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376节 早防着你了,兄弟!

第1376节 早防着你了,兄弟!

  科尔沁骑兵鸟枪换炮,装备更上一个新台阶,杀得更快。

  军心稳定,四处出击,他们熟悉部族战法,马匹又多,实力雄厚,精神百倍,让各个部族尝到了苦头!

  马力强劲,能够连续作战,其他部族望尘莫及。

  因为科尔沁骑兵军的马匹吃的是花生饼与豆粕,还有上好的流着油的牧草,或者干脆直接上粮食,黄豆、高梁、小米都喂,明国供得起啊!

  马是奔跑的动物,有足够营养时,它们跑得更快,更持久。

  科尔沁骑兵四处出击,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象一台疯狂的收割地,积极收割人命。

  草原碧绿,海子湛蓝,宽广似无边,湖岸边的丘陵迤逦。

  “杀啊!”大队科尔沁骑兵沿着湖岸追杀着土默特部族骑兵,土默特人数不少,也非常勇猛,但是甫一交手,就被砍杀了一大堆人,好象被切菜斩瓜一般。

  赶快开溜,然后被科尔沁骑兵衔尾追杀,沿路尸体累累,死的都是土默特人。

  正追得欢的时候,前方出现了大片的芦苇,突地,在前队的曾英扬起了手,身边的号手吹号,大军就象一部机器般地停止了前进。

  曾英亲自指挥科尔沁骑兵军的前锋,他们都听他的话。

  在中军的罗布丹珠策马上前,询问情况,曾英笑道:“敌人退却忙而不乱,明显有诈,我敢说前方有埋伏!”

  “参谋长既说他们有埋伏,就肯定有埋伏!”罗布丹珠一锤定音,他望望前方的密集的芦苇丛,微叹了一口气道:“撤!”

  “通知撤兵!”曾英说道,于是大军调转马头,撤离芦苇丛。

  他微觉遗憾,要是给他做决定,那他会派出小股骑兵给芦苇来场火,让伏兵乐呵乐呵。

  这是无所不用其极,此乃兵家所为,罗布丹珠也不傻,但是他还有一点底线,那就是对于自然山川不想搞破坏,真要是烧了芦苇,对于信佛的他会造多少的杀孽,他不想这样做。

  曾英尊重罗布丹珠,没多说什么。

  两人虽是身份相差十万八千里,一个是大明文人出身,文武双全,根深苗红,傲气十足,另一个则是漠南部族大酋,如坐井观天般有天大地大我最大的狂妄,却是相逢贵相知,

  而在芦苇丛中透过重重遮掩望出去的土默特部族及察哈尔部族骑兵,遗憾无比。

  他们设伏,想重创科尔沁部族的愿望落空。

  如今他们感觉到压力,因为这里水草丰茂,一些湖岸倾斜,不易积雪,冬天有救命的牧草,正是部族的过冬地!

  科尔沁骑兵军极为可恶,他们对漠南各部族知根,就象饿狼一般扑向猎物,他们也到达了此间,对在此准备过冬的土默特部族及察哈尔部族形成了巨大的威胁!

  凶残的科尔沁骑兵军会尽杀部族的妇孺与牲畜,他们已经疯了,什么都做得出来,认贼作父,对待同族简直有如世仇般不共戴天。

  糟糕的是部族无法对科尔沁部族施以同样的报复,科尔沁部族族人与牲畜已经搬进了长城南方,得到了明军的保护。

  如果一年前有人预言漠南有部族与明军亲如一家,简直荒天下之大谬,可这是事实。

  最新的消息是科尔沁骑兵军重创了喀喇沁部族,消灭了该族二万多族人,十几万牲畜被他们抢走,可谓是损失非常大。

  夜幕下,星星点点的营火,似带着悲怆。

  幔帐内,一群愁眉苦脸的首领、头人们正在商议如何应付这种危险局面。

  土默特部族首领乌恩其是个英俊的汉子,眼下他却眉头紧锁,不耐烦地道:“大家说吧!”

  “要是我来说,我们立即集结所有的力量,向那些叛徒发动决死的战斗,击溃他们!”一个全副武装的头人雄纠纠气昂昂地道。

  另一个头人无精打采地道:“好主意,喀喇沁人试过了,是他们被击溃了!”

  “喀喇沁人比我们的力量还要强大,你去试试吧!”又一个头人悲观地道。

  再有一人补刀道:“叛徒与明军合流,他们可耻地背弃了狼神,但是,他们得到了明军的火力掩护!”

  明军善守,科尔沁骑兵善攻,双方合作,天下无敌!

  当部族向科尔沁骑兵进军时,临阵斗兵皆阵列于前,明军首先使用火枪和火炮联合兵力打乱了部族的部署,挫折了部族的锐气,然后科尔沁骑兵再出动,即能大破部族军,无往而不利。

  还能怎么办?

  乌恩其后悔了,召他们会商,他们尽出馊主意,没什么建设性的好主意,说着说着大家就吵起来,一个说别人胆小,另一个说你行你上啊,差点要动起手来,旁人将他们分开。

  帐内的篝火闪烁,照见了乌恩其扭曲的脸孔,似有魔王附体。

  他缓缓地道:“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一早行动!”

  什么行动?

  有人想问,见他挥挥手让大家出帐,意甚不耐,于是大家离开。

  次日,土默特部族骑兵们拨帐而行,准备与察哈尔部族会合一道,共肝叛徒。

  清晨时光,水平如镜,淡淡的薄雾把湖岸边成片野花烂漫的湖岸装饰如同仙境一般,美不胜收。

  这是野花最后的盛放,过不了几日,当它们凋谢的时候,冬天即将来临!

  两支部族骑兵在野花丛中相遇,乌恩其向察哈尔部族首领朝力泰热情招呼道:“早上好,我的兄弟!”

  长得结实五短身材看似憨厚的朝力泰向着朝力泰欠身道:“兄弟好!”

  两个兄弟脸上都露出了“真诚的”笑容,两人马匹旋转,并骑前进,他们走在前面,双方合兵一处。

  突地,乌恩其向前方手指道:“有人,科尔沁骑兵!”

  “是吗?”朝力泰不禁抬眼望去。

  “铮!”的一声激响!

  两口弯刀撞在一起,竟迸出了火星。

  情景定格,两口交斫的弯刀,一口在朝力泰向着朝力泰欠身道:“兄弟好!”

  两个兄弟脸上都露出了“真诚的”笑容,两人马匹旋转,并骑前进,他们走在前面,双方合兵一处。

  突地,乌恩其向前方手指道:“有人,科尔沁骑兵!”

  “是吗?”朝力泰不禁抬眼望去。

  “铮!”的一声激响!

  两把弯刀撞在一起,竟迸出了火星。

  情景定格,两口交斫的弯刀,一把在朝力泰的手里,另一把在乌恩其的手中。

  “你?!”乌恩其圆睁双眼。

  “早防着你了,兄弟!”朝力泰格格一笑,露出满口雪白的牙齿,牙口一挫道。

  然后两人同时手一挥,叫道:“杀了他们!”

  身边近侍们一起拨刀,砍向旁边那些昨日还并肩作战的“兄弟”,呐喊声先响起,然后是惨叫声,血花迸现。

  外围不明所以的两族骑兵们惊得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