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264节 朱由榔出逃

第1264节 朱由榔出逃

  黄立极说起今上深受妈祖娘娘教诲,宽仁为怀,不欲杀人!

  所有回头浪子,一概不杀!

  汉宗兄何不顺应天意,只须写个认罪书,照样高官厚禄有得做。

  他说道:“今上说话算数,汉宗兄不必疑惑!”

  奈何说了白说,林佳鼎摇头象拨浪鼓一般,黄立极恼了,戟指喝道:“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得为家人着想!”

  他厉声喝道:“你做着大明的官,造的可是大明的反,可谓不忠!造反乃十恶不赦之首罪,当诛九族!纵今上仁慈,你的头砍定了,你家人可能不一定死,但是家中妇人,你的妻女,很可能入教坊司,儿子则流放充军,必定是东南国,遇赦不得还,可谓不仁!你祖宗之祭祀,因你而中断,可谓不孝!今上仁义无双,给予出路,你却不领情,可谓不义!你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枉你饱读圣贤书,二榜进士,你学的东西被狗吃了……”

  想到恼处,他气不成语。

  你林佳鼎一人造反也就罢了,可是却带累这么多人,教坊司这名字听起来好听,实际上就是女支寨,把犯官女眷送进教坊司受千人*万人*,正是朱棣的创举,当初他造反,被建文帝手下合力抵抗,恼了这位朱四爷,得天下挌,大肆将犯官女眷投入教坊司。

  他是明朝第三个皇帝,第二个皇帝建文一脉没有流传下来,朱老四就等于太宗,是祖宗之一,祖制不可违,哪怕历朝历代数说教坊司的罪恶,亦没被废除。

  新明以来,教坊司渐衰,普通犯事已经不再这么不人道,不再把犯人女眷送教坊司,不过对于这种十恶不赦的罪行,朝廷这么做,无人敢说个“不”字。

  黄立极的话说得出骨,奈何他的那个妹夫是王八吃称砣,林佳鼎坚定地道:“虽千万人吾往矣!”

  好说歹说,黄立极说得口干舌燥还是说服不了林佳鼎,无奈之下,他对林佳鼎说道:“我不想和你多说什么,你那个小孙儿兴哥,我带走了,给你在大陆留个香火!”

  兴哥儿,是林佳鼎的嫡孙,年方三岁。

  林佳鼎遂郑重谢过黄立极甘冒极大的风险,这次吃了他的挂络,黄立极也起码丢官下台了。

  黄立极带了兴哥儿出城,把兴哥儿交给亲近仆人先行带走,自回军营复命,只言林佳鼎不肯归降!

  颜乐冷哼道:“得,待城破时,看他的嘴还那么硬不硬!”

  当晚,桂林城内各处灯火格外旺盛,如江东渔火对愁眠,许多家庭都在忙着收拾行装,因为他们知道永历欲行南狩,就是逃跑的意思,也不!

  不仅如此,白天时,城外飞箭传书,落入了不少朝廷的劝降书,大举拢乱民心。

  朝廷的游骑兵,在桂林城外四境游荡,城内外交通遂断。

  军心民心惶惶,而朱由榔一边着内侍打包,一边召集重臣们商量谁走谁留。

  结果林佳鼎及瞿式耜愿留,以两人为桂林留守,大将吴宝顺自告奋勇,留下来守城,朱由榔深嘉之,留兵一万给他们。

  吴贞毓、马吉翔、熊振春伴驾离开,带走了八千精兵。

  到了白天,城外朝廷军队已经逼近桂林城,开始筑起长围,即壕沟与围墙,不过他们的进度不快,因为兵力不足,亦不敢过于紧逼。

  这次战斗,实际上朝廷军队也损失不小,如赵庆才的部队损失了三分之二,刘文秀的部队也损失了三分之二,而颜乐部则是二分之一,一万五千人能用的只有六千人,三部合兵一处,人数虽少,火器有多,颜乐也不甚惧怕。

  他着军士摆出大炮列阵,号令为“晒炮!”

  营内火枪兵林立,因此城内守军不敢出击,大家是麻杆打狼,两头怕。

  尽管朱由榔再三催促,赶快赶慢,总算在第三天出城,大队人马,前后左右护翼,只是车队过长,带了宫妃、宫女、臣民家眷,带有皇帝仪仗卤簿,各种的瓶瓶罐罐,就连马桶都带了出来,还有火炮、营帐和大量的辎重,车运肩挑手提,迤逦十里,缓缓而出!

  朝廷军颜乐得报,即着降军李存惠率军追杀,与他约法三章不断袭拢即可,远则放箭,有可乘之机即行冲杀。

  再有,同行监督的朝廷军官不能死,死了,那你李存惠就别指望有好结果,好之为之。

  待到朝廷大军到达,即派精锐追杀朱由榔。

  李存惠骑兵有八百三十骑,他本来有六百骑,从俘虏中找寻了百余会骑马的人充实到他的骑兵部队里,另有三十骑是朝廷骑兵。

  颜乐勉励李存惠好好打,打过此仗,就保举其升级,包保无事,李存惠大喜,领兵出发。

  他离开后,城内城外相安无事,但又过多三天后,朝廷支援的军队三千到达,颜乐凶相毕露!

  在城东架起大炮,开炮轰击桂林城!

  一颗颗炮弹飞过城墙,落入城中,实心炮弹的杀伤力不足,且不多,造成的损失不大,但加剧了城内守军的混乱。

  而且朝廷军队现在骨子里是东南军的军官,他们的进取精神很足,派出掷弹兵,往四门城墙上投掷炸弹。

  轰隆声终日不断,炸得城墙上的永历军鸡飞狗跳一般。

  朝廷大军云集!

  每天都有军队抵达,城东大营不断地扩展,往城南、城前建设大营,随着“高”字的旗号亮相时,朝廷大军合围了桂林!

  城外汪洋大海一般的军队,当一门门炮被摆放在城下守军的面前的时候,整整一个上午城外的朝廷军队都在人嘶马鸣的装运大炮时,整个桂林城的清军就同被放了一碗血一样,虚了,蔫了。

  朱由榔离开前,还是给城内守军留了一些银元,再任凭林佳鼎及瞿式耜一再号召守城诸君舍生报国,把那些银元撒出去给守军,也不顶用了。

  打必死的结局摆在大家面前,谁也不想死。

  朱由榔出逃,也就带走了大家的精气神,他不在这里看着,谁还想为他卖命!

  况且,朝廷的大赦令,招降书漫天飞舞,曰“大家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国人不打内战,早日归顺,回归朝廷,罪行全免,还有奖金,性命得保!”

  这是东南王定下的策略,不用多死人,又得好结果,主将高一功遵守无违,也就收到了良好效果。

  哪怕城内守将们严防死守,人心变了,岂是防得住的!

  围城三天,还没正式攻城,桂林城南守军杀掉顽固军官,开城门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