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010节 土澳大陆的事业

第1010节 土澳大陆的事业

  盖因这三人都是强手,越其杰是明末名人杨龙友的舅舅,做过凤阳监军;陈潜夫则做过河南巡按;袁枢之父乃大明兵部尚书袁可立;三人皆有才干,在大明为官,后调至东南国,他们的国家观念坚定,讲究封建礼法,对于大一统的维护是不遗余力,也执行东南国的国策。

  有他们相助,黄淳耀觉得开展工作就容易多了。

  东南国以法治国,又立五年规划,行政事务皆按两者行事,不容许出现大的偏差,官员行事远不象前明般来自由心证,反倒落得一个轻松,因黄淳耀并不在意会被分权,只想集中力量把事情办好,办得漂亮!

  事情确定下来,当晚颜常武在胜利宫召开盛大的宴会,招待那些官员与劳动者。

  吃吃喝喝是必要的,但送上来的饮食之丰富,实在是难以描述,肉类、海产品和蔬果,一份份大盘满碟,果然土澳大陆是土豪大陆,一点没错。

  ……

  第二天,土澳大陆各州、各支军队部队长官一起到胜利宫觐见领袖,作述职报告!

  召开军政会议,由副总理大臣黄淳耀主持,马士英等人也出席会议,领袖身边,则坐着一位丽人。

  宋国夫人丘梦茜!

  她公然地抛头露面,大家偷偷地看她,这位夫人长得可真是漂亮啊!

  丘梦茜有份参与东南国朝政,不过向在幕后,她出现在会场上就释放了某种政治气息,老到的官员就明白过来,暗忖以后的日子可得小心了!

  各州主官汇报自己的工作,形式一片大好!

  没办法不好,开国之初,陋习少有,大家从无到有,建设新国家,可谓是充满了激情!

  坏事少做,官员们普遍年轻,还想着继续向上爬。

  加上国家的监察系统相当完善,坏事也难做,那就一心做事吧!

  各州按照朝廷部署的工作行事,包括加强中央统治、发展经济、交通、福利等,干得有声有色的,不一一叙述。

  大家说起各州的发展,无不喜上眉睫。

  采矿、耕种、放牧,捕捞,尤其是放牧,这里气候温和,没有大明北方那种恶劣天气,那边冬天白毛风一起,牲畜就是灭顶之灾,牲畜死光光,游牧民族就不得不南下,当然,对于强盛的游牧民族来说,汉人的地盘就是自家的仓库,想来拿东西就来拿。

  土澳则好得多,根本不用担心牲畜会冻死,麻烦是水源,但只要有序利用,也不成问题。

  新尧州的州长史可法着重作了发展牲畜业的报告,在所有的州长,他对牲畜业情有独钟,最为上心,其下的牲畜事业发展得红红火火,存栏数高,出肉量大,是为先进!

  尽管有人酸溜溜地说他是驴司令,是因为他喜欢吃驴肉火烧的事,但不得不承认,这位州长干得有声有色,尧州单是毛驴数量,比其余各州的总和还要多,是两中华最多毛驴的地区!

  毛驴在东南亚的作用非常大,驴很结实,能够适应当地的生存环境,比如炎热、蚊虫等不良因素的侵袭,不易生病,吃得也不多。

  用史可法的话来说只要上心,不让它们过度劳累,提供干净食水和青饮料,注意打扫,则几乎不用多花心思去打理。

  在东南亚和土澳,只有有地方养的,家家都会养毛驴,能干活、驮车和提供火烧的原料,还能做阿胶,好处多多。

  马就不行了,吃得多,还要求吃得好,也骄贵。

  听他在会上大谈特谈驴经,马士英在旁边听得,心忖这位前东林党干将如此的实干,简直令人不可想象!

  东林党多是嘴炮专家,光会骂人不会做事,还自视甚高,说什么手握天宪,能让朝堂地动山摇。

  这位史大人脱胎换骨,不说空话,只论实务,言之有物,头头是道,不得不说领袖能人所不能,硬生生地将不对付的人转变过来!

  何止是东林党,据马士英所知,史可法成功之一因他得到了前鞑靼人、蒙古人的帮助。

  那些鞑靼人、蒙古人即前大清的满八旗和蒙古八旗,擅长放牧,他们从遥远的大明北方被流放到土澳。

  旅途前,各个押运官都接到了命令,要是死亡人数超过5%,他们就没有任何功劳,如果死亡人数过10%,则就被追究责任,进行处罚!

  因此押运官都上心,关心那些鞑靼人、蒙古人的生活,想尽办法降低他们水土不服的大麻烦,以怀柔为上,当然真要是闹事也不客气,结果死亡率为3%,这是一个极低的数字。

  换作是鞑靼人抢劫大明,掠夺人口回去,中途死亡率达10%以上,有时更高达20%,这还是不到千里的路途,而流放鞑靼人的海途超过万里!

  到达了东南亚、土澳大陆后,官府恩威并施,积极改造那些流放者,经过不懈的努力,那些流放者皆拥护东南国,赦免已不成问题,是迟早的事。

  他们的孩子全部入读东南国官办学校,尽是起汉名、习汉俗、说汉话,改造得非常成功!

  我以真心待之,人心是肉做的,他亦以真心还我。

  他们从事放牧事业,大获成功,据史可法说每家都有500头以上的牲畜,一半人养有1000头以上牲畜,生活紧张、充实、富裕。

  马士英心忖着:“以前汉贼不两立,大家敌对,都恨不得把对方往死里整!”

  “那些人的运气好啊,正赶上了东南亚和土澳大陆开发的大好时机,不但没有性命之忧,还生活好起来!”

  发言席上的史可法在继续发言,他俨然是土澳大陆的首席畜牧业专家,成了环保专家,除了养牲畜之外,还说到了环境保护。

  “……我们发展牲畜业,它们拉的粪便多,当地土种粪壳郎,只会处理袋鼠的粪便,我们从其它地方引进了粪壳郎,它们就能够处理各种牲畜的粪便;

  我们按领袖的圣训,不放养兔子,以免其繁殖以至于不可收拾,严格要求,不得随便放养未经许可的物种;

  草原上有鼠患,我们采取了生物防治的方式,引进黄鼠狼、猫头鹰和印度的一种热带无毒蛇来对付它们,仅在新尧州,去年就放养了一千头黄鼠狼、五百只猫头鹰和三千条蛇,目前民间皆将这三种生物无视,不会进入民众的饭碗里,尤其是加强了对广东人的宣传!”

  史可法的话黑了广东人一把,引发了听众们的一阵哄笑声,毕竟广东人是什么都可以吃的。比如在台风中被救起的小乌龟,转眼成了乌龟汤,雨中的老鹰无论如何也不敢进入广东人开着窗的厨房,可以说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只要被广东人盯上,就是盘中餐,口中物。

  当然,引进黄鼠狼、猫头鹰和印度蛇也会对土澳大陆生态造成影响,无奈随着人类活动增加,随人而来的老鼠也来凑热闹,由于没有什么天敌,在一些地方为祸,两害取其一,先干掉老鼠再说。

  至于老鼠被干掉后,黄鼠狼、猫头鹰和印度蛇会不会也猖獗起来?

  不用怕,我们有广东人!

  甚至于史可法严管兔子,不给兔子在新大陆繁殖之事,许多人不以为然,不是少数人,而是很多人认为史可法是杞人忧天。

  兔子会造成祸害?

  我们有广东人,分分钟把兔子给吃成保护动物!

  还有地下水的保护,史可法说他们是不折不扣地按领袖圣训行事,尽量不动用地下水,以保护为主,限制采用,依靠地表水,兴建水利设施蓄水,供应人畜。

  “如果水源不够,宁可不放牧和放慢移民的速度,确保地下水不受污染,不致于匮乏,这是王上圣谕说的传之子孙的大事!”史可法斩钉截铁地道,所有的人以之为然,都为他鼓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