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485节 伏击之缅兵绝不后退

第1485节 伏击之缅兵绝不后退

  为了银元,何惜此身给华人卖命。

  成为皇协军,没仗打的时候,待遇是减半的,而且不停地训练。

  等到开战,待遇翻倍,同时还有一些补助,但待遇肯定比不上东南军正军。

  缅甸人想赚钱,就得靠打仗,东南军军费充足,财大气粗,舍得给钱,对敌人人头是明码标价,同头同酬,就是华人杀一个敌人士兵得五个银元,另外五个银元归长官们来分,而缅甸人也是如此,他们拿到一个人头,就有五个银元,长官们分另外五个银元,绝不克扣人头费,给得痛快,拿得开心!

  奖励的银元归华人军官支付,缅军军官们不得克扣,如果他们违反军纪,就被t走,所以缅军军官们也都非常地珍惜在东南国皇协军的机会,不会轻易触犯军纪,因此缅甸兵对于东南国相当信服,让他们喊颜常武万岁,他们绝对是扯高了嗓子来叫,不含糊。

  其实说什么,缅兵并不是很懂,他们的文盲居多,但他们知道颜常武是财神爷,他们也信华人的财神爷。

  已经知晓银元威力的缅甸人绝不轻易退许,他们独立作战,以免被华人抢走银元。

  见到缅甸人闻战而喜的样子,华人军官们相视苦笑,“没法子,只能在这里打到底了。”

  军官们并没有否定缅甸人的作战计划,那是因为向前军靠拢是之间还有一段距离,只怕还没到前军,敌人就已经杀来,能够突出重围,尚是未知之数,或许留在此地更有胜算。

  硬刚敌人,绝不是光凭决心就能取得胜利,依靠的是以前的训练,手里拿着的枪炮,还靠军工!

  缅甸人疯狂地肝了起来,挖沟!

  他们使尽了吃奶的力气,用行军铲和十字镐、锄头在拼命地挖沟,挖出来的泥则垒护墙。

  军工作业是华人军队的光荣传统,它能够极大地增强信心---你面前有条拒敌的沟沟,会挡着敌人的前路,让他们的马匹减速,而挖墙则让你有了更多的保护,让你开枪打得更顺溜,作用之大,当发扬光大,让它永不褪色,不仅是华人,皇协军也学到了手。

  除了一些军官和线膛兵枪手之外,超过了百分之八十的官兵都在挖掘,如同土拨鼠在拼命速度之快,要不是真眼所见,简直不能相信。

  敌人距离二千米时,他们挖出了一条浅浅的沟;

  距离一千米,他们挖到了膝盖;

  距离五百米,他们挖到了腰;

  不是吃稀饭的,当初军营集训时甚至有过挖沟大比武,被评为挖沟能手的缅兵有不算小钱钱的十枚银元奖励,一下子就得到半年工资,且只讲笨力气,技巧不多,更不论天赋,缅兵们很是花了一些功夫去挖沟,如今就派上用场,说不定会保他们一命。

  当距离三百米时,前面的士兵停止了挖掘,但后面的士兵依旧不断地挖掘。

  线膛枪手开火了!

  他们讲究精度,所以不能挖沟以免手抖,至于其余的缅兵则是滑膛枪手,把敌人放近距离来打,对精度要求相对不高。

  三百多名的线膛枪手举起了精制的前装线膛枪,稳稳地瞄准着,随着军官的一声令下,火枪齐射。

  烟雾升腾中,打得很准,几乎没有放空枪,初时还见中弹的大马似乎不受影响,继续奔跑,跑得四蹄生烟,马尾成了直线,显示出一流好马的良好品质。

  跑着跑着,就轰然倒地。

  全速奔跑的大马轰然倒下,飞沙走石,声势惊人,哪怕是土耳其的大军奔涌,也有承受着不菲的损失。

  大马本来不容易被打倒,奈何吃到的弹丸是达姆弹!

  有进无退!

  土耳其骑兵们伏低了身体,降低自身中弹面积,拼命地打马飞奔,身旁不断地有同袍倒下。

  耳边听着对面的枪声不断,那些包头佬咬牙切齿,想的是杀到黄皮猴子面前,用弯刀狠狠地劈开他们的脑壳,让他们血浆迸飞,方能消心头之火。

  接近了,五十米!

  强健骑兵在古代相当于坦克,冲击力非同小可,大地都震撼起来,马蹄声震耳欲聋,杀气冲天!

  这批骑兵归由哈米特帕夏统领,他由克里米亚前线转来,那里有乌克兰大草原,正是骑兵用武之地,土耳其与俄国人肝,与哥萨克战斗,可想而知哈米特帕夏的能耐,他的骑兵威势惊人,一般敌人遇上他们,往往不战自溃,他也无往而不利,胜率不低。

  初上阵的缅甸新兵面临着神经上极大的压力,有的人脚颤抖,甚至有人身上散发出异味,毕竟他们有些人仅仅是少年兵而已,还没见过世面。

  但他们无人敢逃,只能咬紧牙关,并紧腿,苦苦地忍耐着。

  军纪严酷,敢逃者斩,九族家人尽皆流放!

  在他们加入皇协军之后,他们留在国内的家人都被登记在册,只要他们在外有一个行差踏错,除了个人要受苦之外,家人也不能幸免。

  顶过去,就是银元,顶不过,全家吃灰!

  所以,绝不后退!

  土耳其人即将杀到,一些骑兵们甚至伸直了身体准备挥刀来个大块朵颐,然后枪声大作,爆炸声响亮,还有炮声轰隆。

  缅甸军中有华人炮兵带了十二门6磅行军炮发射霰弹!

  装甲掷弹兵手投黑火药炸弹!

  滑膛枪齐射!

  连轰带炸,弹丸肆虐,怪啸着横飞,打得土耳其骑兵阵势一下子支离破碎,能够冲到缅兵面前的骑兵寥寥无几,然后迎接他们的是一垛矮墙和一把把铮亮的三棱枪刺。

  马匹飞奔过墙,吃到枪刺,余劲衰落,无法突破。

  很快地,土耳其骑兵绕着缅兵形成的圆阵环行,往里面射箭。

  马上还是弓箭来得爽,也有一些土耳其在马上点燃了小炸弹往华人堆中丢去,但用枪的土耳其人木有。

  缅兵序列成型,往外围不停地喷烟吐火,他们顶住了敌人的进攻!

  且说华人中军主将贺蓝看到了敌人突袭,他让他的参谋长收拢部队,他则赶到了前方,找了块高地,举起望远镜看去,只是第一眼就使得他的脸色变得煞白,他在以前指挥过大部队作战,经验充足,眼前的景象更没有容人误会的可能的。

  “该死的包头佬,他们真会找,主力首先突击缅甸兵!”贺蓝很是不爽,要是缅甸兵都让包头佬给宰了,会让他丢脸嘀。

  中军正在整顿中,派不出援兵。

  不过看了一会儿,贺蓝脸上露出了笑容:“嘿嘿,缅甸的小伙子们打得不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