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377节 只恨卖队友无门!

第1377节 只恨卖队友无门!

  很快他们就不呆了,拨刀加入了战团中。

  片刻间,野花被纷乱的马蹄踩个稀烂,刚才一团和气的情景无复存在,兄弟相称的两边变成了狠狠砍杀的仇敌,杀得雪亮的刀光闪烁,箭矢怪啸地在空中飞过。

  血肉横飞,尸体沉重地掉落地上,这是他们故乡的土地,不知道多少代族人曾在这里过冬,如今他们子孙的热血洒遍,来年湖边野花必将灿烂!

  ……

  科尔沁骑兵军的营地,官兵们正在吃着早餐。

  长着四个轮子的行军炊事车上小烟囱在冒着烟,散发出浓郁的肉粥香味。

  伙食不错,加了干菜的肉粥、炸油饼油条和烤面包,餐后再灌满两壶茶水,还提供咖啡!今天能精神抖擞地肝起来。

  在往时,绝没有这么好的享受,草原上生存不易,许多人每天为生活奔波,都吃不饱。

  就算吃得饱,也经常拉不出,几天下来,身体很是难受。

  部族人吃肉居多,有时吃吃麦饼,缺乏维生素与植物纤维,他们以游牧为生,不会种菜,所以茶叶非常有必要。

  但是茶叶的来源非常不可靠,出产茶叶的中原王朝以茶叶作为武器,不时来一下毛衣战,停止茶叶输出,于是游牧民族就拉不出来。

  有茶喝就拉得出,没茶喝就杀不出的日子太难受了。

  有时之所以侵犯中原,是迫不得已的,都拉不出来了,还不去抢点茶叶,身体受不了。

  就算双边贸易正常,明人中的那些奸商,拿的是烂茶渣去做生意,口感很差,更糟糕的是经常烂茶渣也供应不足。

  上层时时有茶喝,苦的是部族的下层,他们不得不寻找一些野菜来吃,对于现代化社会,野菜是上品,越野越好,而当时的部族吃野菜,苦涩无比,刺喉难以下咽,这样的生活并不少见,哪怕科尔沁部族实力较强也照样有许多人喝不到茶。

  如今好了,加入了明军,茶叶属于军用口粮中的一部分,必给的,而且质量不差,喝起来爽口!

  骑兵军中许多年轻人,在明军的带动下,赶时髦喝起了咖啡!

  这是一种新奇的饮料,年轻人喜欢加糖或者炼乳,觉得滋味很好,也很提神。

  他们不知道的是年长一些的科尔沁人,看到他们大块地往咖啡里丢糖,心里就发出了感慨。

  现在的孩子真幸福!

  雪白的块糖现在想用就用,但在以前,想弄块糖来都不容易!

  草原上什么都缺,去抢,则要付出人命代价。

  许多科尔沁人变成了烟鬼,闲下来时就来吞云吐雾,而以前抽烟的人少之又少,根本不知道香烟是什么。

  军队搞错了,他们发给军人的口粮中居然有香烟,免费给的!

  那种加了海棉的“过滤嘴”香烟是不要白不要,这不是鼓励大家成烟鬼吗,天哪,仿佛在一夜之间,科尔沁人统统变成了烟鬼,抽烟抽得不亦乐乎,一天不由就觉得慌得很。

  有的家伙暗地里嘀咕说:“明人阴谋不小,如果我们与他们闹翻,到时他们中断了香烟供应,我们不用打,就会向他们投降!”

  与明军说起来,哦,原来是明军特色,明军中的海军有酒喝,陆军不能喝酒,以致于陆军很有意见。

  争执的结果,陆军得到了免费的香烟供应!

  海军是不能抽烟的,因为他们的木头船上不能用明火!

  一个抽烟一个喝酒,大家打成平手,心满意足,不再说长官们偏心。

  发下了当天的口粮:锡制的小罐里装有炼乳,配上一袋袋的饼干,还有果酱与干肉,一些科尔沁年轻人欢呼起来。

  有巧克力饼干!

  这种饼干用了面粉、奶油、糖还有可可来制作,味道可口,非常受欢迎。

  东南国大量种植起可可,在东南国,可可制品很便宜,但在内陆,这种饼干还是很昂贵的

  伙食很好,工资不错,最重要的是很难死!

  火力强,装备精良,还有妥善的军医院,这样的战争,打起来就是一个爽字。

  如今,对于首领罗布丹珠投靠异族的抱怨早就不翼而飞,大伙儿说的是:“早说有这么好的食用,我们就降了!”

  而明军大笑道:“这是东南王殿下上台后才有的,以前想都不别想!”

  帅帐里,长官们也在吃着早餐,他们的正餐与士兵一致,并不是说他们提供官兵一致,而是供应就是这么好!

  当然,作为长官,还是有不同的,那就是他们有水果供应,别看是苹果,在草原上是很难得,这是对军官的优待。

  曾英用他的体已茶叶泡给大家喝,喝过都说好。

  大家正在品茗,享受着出发前的闲暇时光,值星官进帐来禀报道:“西北方的湖岸边升起了大股的浓烟!”

  “噢,是怎么一回事?”军官们三下五除二肝完伙食,涌出帐篷看个究竟。

  果然,大湖前方西北处有大股大股的浓烟升起来。

  距离尚远,用望远镜看不清楚。

  有人说:“部族正在烧营地?”

  而曾英看了一下道:“让部队赶快集合,火速进兵!”

  见到大家不解的眼光,曾英解释道:“很可能两个部族在火并,快去,有好处!”

  大家半信半疑,立即拨营前进,经过个把小时的行军,到达烟起处,发现那里伏尸累累,土默特部族骑兵与察哈尔部族骑兵肝得热火朝天,居然不知道科尔沁骑兵军的到来。

  科尔沁人大喜,立即对交战的双方展开猛烈的侧击,将他们一窝端掉。

  他们如海潮般汹涌出击,首先就把当面之敌给淹没掉,刀砍枪刺,棒打棍敲,刹那间在就让那些部族骑兵尽数战死。

  两部族骑兵这才醒悟过来,不约而同地舍了对方,冲过来与科尔沁人交战。

  可是他们本来水平就不如科尔沁人,之前的战斗更让他们精疲力尽,交手不到十分钟,两部族骑兵被杀得简直无还手之务,一片接一片地倒下地。

  眼见情况不妙,急忙调过马头,亡命飞逃。

  相跑也不容易,科尔沁骑兵蓄锐而来,突击前换马,马力十足,追斩甚急。

  夹起尾巴狂奔的土默特部族首领乌恩其心中百感交集,只恨卖队友无门!

  他的部属死伤大半,缺乏足够的筹码,不能与明军讲价,又没能拿到察哈尔部族首领朝力泰的人头,没有扎实的投名状。

  都怪朝力泰,他为什么就不能够伸长脖子让乌恩其砍啊,这回连投降都没有了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