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524节 领袖奇谈

第1524节 领袖奇谈

  十三门巨炮和百门重炮齐射,场面宏大,直打得阿颇勒城的城墙堪称是千疮百孔,破烂、破洞、倒坍……城墙笼罩在一片尘埃之中,那是炮弹击碎城墙后泥砂石屑升腾,尘土飞扬,久久不息,从城墙上望过去,天色昏暗。

  东南军的阵地则是硝烟弥漫,不停地炮击让阵地上烟雾缭绕,仿佛大妖怪在吞云吐雾一般

  在远一些的位置,军人们搭起了一座高台,台上有高官与参谋们,高官是指手划脚,参谋们洗耳恭听。

  现在高台四周围绕着金色龙旗,竟是颜常武到了,他的龙旗乃是五爪金龙,用皇帝的体制不在话下,他的臣属都恨不得早日即皇帝位,大家好晋爵升官与发财,所以他不能停下来。

  颜常武与戴维先生用大口径炮筒式望远镜观察敌情,言笑兮兮。

  情不自禁地吹了一声口哨,颜常武幸福地道:“现在我是个合格的反派了!”

  见他心情很好,参谋张家玉不明所以,乘机问道:“为什么领袖您不愿意做正派而愿意做反派呢?”

  颜常武耐心回答道:“为了突出正派的伟大,往往要给反派开挂,让他装备大量的好东西,换言之,做反派好啊,有钱有军队,有装备有粮草,要什么有什么,应有尽有,而正派往往穷光蛋一枚,穷得要死,日子过得苦巴巴的,我才不愿意做这样的人。”

  他洋洋得意地吹嘘自己道:“你看我现在手提二十万大军,全火器装备,有十三门巨炮,百门重炮,指哪打哪,我手执屠龙宝刀,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可是按照一般的规律,反派会被正派推翻的哦……”旁边的戴维先生弱弱地提醒他道。

  “相信我,反派在正派的面前,都是死于话多,就象斯诺克一样,他是怎么死的?他之所以死在凯洛伦的手里,就是因为他话多,我才没有那么傻呢!”

  啊啊啊,颜常武一下子扯到了《星战九》的内容去,他看得自己这边炮击得爽翻了天,忍不住绘声绘色地给大伙儿说起了故事:那是大反派斯努克俘获了正派的蕾伊小姐后,没有干脆利落地将她用锁喉术给扼死,反倒在那里夸夸其谈,象个老头一样唠叨,他说得太多了!年轻的伦武士团大师凯洛伦听得耳朵都生了老茧,忍无可忍,默运玄功,点亮死老头身边的激光剑,激光剑一下子就穿透老头的腹腔,再用玄功一动,老头就一分为二了。

  如果斯努克一下子弄死蕾伊,哪还有什么正派的故事?!

  这教导我们,少说废话,多干实事,反正是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真能扯,而且他说得匪夷所思,什么激光剑、伦武士团大家只能听着,脸色诡异,心忖好在他是老大,说什么都是对的,不然真以为他是撞邪了,民间自有良方---米田共去解决他的问题,包保药到病除!

  戴维先生倒不象那些军官们那样想法,他内心甚至有点虚荣心,因为颜常武只有他在身边时才会胡说八道,和他“我我你你”的称呼,其他人等可没有这样的待遇!

  他附和地道:“大反派斯努克的实力很强劲?”

  “当然!”颜常武理所当然地道:“他拥有无畏级战列舰、战列舰,蕾伊那边只有巡洋舰呢!”

  “我们有那么多的大炮,做反派好啊!”戴维先生欣然地道:“敌人没有大炮,我们就是真正的反派!”

  “我们要做合格的反派!”戴维先生信誓旦旦地道:“拒绝多话!”

  他伸直拳头高呼起来,让旁边诸位军官心里暗叹:“果然是一对疯子君臣,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当中有个中尉参谋的目光让戴维先生逮住了,他亲切地问道:“小陈,难道你不想做反派吗?”

  小陈吓了一跳,连忙立正,高声叫做:“报告长官,我要坚决做个反派!”

  戴维先生满意地点头道:“做反派,军队强大,打起来爽啊,落实到你身上,就是有钱,难道你不喜欢有钱吗?”

  “报告长官,我喜欢打炮爽,我喜欢有钱!”小陈毫不含糊地道。

  “那就对了,故事里都是由于反派的话多而被正派翻了盘,但在现实里,正派绝对翻不了盘的,因为我们不会话多!”戴维先生高声下令道:“执行第二套作战方案!”

  压力,给阿颇勒城守军增加更大的压力。

  原本仅仅巨炮与重炮轰击,现在各种武器都用上了。

  伏在胸墙上的狙击枪手睁大了眼睛,只要城上有人一冒头,就将他爆头!

  东南军的线膛枪设计精密,相当可靠,用大量银子喂出来的狙击枪手枪法一流,准确地将敌人点名,送他们归真!

  然后是“没良心炮”发威,一颗颗飞雷炮凌空飞起,当空爆炸,迸飞的铁钉钢珠横扫一大片,让敌人提心吊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吃上一记,要是近距离爆开,震到内伤,以当时的医疗条件,受伤后就是半只脚踏进了地狱。

  没有上装甲掷弹兵,没良心炮依旧造成了对敌人的重大威胁。

  哪怕他们做了相当充足的准备,头顶铁盔,手上盾牌,身上装甲,还在城墙上砌了防爆棚!

  然而飞雷炮是爆破弹,攻击是全方位,更令人头痛的是飞雷炮轨迹难以捉摸,千奇百怪,防不胜防,哪怕同一门炮同一角度打出去,落点也肯定不同!

  枪弹俱下,守军的日子过得艰难,伤亡日益增大。

  他们需要修补被打爆的城墙,而一有行动,就会吃上枪子儿,挨没良心炮轰炸给炸中,惨叫声断不了,时不时有人被炸得坐了“飞机”,从城上飞下来!

  “看,又有人坐飞机了!”一个参谋兴奋地道,“坐飞机”也是来自领袖的名词,当时大伙儿听闻将来会有铁制的大鸟,能够在天上飞,叫做飞机时,都听得一楞一楞的。

  这时颜常武已经摆驾离开,看台高官还有戴维先生与参谋长张家玉,张家玉有更多的机会近着御前听到圣论,他斟酌词语地问道:“领袖经常有此奇谈?让人不明白?”

  戴维先生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不,绝非奇谈,这是将来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