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036节 大神神像事件之印度人躺枪

第1036节 大神神像事件之印度人躺枪

  伊萨姆猛醒,死胖子!

  他现在深深地体会到宦海险恶,一如波斯湾的风浪!

  法里奥心存不轨,给他们装弹弓,挖陷阱,就等着他们与华人冲突,责任全在他们身上。

  一旦华人炮舰开炮,法里奥就能振振有词地说:“我提醒过他们的,他们不听!”

  怎么提醒?

  哪,我带他们到海边看过华人的炮舰!

  他X的,这样的提醒法子!

  伊萨姆心高气傲,但也非不晓事的人,知道华人强盛,不容小觑,曾经红毛番大败土耳其海军,而华人又将红毛番给赶到了非洲与黑叔叔作伴去,换言之,华人已是海上的霸主。

  土耳其人对自己蛮有信心,在陆上他谁都不怕,可是华人的海军就让他们处于不败之地:只有他们上门打土耳其,土耳其只能望洋兴叹!

  如果能够从陆上进攻东南国,渴望建功立业的伊萨姆不怕与华人“碰一碰”,引发战争,甚至可以说战争因我而起,就因我结束,从而理直气壮地领兵打仗,胜则挂印封侯,败则怎么着就怎么着,都好过与那个死胖子虚与委蛇!

  吉哈德轻声道:“我问过人,说是法里奥在开展他的风暴行动,清理市面的第二天,华人战舰就出现在法奥海边,而在平时,华人战舰很少出现在这附近,他们与我们有协议,原则上不得轻易进入我方水域。”

  说到这里,他已经脸色严峻,就差那么一句:“法里奥勾结华人,把消息泄露给华人!”

  伊萨姆大吃一惊,又听吉哈德道:“有没有注意到这城里都没华人了?”

  “是的,市面上很冷清啊!”伊萨姆随口应道:“听说是回家过年!”

  华人习俗是只要可能,都回家过年,伊萨姆既然来法奥城办事,也做足功课,知道“过年”是怎么一回事。

  “都走光光了!”吉哈德若有所思地道:“就连铺面也是委托给他们的商业伙伴看管,华人都离开了!”

  “不会吧!”伊萨姆震惊地道,华人这回家过年,未免回得太多了。

  没错,就在伊萨姆一行到来之前,在法奥港城的华人展开了大规模的撤侨行动,把华人几乎搬走了。

  清理市面,给华人找到了借口,本来就是有心,正中下怀。

  “华人离开,可以说是他们避祸,不想惹我们,但我不能不做最坏的打算!”吉哈德眼神深邃。

  伊萨姆细细一想,惊出一身冷汗,他不肯定地道:“不至于吧……”

  “至于不至于,我不想因我们而起,引发事端!”吉哈德说道。

  伊萨姆佩服地道:“大人明智!”

  姜还是老的辣,在别人还蒙在鼓里的时候,吉哈德已经做足功课,掌握了许多资讯,从而快人一筹。

  伊萨姆苦闷地道:“现在我们想找法里奥的漏洞不容易啊,他帐目上没问题,但实际上肯定有问题,只要抓到华人通关不交足税的大账,就一定能够把法里奥给捉起来,抓其他国家商人没用……”

  从华人进口货物是大头,如果华人没问题,其他国家商人有问题,顶多只能算法里奥部分责任而已,不一定能够拿下他来。

  至于椰枣之事,本来也是个突破口,奈何涉及到华人!

  吉哈德老成持重,不想趟这淌混水,唯有搁置。

  在他来之前,他已经细细想过:华人通关的税收及椰枣案都是很好的切入点,税收只要有确凿证据,即是大案!

  椰枣案纠缠不清,至少也能够把法里奥给弄走,只要他一离开,就是老虎离山下平原,还有什么威风,到时,自然有大把的人出首他。

  正是不查没问题,一查准出问题!

  等到了法奥港城,发现华人居然都离开,说是回家过年,不过吉哈德并轻信,他了解到华人早在年底前已经陆续分批离开,留在城里的人不如往年。

  从种种情况分析,吉哈德尽管不清楚远洋的风暴欲来,也敏锐地感觉到事情不简单,所以,他决定不理会华人这一茬。

  事情得要做的,人家把他弄到法奥城,他不作出象样的交代,也过不了关。

  那么,该对付谁呢?

  华人,不管!

  红毛番,不成气候!

  说起来红毛番真可怜,往常是他们的船只在波斯湾里游弋,如今生意难做,红毛番的船少了许多,几乎八成以上的船只是华人的,找红毛番的麻烦,恐怕法里奥也不当一回事,必能轻松过关。

  除掉这两方势力,还有中华八国!

  两中华势力庞大,影响周边,计有倭国、朝鲜、琉球、安南、缅甸、泰国、柬埔寨、

  近年来,缅甸、泰国、安南等商船来法奥城做生意的渐多,甚至连远远的朝鲜每年都有一二艘船开到法奥城卖朝鲜人参、皮货和珍珠也!

  东南国不出口战舰,但其它的舰船任卖,那些国家也都陆续购置了各型船只,也做起了外贸生意来。

  海上风高浪急,危险莫测,那些国家并不是远洋贸易国家,他们好在遇到了东方华人领袖!

  他控制的地盘从东方到西亚,一路都有他的码头港口,巡航舰巡逻,那些国家既然是他的藩属,自然有权进港补给,理直气壮地要求保护,不受任何为难。

  而且他也大气,主张大家一起发财,于是,各国也加入了他的贸易体系中,他们国内也有好货,比如缅甸就有大木、玉石、香料等,一船船的上等木头运到西亚建房子打造家具呢。

  吉哈德摇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既然那是中华八国,“中华”这两个字,太沉重了,他不敢背!

  唯有一个好下手的对象,他望向伊萨姆,考他道:“你说,我们该找谁?”

  “印度人!”伊萨姆反应很快地道。

  “好!”吉哈德赞同道,就此定下策略!

  印度人,那是华人对他们统一说法,大家也跟着这么说。

  实际上没有一个统一的印度国,而是许许多多的邦国所组成,多达几百个,都难以统计究竟印度有多少个邦国和民族,甚至每一个邦国一种语言,有几百种语言,这样的民族国家,他们擅长经商,有的人生意做得很大---吹神牛牛皮吹得多是有天赋的,又带来了其它种姓干活,在法奥城里的人数甚至超过了华人,华人有资金有船接走侨民,印度人可没这本事。

  虽说有莫卧儿帝国为印度共主,与奥斯曼帝国关系良好,但就连吉哈德也不大瞧得起这个亲戚。

  是的,印度那里也有华人插手,但华人只做生意,不给他们背书的。

  不找印度人还找谁!

  于是印度人等着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