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602节 秋山行旅图

第1602节 秋山行旅图

  南京下关码头,多是穿着军装的官兵,除了明军军队,还有东南军。

  皇帝朱由产在此坐船返回庐山,皇帝出行,非同小可,军队彻底戒严,不仅官员上落的天字码头被封锁,哪怕是民用的客运码头与货运码头都被禁止上落。

  颜常武亲自为皇帝送行,他笑容满面地向御舰上的朱由产挥手。

  御舰---驻上海崇明岛东南舰队第分遣舰队派出的战舰,不属于新明舰队系统。

  说起来好笑,朱由产不信新明舰队而相信东南舰队,就由东南舰队护航。

  他脸色红润,气色很好。

  这趟出场费挣了百万银元,颜常武进贡给他的,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珠宝珍奇,包括金银饰物、书法佳画,名酒好茶、各地土产等,琳琅满目,苦力们辛苦把一个个沉重的箱子给送上运输舰。

  颜常武向来大方,请人做事从来都不吝啬,哪怕是他的敌人,在这方面也说不出什么。

  当当当……伴随着舰上急促的钟声,表明战舰即将启航,伴驾的吴伟业亦向岸上送行的亲朋好友们挥手作别,他久在庐山做神仙,别人想见他不易,利用这次机会回到南京与一众老友吃酒,诗词唱和,颇有感触!

  海贼头颜常武的武力惊人,却大力提倡国学,做了好几件大事,一是修史,在中国,修史是件大事,一个王朝能够修史,表明了王朝稳固,是对前朝的继承,代表了正统!。

  如今新明开修《前明史》,对前明十六帝,享国二百七十六年进行归纳总结,绝对是学术界中的一件大事。

  以首辅马士英为总裁,荟萃天下精英聚集南京,参与的名人有黄宗羲、顾炎武等,如吴伟业的同年即辛末科状元陈于泰是其中的一个编辑,让人惊奇的是颜常武气量之大,他赦免了多位东林党人,例如史可法,让他们参加到修史的工作中。

  上至修史,下到小学教育,国学是最重要的一个科目,颜常武尝言“国学乃中华之根”,他那夫人除了是帝事大学的名誉校长,还是南京大学的名誉校长,表明了她对于国学教育的重视。

  颜常武是国学的重要赞助者,在他的引导与赞助下,全国性的诗词创作、诗词比赛方兴未艾,报刊杂志都开张不少,颇具中兴之势。

  不仅如此,他还出钱赞助了大学、研究所、私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挖掘,规模之大是历代王朝少见的,人们在惊叹其银元之多,也感慨他的舍得。

  ……

  舰队离开码头,逆流而上,满怀着心事,吴伟业走进内舱,见朱由产正在御案前欣赏画作,向他招呼道“骏公,快来看!”

  吴伟业凑上前一看,不由得眼前一亮。

  蓝瑛的《秋山行旅图》!

  此画远山耸峙,树木苍劲,红叶明丽,野桥曲径,桥上有一老者骑驴款款而过,场面上有荷物及策仗者相随,构图气势雄伟,笔势雅健清逸,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蓝瑛,字田叔,钱塘人,善画山水,有“浙派殿军”之称。

  行旅图是中国艺术史上具有典范意义的山水画范式,是历代山水画家所致力的题材,如五代关仝《关山行旅图》、北宋范宽《溪山行旅图》、南宋刘松年的《雪山行旅图》,明朝戴进的《关山行旅图》,最初是立轴画,之后画成了长卷,正是山水画家的妙手所在。

  蓝瑛今年初画出的《秋山行旅图》在《中国书画家》这本全国性的杂志上做了介绍,影响很大。

  除了他画得好,更有社会意义表明了一个盛世王朝的到来,不然,你哪有什么时间旅行,只怕半路劫匪就让你变成乞丐,连笔都给你抢走!

  蓝瑛画出《秋山行旅图》,自然是爱若珍宝,本想留为传家宝,但颜常武出手,拿下了此作,送给朱由产!

  颜常武知道朱由产喜爱附庸风雅,就投其所好,他手上资源丰富,交换《秋山行旅图》绝对不会让蓝瑛吃亏,更不会做焚琴烹鹤之举,而是蓝瑛心甘情愿地出让。

  眼下朱由产欣赏着《秋山行旅图》是爱不释手,吴伟业心忖颜常武真识做,他凑趣道“何不请田叔到庐山一游,作一份《庐山行旅图》!”

  这可是朱由产的庐山,画出来就是传世之作了。

  朱由产一点都不客气地道“如此就麻烦骏公了!”

  吴伟业欣然道“待圣驾回到庐山,臣即出发钱塘找田叔!”

  朱由产惬意地点点头,仔细欣赏《秋山行旅图》,甚至拿了一个大放大镜仔细看,又取自家印章按下去,一个不

  他兴味盎然,一点都不为自己把大明卖掉而悲伤失落。

  ……

  不提朱由产返驾,颜常武亲自在下关码头送行后,在重重护卫下回转皇宫。

  他进入奉天殿旁边的武英殿,那里已经有一些人在等待着他开会了。

  监国公主朱真真;

  新鲜出炉的皇太孙朱和坪;

  内阁首辅马士英及阁臣杨天生、堵胤锡、方士亮;

  兵部尚书周六一、户部尚书吴易;

  其中周六一、吴易都是崇祯期的进士,新明时提倡颜氏新学,他们积极靠拢,自身有有进士之才,转型很快,十来年就爬到了尚书高位。

  而与他们同年或者是他们的前辈,许多人舍不下面子,待到新明的进士一出,他们的晋身之路就被堵塞了,新明用人,首重忠诚与合拍,搞以前那一套是不行的。

  还有挂兵部侍朗头衔的帝国总参谋长甘辉以及数名高级军官。

  这些人,组成了新明的“帝国最高军事委员会”!

  “军事委员会”并不是新鲜事物,东南国就有一个。

  颜常武兼顾两中华,对军队抓得异常紧,两边的女主人,都是军事委员会的负责人,绝不让军权旁落。

  不存在着前明那种扯皮互斗的状态,军事委员会一旦作出决定,就是军令如山倒,神惊鬼都怕。

  武英殿没设君主高位,而是中间摆了张交椅,左右摆放茶几和交椅,皆为紫檀所制,对面还有一个幅大地图挂架,众人分别坐下,见颜常武进来,众人起身,颜常武手一摆,免掉了众人的礼节,当仁不让,坐在了中间的交椅,显示出谁才是老大。

  他的手一指,吩咐甘辉道“你说!”

  于是甘辉就说起了北方战事、入手西藏及远航船只跑到了阿拉斯加的事情!

  dagzhixiongbahaiwa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