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283节 大明第一忠臣

第1283节 大明第一忠臣

  明摆着东南王居心不良,他不杀造反的跟班,一昧向着朱氏子孙出手,这是让朱氏颜面无存,有利于他颜氏的崛起。

  毕竟改朝换代,绝非易事,前朝只有弄到天怒人怨,新朝才有取而代之的可能。

  不过诛戮朱由榔和朱亨歅,里面有个关联,在朝廷即将发出的圣旨上,只有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而没有以往的“监国公主令旨”的字眼。

  皇帝朱由产在位,他和朱由榔同辈,朱由榔造他的反(名义上),他可以杀朱由榔。

  如加上监国公主令旨,则是以侄杀叔,以晚辈犯长辈,礼法上说不过去,除非她是皇帝,才能想杀谁就杀谁。

  如此就有运作的余地,朱由崧求见朱由产,请他出手,虽不能解除朱由榔和朱亨歅的罪名,但要降低一下刑罚标准,或者有可能。

  这么大件事情,于情于理,朝廷都应该向皇帝通报,即使拿着他的玉玺盖印,也要顾及一下他的意见。

  见朱由崧动问,朱由产沉吟道:“五马分尸,传首九边,确实过了!”

  五马分尸这种刑罚很少用,多见于春秋战国和秦朝,到了今朝很少用。

  其实不是过了,已经手下留情,造反的家伙,严格起来,是判剐刑的,就是千刀万剐!

  “而且他的母亲、妻儿皆被处死,族灭,怎么都过分了,真要是诛九族,我们都有份!”朱由崧愤愤不平地道。

  “尤其是朱亨歅,他不过是迎接了一下朱由榔后,就被软禁,朝廷居然也判他死刑,实在是匪夷所思!”朱由崧摇头道。

  “啧,但朕很少干预朝政之事!”朱由产说道。

  见他犹豫不决,朱由崧心中暗骂难怪被抢了政权,果真无用!

  他嘴里道:“陛下!朱由榔若是惨死,朱亨歅横死,朱明哪还有面子可言,甚至于东南王借机挑动作进一步的削爵!”

  东南王执政后,他姓颜不姓朱,朱氏子孙日子不好过,在以往,明朝藩王是“世袭罔替”,皇帝除皇太子以外的其余儿子,全部封为亲王。亲王的世子袭爵,其他儿子都是郡王。郡王的长子袭爵,其他儿子要封镇国将军……以此类推。亲王“岁禄万石”,郡王、镇国将军等,均享受不同数目的岁禄。这是固定工资。每到逢年过节、婚丧嫁娶,朝廷还得进行各种赏赐。有时候,这种赏赐比固定工资还高。

  由于固定工资和赏赐,是按照人口来确定的。因此,大多数藩王都互相比赛着生儿子。毕竟,儿子生得越多,王府的收入越高;收入越高,大家的日子就越好过。因此,明朝的藩王,成为历朝历代最会生儿子的王爷。

  东南王则规定王爷垄袭方式封为考封,按世系依次降等,父亲是亲王,儿子就变成了郡王,如此递减,以至降为不入等级的“闲散宗室”。

  除非立了功劳,否则王爷的世子只能为郡王,不可为亲王,是为考封,考校,有功才能升爵。

  对王爷们其余各子的封爵都减一级。例如,原来亲王嫡子以外的各子皆可封为郡王,今改为镇国将军。

  镇国将军不值钱,降下去都不值钱了!

  东南王对此作出的解释是前明大乱,各诸侯王没起到保家卫国的作用,没与臣民城市共存亡,是以改制。

  这回朱由榔惹出祸事,都不知道东南王会借机生出什么妖蛾子来。

  想着明哲保身,但被朱由崧以此为借口,他的话最终说动了朱由产,他无奈地道:“朕书写一贴给予东南王,且看他如何处置吧!”

  朱由崧大喜道:“陛下高明!”

  ……

  此时的南京城内秦淮河边的一处大宅内热闹非凡,此乃前内阁首辅姚明恭的宅第,今日东南王亲临,送来了皇帝所写的“大明第一忠臣”的御赐横匾,而朝廷的高官们悉数参与,同赴盛会。

  虽说皇帝朱由产没有权柄,但他写的匾的光采还是令人羡慕的,这就是大义名份的重要性,哪怕东南王权势滔天,但有的事情还是不能做的。

  请来的皇家乐团奏起迎宾曲,仪仗队笔挺站岗,让姚家热闹非凡,门外街道上人头拥拥,大家都来凑热闹。

  今天是姚家的大日子!

  姚明恭,字玄卿,号昆斗,人称“姚阁老“,万历四十七年进士,他这一科名人不少,出名的是探花郎陈子壮,现为东南国高官,同科的是马士英就是现任大明首辅,一个叫做孙传庭,没错,传庭死后前明亡,崇祯皇帝挂了树,还有一个人是袁承焕,没错,就是宁远督师肝了老猪皮的那位主儿……

  运气远远好过其他人,姚明恭中了进士后入翰林院,做过东阁大学士、文渊阁大学士,任过户部尚书,后因党争而去职。

  做过大明一品大员,被孙承宗援引,入东南国任副总理,东南国,可是海贼建立的国家,事实证明,这是姚明恭所走出的最重要的一步。

  回南京任首辅,他的经历堪称神奇,历万历、天启、崇祯、新明四朝,还在东南国出任显职,可称为五朝元老。

  他在东南国的经历加上在南京事事逢迎东南王而被大臣叶廷桂称之为“大明第一奸臣”,起“明姚明恭灭明于此”的恶称。

  东南王一回来,立即拿下叶廷桂为姚明恭出气,寻个不是,将叶廷桂流放东南国,遇赦不得回!

  同时请了皇帝,亲笔为姚明恭写了“大明第一奸臣”,由他亲自送去,所有的高官与会,看姚明恭追随他颜某人的无上荣耀。

  匾放二堂之上,原本想放在大门,前临大街,过往人员皆可观之,但姚明恭上表逊谢,谦虚是美德,朝廷成全,匾就放在了二堂上。

  鞭炮声中,御匾被安放到位,东南王、大臣们、社会贤达一起拍掌,向姚明恭致贺。

  姚明恭由家人搀扶着,向大家谢礼。

  在不要钱的名贵中药调理下,加上人逢喜事精神爽,他已经大好,可以一手柱杖行走。

  不过,他再不理朝政了,他告老还乡,三辞三诏,朝廷准了,加封其为太师,萌其一子为户部六品主事,赏良田三千亩可传之子孙,特赐不必纳税!以及银元十万,待遇不可谓不好。

  尤其是御赐良田三千亩,更是殊遇,将来姚家想败家都难,别人谁都不敢要他家的田地,这可是御赐!

  一番热闹过后,繁华散尽,姚府临河水榭上,只留下东南王与前任首辅。

  “王爷天高地厚之恩德,老臣感恩不尽!”姚明恭向颜常武举手为敬道。

  “姚太师,当年你助我一臂之力,如雪中送炭,岂能相忘!”颜常武感恩地道。

  “可惜老臣再不能为王爷服务了,只能预祝王爷大展雄风,让四夷臣服,万民归心!”姚明恭感慨地道。

  “是有点可惜,接下来的岁月会很精彩呢!”颜常武一点都不谦虚地道。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