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940节 遭三锅BS的总督

第940节 遭三锅BS的总督

  先前华人司令卡博特与阿米尔·汗约定租地两万亩,当三锅战败后,华人即把加尔各答城周边二十万亩土地给据为已有,这回当地的三锅没人敢来抢了!

  做了坏事的华人自己做贼心虚,怕被别人打,立即加固城防,他们把旧城面积拓宽了三倍,城高升高到十米!

  还要修建道路、营房,如此人力严重不够使用,主持城防工程的工兵营营长张大发初来乍到,不知好歹,就地征召三锅来帮忙,心想他们做不了大师傅,做做小工都好嘛。

  结果呢,他差点没气晕去!

  他见识了三锅的工作方式后,简直不敢相信在工地干活还能干到这样的境界,真的是神境界!

  后来他说别的地方工人懒是偷懒,三锅人懒,懒的是境界!

  他们的上班首先不准时,往往拖拖拉拉1个多小时之后才来齐,甚至有的人更晚来。

  对于三锅来说,不守时是常态,他要是按照约定的时间来了,反而另类了!

  10个三锅工人同时在工地上干活,那么,有3个工人站在一边看,一天的时间会看上半天,还有3个工人看看天、看看地、发发呆,据说在神游,三锅的神游文化特有名,还有3个工人在磨洋工,慢慢腾腾的干活(好歹在干活),还有一个工人直接找不到了,据说祈祷的时间到了人家跑去祈祷了,他们的神超多,漫天神佛,总有人去祈祷不干活的,什么,你不给他祈祷?那他不来了!

  神是第一,个人第二,饿肚子也要敬神。

  不过他们也不是傻的,工地监工说,只有发薪水的时候人能到全!

  干活的时候,三锅工人从来没有想着多快好省的法子,他们在工地上搬砖的时候,是一个一个地搬,来来去去,华人监工们看得眼花缭乱,差不多要犯困了!

  卸材料的时候,华人是能够多少捆卸就多少捆卸,三锅工人是能一捆卸绝对一根一根卸,一车材料本来没多少,硬是让他们从早上卸到了晚上,俄晕!

  嗯,你教他们来一摞砖搬运,开始他们还是听话的,但一转眼,他们搬过一摞砖,只要你目光移开没注意他们,他们又一只砖一只砖来搬运了。

  我们华人干活是冲锋陷阵式的,他们干活是不慌不忙的。

  好吧,不要对他们客气?用皮鞭来抽打他们,开始是有效的,他们加快了速度,但不久后,你会发现你打到你手都累了,他们的速度依旧如前,不长任何记性!

  说难听点的,你教牲畜它们都会长记性。

  这还不算什么,最怕抢工期了,三锅是不会给你加班的,你给再多的钱也不加班,你只要把今天的薪水给他发了,够他今天吃吃喝喝、有吹牛聊天的力气,够他发呆神游就行了,没有攒钱的习惯,反正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这与三锅的宗教信仰,文化习惯有关!

  干嘛要那么赶?

  你们中国人干活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从早干到晚,不懂得享受生活,太过无趣。

  我们三锅干的活不仅仅这辈子的,这辈子没干完,下辈子再继续干。

  急什么,大把的光阴,一件活计下辈子没干完,还有下下辈子,哥有的是时间!

  所以三锅的建筑常常是建了拆、拆了建,折腾好些年,人家玩的不是速度,玩的是建造乐趣!

  工兵营营长张大发,默默地写了报告,请求作战部队的支持,帮忙筑城!

  卡博特很明白事理,就手批准了张大发的请求,和机关干部一起下到工地帮忙。

  东南国干活风气深厚,颜常武会造舰和修船,他老婆杨莺儿懂得种地(作为王者,每年都要率先祭天种地,民以食为天),首相陈衷纪则在家里种菜自个儿吃,财政大臣陈和彬打捞出售家里鱼池里的鱼……上层人物尚且如此,其他人谁敢闲坐着?

  卡博特捋起袖子,手提一把铲子,动手搅拌混凝土,他可不是那种领导过来蜻蜓点水式的工作方式,而是老老实实地干着,搞得汗腾腾的。

  他堂堂一个少将,工兵营营长张大发是区区的少校,哪敢怠慢,亲自带了两个能手给领导打下手。

  干着干着,卡博特停下手笑了,张大发凑趣地问道:“长官为何发笑?”

  卡博特呶了呶嘴道:“看!”

  张大发顺着他目光望过去,发现赶毛驴的三锅正以BS的目光看着他们!

  是的,他的目光确切无误,严重BS他们!

  BS一个高高在上的总督!

  毛驴这种牲畜,得听说过“犟毛驴”的名词,毛驴是有脾气的,你不会指挥它们的话,会发现它们打着不动,赶着倒退,因此华人在带来的中国毛驴喝了当地的水集体拉肚子不能干活之后,华人唯有把当地毛驴连同主人一起雇用,而那些赶驴的三锅,认为他们比干工地活的三锅乃至于华人都要高级!

  怎么说呢,一级BS一级,老爷们高高在上,他的管家、在房间里干活的BS屋外干活的,屋外干活的又分等级,如赶毛驴的BS工地干活的。

  张大发得卡博特指教,明白了原因,哭笑不得!

  后来他与三锅接触多了,发现他们的种族等级森严,如三锅军队里正规军不多,军人就是当地农民。拖家带口的,当兵同时还种地,相当于我国屯垦部队那样,都是低种姓。在他们眼里,会说华语而不怎么带有咖喱味,那就是一位值得尊敬的绅士了。

  三锅军队里军官都是大爷,大爷到什么程度呢?一个管辖不到百人的低级三锅军官,出行不是走的,甚至不是骑马什么的,全程是当兵的抬着的!该大爷左手边是茶具,右手边是一盘水果,头上是一把大大的遮阳伞,这些东西连同该大爷,都是抬着的!

  该个大爷肥尸大只,四个瘦骨嶙峋的三锅兵抬得气喘吁吁。

  张大发望望自己肩板上的二杠一星,默默的把眼泪咽回肚子里……他堂堂一个少校,亲自扛背囊,加上一把沉重的双筒喷子和一把手枪一个基数弹药一个望远镜一个指北针一个地图包,还有一个文件袋,比普通小兵扛的还多,只能放任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东南军缺马,将级军官可以骑马,校级军官是骑驴,尉级军官则是11线,问题是驴个头小,骑上去脚到地,校级军官都不好意思骑上去,也是11线……歹命咧,好想尝尝被人抬着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