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486节 伏击之土耳其人雄起

第1486节 伏击之土耳其人雄起

  贺蓝使用的是那种大口径炮筒式望远镜,这种望远镜十分bt,它们的口径粗到比你大腿还要大,望得远,看得真,乃东南军高级军官们的至爱,并有向中级军官蔓延的趋势,这是陆军的事,在军舰上大大小小的军舰早就普及了,而且一个赛一个地粗壮,如同大炮那样,比的是谁更粗、更大和更硬!

  反正军官们一向吹嘘自己的家伙行,后来监察部发现实在太过分了,陆军里连尉官都装备上了,还怎么机动打仗,要知道部队机动时连本口袋书都得扔了!

  监察部明文作出明文规定,对哪一级军官能用什么装备管起来,这才把这股歪风给刹住,但对于军舰上的炮筒式望远镜根本管不起来,照样是那么地粗壮,在战列舰上观察时甲板上十几部大型炮筒望远镜一字铺开来观察敌情,简直有如战列舰上的巨炮一样壮观。

  你不给海军装备,海军官兵们自行采购大望远镜,而出产这种望远镜的公司属于东南国的大型军工联合体,其后台老板正是颜常武的某个妃子,你怎么能够禁得起来!

  禁大炮筒望远镜,陆军还能有影响机动力的借口,海军还真的找不出借口来禁止。

  一件看似小事,实际上反映出东风压倒了西风,在以前,中国有琉璃但没玻璃,那些红毛番运送玻璃到中国来赚到大钱,前明那些自高自大的衣服上绣有禽兽的官员们根本不当一回事,任由红毛番赚钱,反正中国单是出口瓷器茶叶和丝绸足以吊打红毛番。

  红毛番说起来真要感谢那些官员们曾给过他们一个美好的时光,因为东南国建立后,勤奋的华人们在各个方面发力,他们完成了技术突破,华人不承认红毛番的专利把红毛番原本还有市场的玻璃、钟表等做成白菜价,彻底普及!

  钟表在以前是贵重的,现在华人连小兵手里都有怀表了,更不用说军官。

  以前红毛番珍而重之的玻璃望远镜在华人那里早就沦为儿童用的玩具,军队里用的望远镜则往粗大硬发展,如今贺蓝手里就是一个海军式望远镜,看得毕真,他距离缅甸人大概有十里,但见得缅甸人的阵地前烟雾弥漫,那是缅甸兵开枪奋力接战,他们火力很猛,排枪打得也很准,每每传来一阵枪声,就见到汹涌而来的土耳其骑兵在他们战线上止步,战马纷纷倒下。

  望远镜清晰地观察到缅甸人阵线上死马堆积,那些在一片狼藉中爬起来的土耳其人都被缅甸兵开枪射杀,泼雨般的弹丸以精准的射击让土耳其人很快就步了倒地战马后尘,也纷纷仆倒在地。

  死伤的骑兵太多了,尤其当突破不了时,一些骑兵聚集的地方,更是遭遇了霰弹炮的洗礼,让骑兵们勒马而退,马群渐渐如洪水改道一样开始分流,骁勇的骑兵还绕着缅甸人阵地往里放箭,许多骑兵则游离于缅甸人主要火力之外,即便如此,缅甸兵的线膛枪也让他们如同秋风扫落叶般不断地落地零!

  “缅甸人有种,看来我们都不用派援兵了!”另一个将军张鼐骑马过来道。

  张鼐,亦是李闯余众,为李自成从孩儿兵里提拨,收为义子,屡立战功,李自成入帝京,张鼐被封为义侯,后随李自成败退湖北,自成于九宫山蒙难后,张鼐随众入新明,其为人低调,与贺蓝相得,合作拍硬档。

  “不得,得准备援兵,我亲自去救援!”贺蓝说道。

  顺着他的手指处,张鼐用大望远镜看清了敌情,连连点头道:“不错,还是我去吧,你是主将,不可轻动。”

  贺蓝也不坚持,说道:“好吧!”

  于是张鼐赶快去召集了人马,没有动用骑兵而是用上了二千步兵,带着他们跑步前进,赶往缅甸人的位置,那里的战斗呈白热化状态了。

  土耳其骑兵进军确实不利,但随着主将哈米特帕夏的到来,士气复振,且帕夏的军纪严明,诸人皆服,于是听从号令,重组攻势,决心不怕牺牲,拿下面前的那些皇协军!

  哈米特帕夏留着两撇漂亮的小胡子,头戴高级军官的高筒羔羊帽,这种羊帽是用土耳其特有的安卡拉羊的细毛所编,叫做马海毛,早在圣经时代就有所记载,在《出埃及记》一书中提到在犹太人的礼拜堂,祭坛上覆盖的纱幕和窗子的窗帘就是纯马海毛的精致制品。

  安哥拉山羊最适宜的生长地区为海拔500---1000米的山丘,以灌木的嫩芽和树叶为饲料,所以这种山羊只能栖息在高山灌木地带,不能在草原上放牧,且未完全摆脱山羊的野性,过着自由自在的流动生活。

  由于野生天然状态,毛质极好,价比黄金,用来制作的高筒帽,乃是土耳其人非富即贵的标配。

  帕夏卖相不错,显赫的军装显露出身体结实,他配戴的弯刀鞘上更是镶满宝石,让他格外醒目,所到之处人人冲着他欢呼。

  见军心可用,哈米特帕夏着他的亲兵们举着数面大纛,乃是土耳其的军旗和宗教旗帜,花花绿绿的,随着旗帜引领,马群开始跑起来,铁甲骑士在马背上起伏,马蹄将地上的尘埃溅起、席卷上天,很快就呈半边云状态,加上铁蹄的轰鸣犹如闷雷,声势颇大。

  但见得从道路右侧,摆开冲来了大批土耳其骑兵,宽阔的横面,对缅甸人形成了兵力优势,气势有压倒性的优势!

  这才是真正的考验到来,缅甸旅吴昂基旅长着急地整顿队伍,让军官们检查弹药,下令道:“唯有死战,敢退者斩!”

  可见到那些矮个子的缅甸军官们目露凶光,狠狠地斥责士兵们,让他们整顿队伍、补充弹药、继续挖沟,动作稍慢就是皮鞭殴打和皮鞋踢过去!

  东南军军官们是穿皮鞋的,天冷穿皮鞋,天热穿皮凉鞋,很冷时穿皮靴,皇协军的军官们也不例外,所以士兵们说“穿皮鞋的”意指军官,大头皮鞋坚硬,踢人很疼,但士兵们默默地忍受着,部署到位。

  换作是东南军,体罚渐渐少见,能够用更多的手段去处罚士兵,而皇协军中体罚却方兴未艾,十分流行,你想禁止也禁止不得,比如说让阿三中的那些刹帝利不去打人,简直不可想象,因为现时阿三的人口结构是一千万人加上九千万的牲畜,既然是牲畜,哪能不打呢。

  体罚十分有用,至少让士兵们赶快到位,他们眼中喷火,手扣板机,只等着用火枪把自己怒火倾泻到土耳其人的身上。

  即将如愿,对面的土耳其人逼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