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031节 大神神像事件之法奥港城

第1031节 大神神像事件之法奥港城

  华人如此大规模地对埃及用兵,进攻的是当时的强国奥斯曼帝国,自然得讲究一个师出有名,否则你吃饱了没事做,去惹隔壁家强壮的邻居,你家里人都不会支持你咧。

  于是东南国,这个海上中华的历史书上记载着当时发生的一件有趣事情,即“大神神像事件”。

  就在开战前的上一年,离下一年华人春节还有三个月,波斯湾,土耳其辖下的法奥港城,处于一片繁忙状态。

  樯桅如林,船来如鲫,城内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这里有足足八个码头,码头上货物堆积如山,白天忙活,晚上也不消停,甚至竖起了华人那样的高大的反射式灯塔,使用灯油点亮,利用镜面把灯光反射出去,照耀在码头上以方便上人下人,装运货物。

  那个时代海上行驶的是木板船,船体脆弱,安全性差---曾经红毛番瑞典东印度公司的哥德堡号货船从哥德堡启航,前往遥远的东方贸易,它战胜好望角的惊涛骇浪,打退了凶残的海盗,从东方满载而归,返回哥德堡,结果在驶进港口时,意外沉没!

  哪怕是夜半到港,尽可能地让人员上岸,货物落袋平安,不要人货呆在船上,陆地永远比船只要安全。

  人员上落,货物卸了装,装了卸,没完没了,日夜不停,喧哗的声音让港城热闹得象一只巨大的蜂巢般,即使在最深夜,一些码头依旧是人气高涨,灯火通明,这里有三个夜班码头,几乎是全年无休。

  这座城市超乎人们想象力的异常繁华!

  法奥港口太重要了!

  它位于波斯湾西北端,法奥半岛东南侧、阿拉伯河河口南岸,是波斯湾地区一个具有战略地位的港口城市,成为奥斯曼帝国通往波斯湾的咽喉。

  阿拉伯河---由伊拉克的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汇流而成,当然,那里还没有伊拉克国,归属奥斯曼帝国管辖,是帝国的粮库!

  水资源对于奥斯曼帝国极为重要,它控制亚欧非三大洲的庞大地盘,疆域虽广,但非洲辖地荒漠居多,只得一个埃及象样。

  而在欧洲的辖地,好听不中看,与红毛番连年的战争,导致那里民不聊生,民众服军役、劳役苦矣,地多有撂荒,无甚收成。

  亚洲部分,土耳其本土多山地,波斯高原一听名字就知道是麻烦,高加索也以山地闻名,数来数去只得叙利亚和两河流域顶用。

  埃及和伊拉克之所以够格成为帝国粮仓,正是由于它们有河流,这其中,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可以实现河海联运,海船运输来的货物,通过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河运系统,把货物分发到帝国各地,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起源正是土耳其!

  船运能够以低廉的价格战胜陆上运输,千里运粮,十不存一,大多数的粮食都给运输者吃光,而船运则能够留存大半的粮食。

  法奥港口每年的贸易额过千万银元,因此奥斯曼帝国在法奥港口设立了海关,收取丰厚的贸易税。

  大量的货物尤其是中华货物都在此完税,再换上河船,逆河而上,转运各地,有的较小的海船,甚至可以开到两河上游。

  来往船只种类汇聚了世界上各个船型,有西式的软帆船、中式的硬帆船照样大行其道,还有阿拉伯的三角帆船,大量的河船,那是桨帆两用。

  港城内鱼龙混杂,除了正宗的土耳其人,还有大量的阿拉伯人、波斯人,又有细分,哪怕同一宗教,穿同样的衣服,讲不同语言的人比比皆是,以及华人、红毛番、印度人、黑人,还有中华小跟班八国海商等等。

  最受尊重的是华人,他们所到之处,都被奉若上宾。

  没办法不尊重他们,他们是财神爷,带刀的财神爷!

  两中华的领袖颜常武鼓励民众发家致富,极大地促进华人对外贸易,华人的货物种类多量大质优价廉,他们打跑了控制印度洋海贸的红毛番之后,与奥斯曼帝国直接贸易,现在就连奥斯曼帝国一些过得去的阶级民众都有白糖可用茶可喝,就连穷苦百姓也能喝上劣质茶!

  红毛番与土耳其人都不是善茬,红毛番是海盗出身,土耳其人则以刀剑传道,信我者上天堂,不信我者就下地狱,如果华人稍一软弱,没有常年在波斯湾游弋的炮舰,华人就会被土耳其人象割韭菜般收割!

  如在吕宋的华人,要是没有颜常武的炮舰,本应该发生多次的西班牙屠杀华人事件……

  风帆时期,海边讨活的民众都有一种兼职海盗的冲动,毕竟干海盗这一行,无本生意,杀人放火金腰带。

  哪一个海边国家都不会例外,红毛番是海盗出身、西亚海盗多如牛毛、别看黑人不咋地,同样也有海盗,就连信大神的印度人中间有海盗,至于华人,现在海上中华的领袖颜常武是组合里龙头老大洗白白,他最重要的总理大臣陈衷纪是个老资格的海盗,在组合里手执白纸扇,被人称为“先生”。

  从东南亚到西亚的海途成为黄金水道,上下其手的人不计其数,有持牌强盗---就是奥斯曼帝国的官员,他们明正言顺地代表国家伸手要钱,嗯,你的货物想早点上岸不?除了国家税收,花点小小的费用,包你称心如意!

  土耳其官员们熟练地用拇指搓弄着食指和中指,这个国际通用手势是人都明白的。

  如果不给?

  ok,那么请耐心等待,我们会安排嘀,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几时?不知道!

  华人在海上虽强,但到人家地头,该给的滋润费还得照给不误,用来收买官员,打通关节。

  也有非法海盗,奥斯曼帝国官员名义上是地主,但在那个年代,离开城门就是荒山野岭的,天知道有多少海盗!

  土耳其人就是收税,既没教化,也没管治---管治的标准是你不造反就行。

  所以,西亚陆上是土耳其人称雄,海上则是华人当道,华人武装押运,经常炮舰出动为商船船队护航,孤零零的华人船只也不容欺负,华人组建了海上民兵,远航的船只不做足武装准备,是不容许出航的。

  华人官府管地管海管子民,海船想省钱都办不到,他们出航要有“适航证”,条款不少,比如防火措施,防海盗措施等都要做足足,遇到海盗,则以枪炮迎敌,不再是花钱买平安。

  如此波斯湾的民众,时有与华人交火的事件,华人甚至追杀上岸,要不直接杀,要不就是动用亡命之徒,完成事情后由那些收了钱的那些土耳其官员中坚定的爱国者负责摆平。

  谁惹了华人乃至于中华小跟班,华人是不客气的!

  说起来华人行中庸之道,遇事不兴争端,往往喜欢花钱买平安。

  但华人领袖颜常武,是不能容许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关系到他的脸面,怎么可能他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海上武装,他的子民要向海盗交过路费?

  想都别想!

  土耳其贪官污吏也就罢了,毕竟军舰不能上岸,但在海里,是我们华人说了算!

  在法澳港城,华人因为有财有势而受人尊重,但是,不是人人喜欢华人,即使是有钱给他们花用,那些人是既要收钱,还要交钱的人做孙子,他们当爷,比起法澳港城里那些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官员们,更令人不齿。

  问题是,那些人手里有权,这不,他们运作之下,由伊斯坦布尔---土鸡国首都,派出了一个高级检查团到法澳港城检查那些非法勾当,让港内内的桑贾克贝伊大人法里斯陷入了深深的烦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