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262节 朱由榔的眼泪

第1262节 朱由榔的眼泪

  长于深宫妇人之后的朱由榔是温室花朵,岂堪暴风雨的吹袭!

  名将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东南王颜常武十五岁当大龙头,靠的是父萌,更重要的是他敢将敌人斩首,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海盗才对他信服,拥戴他上位,一路走来,枪炮滚滚,杀人无数,终成名将。

  名将者,泰山崩于前不动于色,炮弹打在身边不当一回事,死多少人也不皱一下眉头,朱由榔行吗?

  他不行!

  朱由榔看到血人也似的刘文秀如猛禽扑击,顿时喘不过气来,被吓着了!

  他下意识地拨马就逃!

  他逃了、逃开了、逃远了,留下他的臣民们在风中凌乱。

  惊天一逃,刹那间天崩地裂!

  他一逃开,马吉翔也跟着逃,嘴里还高呼着“护驾!护驾!”

  其他人一看,老大都逃了,我们还打个毛啊,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这么逃法,原形毕露,前明出身的家伙就是这样的德性,也只有海盗出身的东南军才把

  兵败如山倒!

  朱由榔中军溃败,象瘟疫扩散一般,永历军全线动摇,继而望风而逃,纷纷把手上的兵器扔了、衣甲脱掉,撒开大腿疯狂地跑起来!

  新明军追上前去,永历败军见逃不了,干脆伏地大声求饶。

  大势已去,他们纷纷跪地大呼饶命。一时间地面就像一大片庄稼被风刮了一样伏地,情形十分壮观。

  果真如此,新明军也就是没杀死他们,而是分出一部分人手看管他们,另外军队纷纷追击。

  倒是赵庆才部被侧后方的永历军骑兵缠着不敢分散,人家杀敌、俘敌玩得不亦乐乎,那是他们吃肉,俺连汤都没得喝,可是赵庆才还真的不敢分散啊,骑兵威力非同小可,他们突破刺猬阵有困难,但打败分散的步兵不在话下。

  如今骑兵就象几百只嗡嗡叫的苍蝇,不时地叮上几口,气得赵庆才拿起一个土喇叭,冲着骑兵群中吼叫道:“李存惠你这个龟孙,死蠢,你们皇帝都逃了,你还傻傻地在这里打啊!”

  战场过于喧哗,声音传不出去,他教众人道:“一起叫!”

  于是,“李存惠你这个龟孙……”在战场上回响。

  原来,交战双方是相识的,永历军骑兵统领李存惠听得脸色铁青,清醒过来。

  他打得昏头涨脑的,都没发现战场形势逆转,待他策马上到高坡上观察情况,顿时心凉半截!

  前方皇帝金旗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漫山遍野都是已方奔逃的部队,明摆着这一仗已军输了。

  他微一细忖,即时率骑兵脱离了与赵庆才部的接战离开。

  因方才的猛攻,赵庆才部一直密集,他亦呆在部队中间,不敢散开去追击,他看着李存惠部骑兵还有六百多人,径往新明军中军后方而去,心忖“李存惠这么带种,居然敢去进攻我方中军!”

  他佩服不已,这可是此战最强大的军队,李存惠连赵庆才都战不过,还敢去招惹他们?

  此时新明军中军同样警惕着骑兵的威胁,还留有五百火枪兵押阵,见着敌方骑兵过来,顿时枪管一致指向他们。

  虽说骑兵强横,但是新明火枪兵有东南军陆战队员为军官,作战意志异常坚定,根本不惧怕对抗骑兵。

  本来想看一个巅峰对决的大场面,却让赵庆才大出意料,他看到了永历军骑兵部队打出白旗!

  打出了白旗!

  他们投降了!

  “口刁!”赵庆才所在的位置很好,是块稍大的岩石,地势高,可以观察四周,他现在上面用望远镜东张西望,风景尽览,当然,开战的时候他是不敢呆在上面的,会成为众矢之的。

  眼下他亲眼目睹了李存惠上前,下马,向新明火枪兵的一个军官交出了他的配刀!

  众目睽睽下,李存惠接过手下的一把锋利的马刀,将永历军旗一斩为二,以示与永历皇朝的决裂!

  所有的永历军旗、相关的印章都交给了火枪兵,也算是一个投名状。

  可想而知,作为骑兵这种属于重要性还在炮兵之上的特种兵种,他们投降后,只要长眼,重新上岗是杠杠的。

  所有的骑兵都下马了,听那个军官向他们说着什么,显得轻松自在。

  “啊啊啊!”赵庆才恼火得很,李存惠那龟孙,居然看不起劳资,而向中军火枪兵投降!

  ……

  永历军打了半场好仗,之后就一败涂地,参战的二万六千军队,战死、失踪达到了惊人一万五千人,其中战死的差不多一万人,余下的逃跑了,被俘五千,只有五千多人逃回桂林城。

  辎重扔个精光、新明军得到的旗帜、军械和护甲不计其数,尤其是得到了六百骑兵,而新明军参战的骑兵才三百人。

  战败的消息传来,永历皇朝的臣民们都惊惧不已。

  皇帝之尊御驾亲征,对方甚至都不是主将级别,而是偏将,根本不对等,士气上肯定是皇帝的加成大。

  永历军以众凌寡,多战少;

  永历军以逸待劳,对方远道而来。

  尤其是对方还有三分之一部队乃新投降的军队即赵庆才部,永历军都是精兵,又是步兵又是骑兵,还是无法战胜赵庆才部。

  诸多原因加持,依旧没能取胜,难逃朝廷军队都是三头六臂的?

  城内陷入了极度恐慌中,大家不知所措,但大家都明白,一旦朝廷大军集结桂林,已军将必败无疑。

  朱由榔不是燕王!

  本想成为燕王的朱由榔逃进城里,回到皇宫,坐在宝座上,孤零零一人发呆,一直到掌灯时分,TJ欲在殿堂点灯,被他阻止了,大臣们欲求见,也不见,他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呆着。

  他知道这回麻烦大了!

  对方还是先头部队,要是主力部队呢?又或者是东南王亲自出征呢?

  他曾经满怀雄心壮志,也召唤了大量的臣民为他所用,然而,他令他们失望了!

  那个活曹操的实力令人绝望,他想到白天的战斗,打成尸山血海,他是以主力对付敌方先头部队,却不能取胜。

  以如此精锐之师都不能取胜,今后还能怎么办?

  其他人又能怎么办?

  突地,这个皇子皇孙泪流满面,无限悲怆!

  大明,大明药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