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027节 好一个总督

第1027节 好一个总督

  “哈哈哈!”城外沙丘上,郝摇旗狂笑着,与周围的军官们笑得开心极了。

  这次轮到劳资来扬名立万了!

  整整十万开罗人哪,劳资不到一万军,硬生生地把他们给赶了回去,吓得他们闭门不出!

  说真的,当初见到那么多敌人守在城外时,军官们还真吓了一跳,处于打有顾虑,逃跑更加糟糕的局面,只好硬着头皮上阵。

  没想到对方是纸老虎,银样蜡枪头,将他们打了回城!

  参谋统计出这次战斗情况,其中:

  在追击战中,由于掩护得当,相互帮助,我方只死了区区2人,伤百余人;

  取得的战果是打死埃及人过千---这是谦虚了,后来军史考察,从敌人的资料那里知道是埃及人死掉二千人以上,打死的马匹、骆驼过三千头。

  俘虏三千多---郝摇旗下令释放一半老弱,让他们回去宣传已方的仁义,同时恐吓城内守军赶快投降。

  郝摇旗最满意的是印度兵,以一敌二,仅阵亡百多人,还打死对方精锐骑兵五百多人。

  起初他听闻印度兵受到敌人攻击,似挨了当头一棒,哪怕他打得再厉害,万一印度兵损失过大,甚至被歼灭了,那就难辞其咎。

  没想到印度兵经受住考验,取得了不菲的战果!

  他召见印人先遣团营以上的军官们,对他们嘉奖,感谢他们的卓著贡献。

  他认得库纳勒,重重地拍了一下这个印度人壮实的肩头,肩头纹丝不动,郝摇旗欣然道:“打得好!不枉你的团长用身家性命来担保你!”

  库纳勒曾经犯事,他的上司资历安认为他人才难得,资历安以自已脑袋作担保,才使得库纳勒得以继续他的华军生涯,否则会被扫地出门!

  库纳勒咧嘴笑开了:“那是毗湿奴神在保佑我!”

  “我倒!”旁边的资历安翻翻白眼,暗骂这家伙死蠢,连话都不会说,他应该说感谢领袖、感谢将军、感谢上级、感谢所有的人,好在大家都知道自家领袖是一套人马二个牌子,身兼毗湿奴大神,库纳勒的话倒也没说错。

  就在华军庆功,意气风发时,开罗城内总督府则一片凄凄惨惨,十万军民齐上阵落了个这样的结果,实在难以交代。

  相互推卸责任,均说军事长官埃姆雷不应该调动民众上阵,事实证明,民众不堪大用。

  埃姆雷并不认同那些指责他的话,说道:“我们冲上前去时,他们不照样逃了,我们的策略没错!”

  言下之意,颇有“不是国军不努力,而是共军太狡猾”的见解。

  骑兵统领塞利姆被群起而攻之,他以优势兵力进攻印度人,还打成这鸟样,责任不是他负,还有谁负责!

  如果他打胜了,一胜可以遮百丑,孰料他打成那鸟样,让所有的人都脸面无光。

  关键是,他败给了印度人!

  败给了印度人!

  在场的人非富即贵,对于印度人,知道他们当中一些人很富有---印度人还是挺擅长经商的,但印度人,绝对归入不擅战的民族中,如果他们能打,也轮不到莫卧尔帝国的那些兄弟们去统治他们了!

  塞利姆极力分辩道:“印度人确实很差,可指挥他们的是华人!”

  被骂得急了,他牛眼一瞪道:“你们都败给了华人,我败给华人算什么!”

  这是比烂,让大家哭笑不得。

  他终究是总督的心腹,卡塔泊·帕夏不耐烦地道:“好了,先想想怎么对付城外的敌人!”

  说到这,大家是大眼瞪小眼,头大如斗!

  由于作梦也没想到开罗会遭遇进攻,开罗的城防可谓是惨不忍睹,处处漏风!

  是的,开罗城作为帝国内重要的城市,经常有城防开支。

  但是大家认定开罗城不会有谁敢不长眼来进入,所有城防开支经费都被官员们疯狂地上下其手,瓜分殆尽。

  现在的开罗城防大门没有经过加固,有的城门说难听点的话是可以“一踹即倒”!

  城垛、城墙年久失守,重炮砸来,崩坍是必然的事。

  要是追究责任,在场的官员们可以拉一半出去打靶。

  凭借这种城防,如何防守?

  可是,不战而逃,丢弃城池者,依照帝国法律,官员们是要杀头的!

  赶快加固城防?

  别逗了,谁出钱?

  城外的华人会给你这个机会?

  官员们商量来商量去,卡塔泊·帕夏道貌岸然地道:“我们必须战斗,这可是与异教徒的战争,帝国绝对不能容忍他们得到埃及,须知埃及是帝国的谷仓,必须坚守,不容有失!”

  大家听着,当听到他说要大伙儿捐助五十万银币,再动用公帑五十万银币用于军事开支时,城里各方势力代表心中无不破口大骂!

  就是这位总督,在任期间把银币都给吞了,现在还要大家出钱!

  但他搬出了宗教,又搬出了帝国,给钱是必须的,大家讨价还价。

  最终决定了城内各大家族一齐出血,先集资三十万西班牙银币或者中华银币,连同公帑,由行政官修葺城防、做街垒、授权塞利姆征召三万民众入伍,紧急训练他们参战。

  奥斯曼帝国很骄傲,但奥斯曼帝国货币真悲摧,主要用的是欧洲人的货币。

  奥斯曼帝国本来不缺钱,它拥有盛产白银的色雷斯、马其顿、匈牙利、保加利亚、塞尔维亚等地,白银收入不少,发生一种艾克银币。

  本来挺不错的,然而它自己作死,控制了欧亚大陆东西方贸易的陆路通道,却为难东西方贸易,导致红毛番不走大陆贸易,土耳其人从贸易中获得到的收入也越来越少,还穷兵黩武,花钱多多,导致帝国发生严重的财政危机。

  应对财政危机,政府屡试不爽的方法就是贬值货币,艾克银币的成色不断注水,到最后甚至基本不含银,全部由贱金属铸造。

  这一轮贬值,让艾克银币的信誉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再就是境外货币崛起,著名西班牙里尔(Real)银币——由于西班牙从美洲获得了大量的白银,他们的里尔银币含银充足、印制精美,奥斯曼境内的商人更愿意使用欧洲银币结算,而本国的艾克银币则逐渐被人们所抛弃。

  此后连续上百年的时间里,因为存在里尔银币竞争,奥斯曼帝国干脆放弃了铸造货币!

  先是西班牙银币,接着是中华银币的到来,让奥斯曼帝国银币没指望了。

  东南国有大量的银子,发行中华银币,和西班牙银币一般坚挺。

  东南国流行纸币,充当纸币保证金是金银,纸币信誉很好,民间也爱用,但对外贸易还是要真金白银,贸易结算用的是中华银币。

  总督府议事完毕,待大伙儿退出后,卡塔泊·帕夏把心腹,阿富汗人阿明叫来,吩咐他做一件事。

  搬空开罗城银库,把里面价值五十万银币的公帑都运走,运回他的老家大马士革!

  还有,通知他的加拉塔盐行,准备撤离开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