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380节 占地为王

第1380节 占地为王

  抵抗的人都被当场射倒,明军队形严实,互相掩护,部族人在远处挨枪击,近战先被枪刺敌住,然后吃上枪子儿。

  明军装备精良,组织严密,一路冲杀,部族人都是个死。

  在军官的授意下,牧仁与几个会蒙语的士兵高呼道:“放下武器到路边去,投降者免死!”

  鲜血让部族人清醒过来,越来越多的人放下了手上的弓刀,按照明军的吩咐,然后被集中起来。

  他们将不会死去,成为奴隶,为中华建设添砖加瓦。

  中国人向来中庸,不走极端,即使是奴隶,也给予出路,将在服役十五年后得到赦免,获得自由。

  突地,一个部族中年人冲着牧仁大声嚷嚷道:“胡和鲁,你这个叛徒!你这个懦夫!”

  原来他认出了牧仁,胡和鲁是牧仁的姓名!

  他大声喊叫,大骂不止,牧仁一言不发,旁边他的战友们却受不了了,有人向着那个中年人端起了枪,被牧仁把枪口压了下去。

  “啪!”的一声,中年人嘴角处吃到一鞭,不得不停了下来。

  军官出手,让那人收声,用蒙语斥责他道:“就是这个人绕了你一命,否则你就是个死字!你还不感谢他!”

  那人征征地看着军官,听他说道:“你们都是蠢才,不是我们惹你们,而是你们自寻死路,怨不得我们!”

  军官拍拍牧仁的肩头道:“你现在是大明军人,大明军人!前事一笔勾消,不要放在心上!”

  “是,长官!”牧仁双腿一并,行个军礼,大声道:“我是大明军人,一切行动听指挥!”

  军官点点头,满意地离开。

  牧仁放松下来,长长地出了口气。

  说是前事一笔勾消,不要放在心上,这哪能说做就能做得到的。

  一直以来,自觉对同族同胞们犯下滔天罪行的他内心深处有着深深的内疚,在午夜轮回时让他做恶梦,睡不着觉。

  有时他想反戈一击,有时想自杀了事。

  之所以一直没有采取行动,继续服从命令,是因为军队对他、对他的家庭实在是太好了!

  没有打骂,嘘塞问暖,津贴、奖金没有克扣,家庭门外一个“军人之家”的标志贴上去,地方官员客气,买东西便宜,逢年过节军队都有关照。

  比起以前在部族里还要好过许多!

  当然高到朝廷的上位者,低到象他这样的人都没想到的是东南王实行的政策让北方少了许多的麻烦。

  东南王收取部族骑士加入军队,归化的效果好过以文官管辖部族。

  相比于有更高文化的文官,军官更服从听话,东南王让他们好好对待部族归化者,他们就不折不扣地执行。

  现在两中华的低级军官都是读过四年军校出身的,四年光阴能够改变许多人的思想,军官们深受东南王思想的熏陶教育,也达到了东南王对他们的期望。

  历代王朝,不乏外族归化,成功的不少,有问题的多多。

  文官们高傲,看不起外族,下边的小吏谄上压下,这种事情哪里会少得了!

  蛮夷入明,这是他们前世修来的福份,要做牛做马才能报答。

  有这种思想的文官实在不少,相比之下,军人们的思想更单纯,既然东南王下达了军令,就执行了事。

  肯定有军官看不起蛮夷,但这可是军令!

  所以牧仁找不到什么借口来反水,唯有一条道路黑到底,死心塌地地跟随明军肝下去,升任士官,考取军校,担任军官,成为大明对北方战事的马前卒!

  后人研究新明军史,对于部族归化事宜有一个惊人的发现。

  归化部族从军,没有一个人造反的!

  相当不错,比起大明军队还好得多,大明军队还有人造反,而归化部族无人造反。

  东南国也无人造反,由此得出结论,大明军人素质最差!

  ……

  西拉木伦河河边的战斗是无数战斗中的微不足道的一幕,它太小了,甚至于部队的值星官也只是简单地记下了一笔。

  可是这样的战斗多了,已经改变了北方的形势,明军今年出塞,原本计划是建设六座受降城,控制地域是长城以北三百里地。

  然而进展神速,年底已经把前进基地推进到西拉木伦河的南岸,形势一片大好!

  河流是很好的,凭河而守,引河水入渠,能做大农业,肝出大事业来!

  征虏大将军甘辉坐镇中军,他智珠远照,胜券在握,作出大胆决定:明年初,待到道路好起来后,军队大举北进,沿西拉木伦河两岸边连筑五城,过河一百里地,勒石记录,是为我大明疆域!

  制曰:“大明领土一寸不可丢失,失土者皆斩!”

  这是东南王下达的敕令,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大明领土在经过多年的沉寂后,终于开疆拓土了。

  一直以来,大明朝虽说对北方长城以北的部族有名义上的宗主权,实际上根本管辖不到他们,除了东北地之外,明朝政令不出长城北。

  向北开拓六百里,如果将来稳妥,继续推进,万世之业也!

  已经清楚了这层关系,军队上上下下齐心协力,一团火热。

  顶层能青史留名,上层可以加官进爵,下层则是银元多多,各有好处。

  不趁着开国之君在位时多肝一些,更待何时!

  也只有开国之时,力量最为强大,精神焕发,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奋力开拓。

  将来那些君主们是长于深宫妇人之后,有何作为。

  所以,哪怕是天寒地冻,不琯逢年过节,明军依旧出击不缀。

  他们先大队出动,护送大量的补给,远出一个地方,安顿下来,即时向四面八方出击,真的是不畏寒冷,不怕牺牲,生命不息,肝个不停!

  攻击的半径有百里地,范围内所有的部族,要不投降,要不就是个死字。

  当中有着大量的带路党,他们引领明军到达那些部族的过冬地,不一定是他们去过,但他们会判断部族拿什么地方做过冬地。

  一旦发现,一拥而入,可怜部族没了战马的机动力,哪里逃得掉。

  军队如同扫帚,将敌人一扫而空。

  这样一来,原本新筑的长城外宣德六城,竟成为了大后方,大明的力量一跃推进到了西拉木伦河。

  第二年的下半年,归顺的大明科尔沁骑兵军趾高气扬地进入了科尔沁大草原,北出长城一千二百里!

  大明开拓土地的力度,前所未见,一如东南国,时人评论东南王无所不能,到哪都能占地为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