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226节 一语成谶

第1226节 一语成谶

  “张文炳,你!”被对方抓着,陈其辉想到了某种可能,惊骇了!

  张文炳把匕首压紧了陈其辉喉咙阻他说话,他狞笑道:“我奉命行事,陈中校阻我,就是抗令不遵!”

  “我可以将他立斩当场,你们赶快开门,我要找总督大人!”他厉声道。

  守门官兵面面相觑:“我们该怎么办?”

  “开门!”张文炳喝令道:“误了军令,你们罪责不小!”

  官兵们屈服了,动手打开营门,张文炳押着陈其辉向前进。

  营门被打开了!

  张文炳喜出望外,继续押着陈其辉营外出去。

  走动时,张文炳稍一疏神,感觉到喉咙的压力稍小,陈其辉放声道:“他就是凶手,不要放他走!”

  声如惊雷炸响,守门官兵们听到后,他们早有怀疑,只是无人主持,现在主官一说,他们哪还不明白过来。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他们挡着他的去路,手执兵器,脸色不善地围上前,张文炳大急!

  匕首压向陈其辉喉咙,鲜血从他的喉咙处流下来。

  然而陈其辉已经豁出去了,抗声道:“不要管我,赶快把他拿下……”

  张文炳又惊又怒,喝道:“陈其辉,你不要命了!”

  他对着围过来的官兵们道:“不要上前,再上前我就杀了他!”

  匕首用力下切,鲜血自陈其辉喉咙胸前不断流下来,然而他却不管不顾地道:“不要管我,不要受他威胁,将他拿下!”

  官兵们先是犹豫,得令后依旧前进!

  张文炳则步步后退,眼里露出了绝望,他知道军纪,此次已经难以脱身!

  军队不受威胁!

  军队是最强大的暴力机关,行动不受任何威胁。

  听从军令,违令者斩!

  如今陈其辉下达军令,他不受威胁,连他都不要命了,其他官兵如果放过张文炳,那么他们将受军纪的严厉制裁。

  “算了,陈中校,你我相识一场,送你一场富贵吧!”张文炳叹道。

  张文炳收起了匕首,把陈其辉往前一推,让他落入了他的部下手里,那些人赶快拿出急救包来给他的喉咙止血。

  急救包里含的有效成份是“云南白药!”

  颜常武开挂了,在没有抗生素出来之前,他早就组织了云贵那边的草药医生,收集药材,集中力量攻关,云南白药最终面世。

  急救包一敷上,鲜血立止。

  割破了皮,但没割破喉咙。

  当时张文炳不能杀死陈其辉,否则他的部下会立即进攻。

  陈其辉伸手掌阻住了上前的部下,对张文炳道:“你把匕首放下,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军队都能帮你解决,好好说!”

  他觉得奇怪,说起来黄文炳少校没被军队薄待,人过三十官拜少校,这官升得并不慢,他先是做连排级干部,带过兵,再到总部任参谋,时机一成熟外放,那就是团级干部,循序渐进,便有进步。

  刚才那声爆炸,听起来动静不小。为什么想不开,采取这样激烈的手段呢?

  事已至此,张文炳也不用隐瞒了,他惨声道:“我老家土地要收税,说多几句,官府把我家土地也给没收了,那些土地,都是我家祖宗一点一点买来的,被白白没收了,我什么都帮不上忙,我还是张家子孙吗?!”

  陈其辉不禁哑然!

  此事他略有耳闻,张文炳祖籍湖南湘乡,拥地数万亩,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地主。

  朝廷行摊丁入亩、士绅一体纳粮和土地累进收税,首当其冲地就是那些大地主!

  而且新明还没有经过急风暴雨般的大改变,许多官衙留用的还是以前的官吏,即使他们经过学习和教育,不可能一下子转变过来。

  朝廷对土地的新法度,被他们视为发财的好机会,利用这次机会,他们猖獗地向以前的恩主们发起了疯狂的迫害!

  在以前,地主属于统治阶级,现在,地主有原罪,没看到朝廷要对付他们吗?

  官员们照章办事,照本宣科,胥吏们则上下其手,狐假虎威,借刀杀人。

  张家被视为对抗朝廷以致于家破人亡,出了人命,土地被没收!

  为他老家的事情,张文炳没少操心。

  然而朝廷法度严厉,依法办事,土地政策是一项国策,吃公家饭的人员如果干涉了,则一律解职,绝不客气!

  张文炳去找过上级,但挨了严厉的训斥,没想到他居然铤而走险,出手报复!

  这样的事情为数不少,军队里有许多地主的子孙,他们愤愤不平。

  是的,他们的土地有许多是仗势欺人,来源不明不白,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但也有许多土地,都是他们祖先一块一亩地收进来,这样的土地同样为数不少。

  土地来源根本说不清楚,朝廷一刀切下来,千家万户受到影响,他们岂会信服!

  陈其辉爱莫能助,就连他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好在他家土地不多,上千亩地很快就分家完毕,也就过去了。

  不象张文炳家里土地太多,再怎么分也分不完。

  陈其辉尽量缓和气氛道:“张少校,你家若真有冤情,可以申诉,叫部队长官出面,把事情解决了,不要这样子……”

  刷!

  红光闪过,张文炳挥匕首割破了自己的脖子上大动脉,就此了断!

  陈其辉冲上前去,不顾张文炳身上喷溅的鲜血,急着想用急救包挽救张文炳的生命。

  急救包按下去,很快就鲜血湿透了。

  一个不行来二个,二个不行来三个,到了第五个时,陈其辉颓然而止。

  都是军人,知道什么是大动脉,这一匕首切下去,死得不得再死。

  陈其辉满身都是血,一抬头,见到派去大堂打探情况的兵回来,瞪着他。

  陈其辉没好气地问道:“怎么样?”

  “所有的长官非死即伤,没有一个是直着的!”士兵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他们去到大堂一看,太惨了,炸得大堂上成了屠宰场,所的的人都倒在血泊中!

  与会人员只穿便装,没穿装甲,结果损失惨重。

  现场只得一个上尉在主持场面,陈其辉一语成谶,他成了本营军衔最高的军官。

  知道情况后,陈其辉彻底无话可说,唯有一个字:“口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