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413节 我愿干了这碗恒河水

第1413节 我愿干了这碗恒河水

  “为什么?”颜煜好奇地问道。

  他准备把这头肥猪带回东南国示众,来个献俘阙下,展示给他老娘看看:她的儿子长大了,做起大事来了。

  肥猪是个很好的战利品,让世人知道他颜二少的厉害!

  只是罗思进的话让他不淡定,听罗思进说道:“尤利·卡西姆愿意出五百万中华银元的价码赎回他自己!”

  又一个五百万中华银元!

  啧啧啧!作为一个巨大帝国的二王子,颜煜也是个食过夜粥的人,不禁发出了啧啧声。

  他怀疑地问道:“肥猪别是把这府里的东西也算进去吧,这已经是我们的了!”

  “不会!”罗思进笃定地道:“他是从外面调来的财富,五百万银元。”

  他与肥猪讨价还价,最终以五百万银元成交。

  “真是头超级大肥猪!”颜煜用上了“超级”两个字,惊叹道:“他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多的财富。”

  前后他付出了一千万银元,堪称为“富可敌国”。

  罗思进耸耸肩道:“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他,他说他家统治亚格拉城已历二十一世,达六百二十五年!”

  原来如此!

  六百多年的光阴,一代代的积蓄,积累到一千万中华银元还真有可能。

  事实上,在东南军没到时,东南亚有大量的印度人到来贸易,东南亚物资丰富,贸易旺盛,印度人这么能吹,擅长贸易,吹来了极多的黄金白银。

  尤利·卡西姆的家族因扼德里进出的门户,从中抽水,收获不小,加上其家代代经营地方,贱民们交纳地里出产的八成给地主,贱民们食素又一日一餐,你要是个城主你想不富都难!

  虽说上层过着奢侈的生活,但所有的印度人都有聚敛金银的习惯,因此尤利·卡西姆敢出五百万银元自赎。

  “他既然被俘,我们如何取信外面的人呢?”颜煜想到一个问题道。

  “说得好!”罗思进赞赏道:“他教给我们去那间屋子……取出了这枚家主戒指。”

  罗思进亮出一枚鸽子蛋大的红宝石戒指,红宝石似鸽血,极为亮丽。

  这枚戒指隐藏屋内的隐蔽处,不经指点根本找不出来。

  这是家主戒指,代代相传,只有家主才知道下落,府内的人逃跑时也没有带走它。

  颜煜玩弄着这枚戒指,感慨道:“我愿干了这碗恒河水!”

  “来世还做印度人!”罗思进会意地加多一句道:“做印度人的城主!”

  “对!”颜煜连连点头。

  尤利·卡西姆家族的统治期长达六百多年,可见其阶级固化到了什么程度!

  在中国,进入封建成熟时期,一个王朝的寿命不会超过三百年,就会改朝换代,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昔日的公子王孙,要不死掉,要不沦为百姓。

  看来印度有可取之处,前提是你不能成为贱民,你得作印度的王公、土邦主、城主,贱民们倒也不是拥护你的统治,而是不反抗你,幻想着他们来世成为你。

  来世,你的子孙还是王公、土邦主、城主,贱民们还是贱民!

  阿三的阶级固化到可怕的地步,有的家族居然上千年的历史,一直是社会的上层,主要就是三哥大神教让人信来世,不反抗,要是反抗了,来世就会降阶级,于是阶级固化下的印度,最底层女孩子长得再美也只能是个掏粪工!

  阿三的阶层极难跨越,千百年来一个种姓制就把人分为三六九等,是世界上最典型最森严的等级制度,规定了王公、土邦主、城主的后代照样是王公、土邦主、城主,而贱民的后代永远是贱民!

  千百年来,大家族几乎没有变化,就算有,也是家族内部的争斗,很少发生战争兼并,更没有什么“下克上”的现象。

  绿教的莫卧儿帝国建立后,发现种姓制这套制度真不错,极有利于他们的统治,于是他们不去触动三哥的王公、土邦主、城主的利益,而是与他们共治天下,共同维护这套制度。

  各大家族统治印度绵长,实在令人羡慕啊,不过投胎是门技术活,颜煜也不多想,他只想好好地过完这一世,这是一个中国人的标准思维。

  随手把戒指扔还给罗思进,颜煜说道:“你全权处理!”

  “是,长官!”罗思进应允道。

  五百万银元很不错,战利品---亚格拉更诱人。

  东南军自城东进城,其余三个方向的城门不作限制,于是该城军民从城西北南三门逃跑,虽被他们卷走了一些细软,但被东南军从城内各处缴获了至少达到八百万银元的黄金白银和珠宝这类的硬通货,加上之前的五百五十万银元,让东南军有种老鼠跌进米缸里的感觉。

  多年来稳定统治所积累的巨大财富,一夜之间沦为了东南军囊中之物。

  城内抵抗微弱,东南军损失很小,不到一百人战死,战果也小,杀了上千人而已,嗯,还有一万贱民,他们不是人,东南军入乡随俗得太容易,这些人也不统计入内。

  除了硬通货,还有海量的粮食、货物,中国有“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描写,但与印度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

  中国和平时期,农众至少每天有两餐可吃,逢年过节还有肉吃,而在印度,民众长年累月每天只吃一餐,每餐都是食素,想想印席富人对穷人的剥削率,到了何等天人共愤的地步。

  富人的天堂啊!

  如果我能成为印度高种姓的富人,我愿干了这碗恒河水!

  搁在中国这样欺负人,农民会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来发动起义,就连倭国百姓也会来个“一揆”,用刀剑和拳头来教会当权者别太得意忘形,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亚格拉城的贱民们交上了好运,东南军缴获这么多的非金银,认为焚毁不利,浪费可耻,于是就开仓放粮,把粮食与物资分发给平民、贫民与贱民!

  天下掉馅饼,这是亚格拉城的大喜之日,民众踊跃前来领取,喜不自禁。

  看到他们开心的样子,你不要开心,他们不会感谢你的,他们感谢的是他们的神!

  夺取了亚格拉城,东南军的参谋长张家玉是打老仗的老兵了,不顾军队疲劳,驱动大军,继续前进。

  随行的只有一个俘虏,那就是尤利·卡西姆,他已经陷入了神经兮兮地状态中,不时地傻笑、流口水,喃喃地道:“我有一千万银元,我有二千万银元,我要回家了!回家了!”

  他从原本肥胖如猪的体态一下子瘦掉十斤!想想十斤猪肉有多大的份量?

  真是减肥成功啊,羡慕一个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