,他们说的俄语在此地无人能识,只能比划,知道敌人有二百多人,还占据了多个据点。

  针对这种情况,冯双礼决定第二天带上俘虏离开,回到有翻译的中军,再作审判。

  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忙了,睡觉前还找来了赵云来与他交流一下,毕竟赵云来的父亲赵天京在东南军中有着强大的影响力,两中华的军官经常交流,这面子得给。

  赵云来非常乖巧地道:“冯叔叔放心,我一定配合田长官管好辎重,坚决执行命令!”、

  冯双礼欣慰地道:“你现在才是真正的长大啊,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

  神枪手瓦希里伏在草丛中,树荫与茂密的草丛形成了良好的掩护,哪怕是过往的明军仔细搜索也能让他可以从容地向着路过的明军辎重部队瞄准,但他没有开枪。

  因为他找不到有价值的目标,经过的明军全部一水作训服,除了装备之外再无其它,朴素无比,个个都差不多,没有谁穿着象只孔雀般花枝招展。

  这里是大明军队,以前穿着就是那种“戏服”的装备,顶盔戴甲有护心镜,军官与士兵有着鲜明的对比,一目了然。

  随着军队火器化,出蒙古的军队带着以前明军的装备,但官兵们更喜爱东南军的作训服,那种服装吸汗透气舒服,加上一条装甲背心,穿戴起来干净利落,十分省事,远远好过以前的戏服装备。

  “戏服”这两个字用来形容明军装备是今上所言,他身为大明东南王,有时穿着王爷服装,更多时堂而皇之地穿着东南国的军装到南京紫禁城上朝,谁敢说他!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看来明军中改变军装是迟早的事了。

  东南军的军装中有礼服、常服和作训服,被瓦希里击毙的罗少校过于傲慢,老猫烧须,身上穿的是礼服,配了一堆金灿灿的勋章,带有绶带,格外引人注目,瓦希里不给他一枪才怪!

  现在明军知道对方有一流的狙击手,谁还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军官们身上除了军衔标志之外,其余一切能够引发敌人注意的东西统统摘除,而军衔标志既小也暗淡,远远的话不会被发现,让瓦希里的鹰眼也难以找寻出良好的目标。

  他曾经看到一些目标在那里神气活现,口水四溅,指手划脚地训斥着其他人,貌似应该是大人物吧?

  仔细一看,那些人多是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家伙,这样的人会是军官?

  于是瓦希里没有开火,这是聪明之举,那边明军里说话的家伙们是士官,如今明军向东南军的专业化看齐,很多时候是军官发号施令后由士官具体组织实施执行,因此士官的表现很嚣张的样子,瓦希里不为所动。

  更让他心惊的是他看到了对方中的一些人,拿着望远镜东张西望,望远镜的作用瓦希里是很清楚的,心中嘀咕着他们的望远镜忒够多了。

  那个年代由于没有进入工业化,玻璃还是贵重的,用玻璃制作出望远镜片更是贵重,全世界只有中国一个地方做到了把玻璃做成白菜价,并且望远镜也成了地板价,不过望远镜的外销是不允许的,所以在欧洲,望远镜一样很昂贵,而作为欧洲中被认为是异类的老毛子,其工作水平更加落后,望远镜稀少,看到明军的望远镜之多,让瓦希里不敢轻举妄动,避免被发现。

  在那些望远镜人员的旁边,瓦希里找到了“同行”,他们抱着长枪,眼光如鹰隼,不时地打量着四周环境,有时他们持枪瞄准,动作干练,显示出训练有素的样子,这些人什么的干活,让瓦希里更是心惊,关键是对方人多啊!

  他做了个手势,与两名助手悄无声息地退下,没开一枪。

  明军继续前进,不清楚一个顶级狙击手与他们擦肩而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