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523节 巨炮轰击

第1523节 巨炮轰击

  /

  “该死的,该死的!”中东地区,奥斯曼帝国西南重镇---阿颇勒城的防守官兵们不知道骂了多少次“该死的”,原本凭借坚城防守的信心象西下的夕阳般不断地下落。

  为了对付华人的进攻,阿颇勒城是双层城墙,外城墙高八米,内城墙十二米,还有高耸的炮楼,建筑得十分坚固,本想用城防去。

  可惜你有坚城,华人有乌尔班大炮!

  不,华人的大炮比起乌尔班大炮更粗、更大和更硬!

  通过不懈的努力与追求,华人们终于达至人生高峰,他们用上了巨炮,!

  在征服1453时,土耳其人使用乌尔班大炮给予君士坦丁堡重大的威胁,今天,轮到华人给当年的土耳其的后代们以巨炮轰击,炸屎他们去!

  一报还一报,报应不爽。

  “已经是第七天了,华人还不进攻?”

  站在阿颇勒最高的炮楼上,主将阿连德望着远方黑压压一大片的军营,疲惫地叹了一口气。

  他有此明悟,如果华人试图恐吓城内守军,那么他们基本上达到了目的。

  华人围城,先是筑起长围和搭建军营,三天就成长围,把不算小的阿颇勒城给围了起来,动作堪称神速。

  军营密密麻麻,一天比一天多的营帐,显示出实力在不断地增强中。

  第二天他们开始修建炮垒,平整土地、修建道路,范围很大,起初土耳其人不明白所以然,但很快就明白过来。

  第三天,头一门巨炮亮相!

  顿时轰动了阿颇勒城,防守的官兵们对城下的敌方巨炮指指点点,但多是无畏者的说法,毕竟乌尔班大炮的威名已经淡化,许多人不知道有乌尔班大炮,高官们知道,但他们不会说。

  第四天,来了三门巨炮。

  第五天,又来多三个巨炮。

  第六天,还是有三门巨炮。

  第七天,再来多三门巨炮。

  如此,足足13炮巨炮全部集中在阿颇勒城的北面围墙,排开来,让居高临下的土耳其人望过去,感觉到蔚为大观的同时,心也在往下沉,极为震惊。

  要是让这十三门巨炮打在自己城墙上,那还得了!

  变量引发质变!

  东南军前敌总指挥戴维先生下令不要开炮,十三门巨炮只是摆在那里,没有开炮,部队也没有进攻。

  给土耳其人吃饱饭闲着没事做,胡思乱想的时间!

  如果你进攻他们,他们白天忙得要命,累到精疲力尽,一沾床就睡着了。

  不去进攻,守军官兵们白天精力用不完,晚上睡觉时辗转反侧,想着城外的巨炮,越想越是怕,第二天起床时顶着一对猫熊眼的人越来越多,心理负担也越来越重!

  终于,第八天的清晨,还是一片静寂,大家享受着清晨的美好光阴时,巨炮轰响!

  “轰!”“轰!”“轰!”……

  雷鸣般的巨响从阿颇勒城的北面传来,十三门巨炮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咆哮!

  仿佛天在震荡,地在颤抖,十三枚重磅炮弹以无可抗拒的力量,重重地砸在了城墙上,墙体摇晃,上面的守军竟然感觉自己成为怒涛里的一叶扁舟,在暴风雨中忽上忽下……

  伴随着轰隆轰隆的巨大响声,被击打的墙体爆裂碎开,墙面上仿佛厚玻璃露出了无数道的错纵深痕,城内人马的惊叫嘶鸣,墙体倒塌轰然声,更是为这出巨炮演奏的死亡交响曲增加了新的音符。

  炮击停止之后,阿连德急忙审视城防遭受的破坏情况,他简直不敢相自己的眼睛。

  数道巨大的可怕的裂隙贯穿了北面城墙,就在刚才剧烈的重击中,成段成段的城墙化为一块块的碎砖碎石。破烂不堪的城墙有如一块烂了大大小小破洞的布,遮掩着城池残缺不全的肢体……。

  有四处地方被炸开了大洞,最大的一个已经把外城贯穿,内外可相望,甚至让旁边的一些守军陷于痴呆状态,他们不能想象为什么自己的城防片刻之间就出现了大破洞?

  东南军没做进攻,忙于装填,准备来第二发。

  巨炮用得爽,装填忒够麻烦。

  相比于东南军绝大部分人的好整以暇般看热闹,阿颇勒城的守军陷于了疯狂状态,他们得修补那可怜的城墙,破洞要用各种能用的东西把它们塞起来,裂隙则用泥浆填补,这种石灰、粘土泥浆打了蛋清下去,颇有粘性,再加入碎石,起到修补的作用。

  一些勇敢的工匠与军人,甚至用吊篮吊着,到各处城墙修补。

  “轰!”“轰!”“轰!”……

  十三门巨炮不紧不慢地打响,速度是每门每一点五小时来一发,每次炮击都如雷神发怒,悍然降下神罚!

  是的,阿颇勒城的守军把华人巨炮的打击称呼为“神罚”!

  他们无法想象怎么会有这么巨型的大炮,而且有足足十三门之多。

  其实不是十三门,而是二十门!

  科技的发展,人类建造出更大和更多的可怕杀人武器,让阿颇勒成为了战争史上体验火药威力最直观和震撼的场所。

  无论对于参战的东南军华人及麾下的皇协军,还是阿颇勒城的守军们,他们都深深地感受到巨炮的威力是那么地无与伦比!

  石弹发出致命的尖啸,将阿颇勒城巨大的石墙砸成碎屑,并慷慨地给附近军民带来绝望和死亡。

  东南军选择了北面城墙,相对于南面城墙,它是薄弱的,有时炮弹摧毁了整段的城墙,有时候是城墙的一部分,有时是一座炮楼,或一段胸墙--没有哪座城墙足够坚固,可以抵御这样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

  世界围城战的景观从此改变--炮弹所经之处,双层城墙分崩离析,守城者目睹此景,无不瞠目结舌,惊惶不知所措。

  守军运用了各种方法减轻炮击的破坏。一种手段是用泥浆和砖灰即时加固、修补受损的城墙,或者用羊毛等软物装填的袋子,甚至贵重的挂毯去填充塌陷的地段。

  但很快地,守军的伤亡直线上升,因为更多的火炮也加入了“合奏”中。

  除了十三门巨炮之外,华人还动用了超过一百门的重炮,这些重炮的口径最少都有24磅,打出的炮弹哪怕是战列舰也能够破防!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