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128节 深宫巨变(一)

第1128节 深宫巨变(一)

  兹事体大,艾西木·帕夏不敢承诺,含糊其词,说回去商量后回复。

  待他离开后,科普律鲁·帕夏往椅子上一靠,舒适地品茗。

  作为一位正统的官员,他不喜欢女性当国,哪怕是苏丹的祖母也罢,母亲也罢,统统都不利于帝国的统治。

  女人治国?

  再厉害的女人,也不能上战场,如此一来就让奥斯曼帝国处于严重的不利状态,据他所悉,这次开罗之战,华人国王亲自领军作战。

  已军区区一个帕夏对上人家的国王,根本不对等,士气加成人家满满,本来人家就有种种的有利之处,加上高涨的士气,奥斯曼军打得过才怪!

  话说回来,如果皇太后杜亨·哈提婕执政,那不如让柯塞姆·苏丹做下去,毕竟做生不如做熟,在科普律鲁·帕夏看来,柯塞姆·苏丹更有杀气,富有经验。

  大维齐尔负责国家政事,独掌大权?

  换作柯塞姆·苏丹在,科普律鲁·帕夏还真不敢提这样的条件,但是杜亨·哈提婕上台的话,则科普律鲁·帕夏试图掌权。

  不过,他望向东方,想起了华人,哪怕睿智如他,即使掌了大权,也未必在能够打得赢对方国王亲领的大军。

  所以,他只有一个字:“拖!”

  拖下去,寄希望于华人国王离国太远,国内生变,或者他自己担忧,不得不撤军

  战斗上奥斯曼军必须保住自己的军队,有了军队,才能控制国家,一旦战败,则成崩溃之势,奥斯曼危矣。

  只是拖的话……已方也有很大的隐忧,不见得轻易过关。

  万一被华人发现了这个大问题,加以利用的话,唉,只能求神保佑了!

  况且,华人占据埃及……他脑海中泛起一个可怕的念头,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来!

  他似乎看到了面前那片平静的海洋,变得怒火万丈,都倾泄在伊斯坦布尔城里!

  华人挖掘了运河,他们强大的舰队出现在地中海!

  这可是打败了欧洲人,夺取了东南亚与印度的无敌舰队!

  如何是好?

  希望不至于此吧!

  老人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向自己的神祈祷,保佑奥斯曼帝国幸运!

  但是,他心神不定,貌似华人的神也很厉害,保佑华人一路胜利!

  科普律鲁·帕夏是一位卓越的政治家,他预见了许多,难能可贵,但终究有他的局限性,万万没想到华人领袖竟然是那么的BT!

  ……

  艾西木·帕夏确实神通广大,他四下串联,柯塞姆·苏丹竟然不知晓。

  她同样养有类似于东方情报系统的情报人员,问题是,如果那个情报头子也叛变了呢?

  事实上,柯塞姆·苏丹过分贪图权势,她通过统治她的儿子穆拉德四世(年)、易卜拉欣一世(年)和她的孙子穆罕默德四世(1648–)来维持她漫长的统治,已经招致天怨人怒,这次开罗前线的战败,成为了众人推翻她的一个楔子。

  当晚,在深宫中的杜亨·哈提婕接到了艾西木·帕夏的信息,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好吧,既然他想要权,那么就给他!”

  脱下面纱,镜子中映出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她五官深邃,端庄而立体,眼珠呈琥珀色,头发为淡金色,不光脸蛋漂亮,身材也是非常的完美。

  这位皇太后,年龄还不到二十岁!

  古代人结婚很早,现在她花一般的鲜艳,丈夫死了,唯有独守空房。

  身为皇族中人,她已经不可能再嫁出去,宫里男人近着她的唯有黑人,光看不能用。

  对她来说,天大的权力,也不如有个丈夫伴随在侧。

  杜亨·哈提婕并不是一个权力狂,她应允了科普律鲁·帕夏的要求,希望能够利用他的智慧,让帝国度过难关,告诫到她的孩儿穆罕默德四世长大成人,接过苏丹的权柄。

  当然,年轻的皇太后也不傻,要是柯塞姆·苏丹的年龄小上十岁,她不真不敢答应他。

  ……

  下午时分,身材高大健壮,长手长脚的黑人西班达大摇大摆地走在宫中,沿途所有的人都向他鞠躬!

  因为他是“奇兹拉尔”,奥斯曼后宫中最高等级的黑人太监首领被称作奇兹拉尔,柯塞姆是帝国的实际统治者,作为她的心腹的西班达也权势熏天。

  他掌握皇宫禁卫军即枪戟兵部队,出动时持有三撮马尾,仅次于苏丹的四撮马尾,比大部分的帕夏还要多,可见他的尊崇。

  西班达很清楚他的权力因何而来,所以他对柯塞姆·苏丹无比忠心,无论如何也不能收买他。

  但只要他在,柯塞姆·苏丹将稳如泰山,因此阴谋论者必须让他归真,方能进一步的推进。

  他虽公务繁忙,但每天下午都去做身体锻炼,进行兵器练习、搏击和身体素质运动,确保身体机能强大,充满力量,保卫他的主人!

  今天下午与他对练的正是“利瓦”艾麦尼,普通人是没资格与尊贵的他对练的。

  他们两人各持了一柄长剑,乒乒乓乓地对打起来。

  艾麦尼沉稳,招数熟练,西班达则咄咄逼人,他非常敏捷,倏进倏退,从各个方位向艾麦尼猛砍,攻势逼人!

  所以,别指望利用对练时“错手”将他斩杀,能够守住都不错了。

  两剑激烈地互斫,火星四溅!

  艾麦尼连连后退,终于在接到第三十剑的时候不支,手里的长剑脱手,西班达的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停住,艾麦尼不由得脸色苍白!

  “我的朋友,你今天有点不对劲啊,往时你都能够接下五十剑的,今天才有三十剑!”西班达没过瘾,不满地道。

  “哦,大人,那是因为昨晚休息得不好,家中的女人……”说到这里,艾麦尼差点想给自己嘴巴来一下,明知对方没有了下边,还要与他提女人,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不过他一脸说错话的样子反倒让西班达释去了疑心,他知道艾麦尼谨守职责,不与其他大臣有关系,下班后就回家,现在艾麦尼一脸的青白---实际上是他作贼心虚,看来在家中“操劳”了不少。

  因此西班达不但没怪责他,还给他推荐了一种药品----自中国进口的六味地黄丸!

  中国对外国禁运金疮药和许多药品,但对于六味地黄丸是不禁的,能够吃得起它的非富即贵。

  艾麦尼连声谢谢,捏了一把汗过关,好在运动出汗,没人注意他的不安。

  在边上看着西班达作运动,艾麦尼知道不必由他出手,他也不敢向西班达出手,就不知道那些阴谋反叛分子怎么样取西班达狗命了!

  艾麦尼非常的好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