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875节 军心不稳

第875节 军心不稳

  示警的钟声响遍全港城,港城陷入了紧张的气氛中。

  总政治部副部长陈子龙坐着驴车匆忙地在行进在城市里,看到的是一副忙乱的景象。

  不少商户都关门,街道上的男女老少都背着枪,筑起了街垒,有的人持枪站岗,成队的枪手跑步前进,个个表情严肃。

  敌人居然打上门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自从领袖在红毛番的手里夺取了巴达维亚,改名为旭日城,这座城市一直淋浴在金色的阳光下,奋发进取,富裕安祥。

  今天敌人居然打上门来,城里官兵和民众都心里有点忐忑不安,毕竟领袖不在此处。

  陈子龙到达座落海边的总理府,通报后得到允许,他上到三楼登堂入室,却见到总理陈衷纪和财政部长陈和彬在那里悠闲的喝茶,茶烟袅袅,顿时陈子龙气不打一处来。

  “子龙见过陈总理和陈部长!”陈子龙拱手道。

  见他气鼓鼓的样子,陈衷纪哪还不明其意,微微一笑道:“陈部长。”他对陈和彬道:“我们的这个本家看不顺眼我们在喝茶呢!”

  陈和彬呵呵笑道:“我们这个本家忧心国事,自然看不惯我们不为国分忧了!”

  陈子龙倒不好意思起来道:“不敢,下官只是来汇报军务而已。”

  陈和彬说道:“请坐!”

  接着他告诉陈子龙道:“我们是刚刚从外面回来,我陪同总理大人视察了丰收炮台、各处主要街道还有接受了《东南府日报》记者的采访!”

  丰收炮台正是旭日港的屏障,上面大炮林立,防御能力出众,总理视察丰收炮台,乃是应有之举。

  他再视察了主要街道还有接受采访,发表声明,从而稳定社会各界人心。

  陈子龙慌乱告罪道:“对不起,下官唐突了!”

  “没事!”陈衷纪摆摆手道:“没事!你说你有什么军务汇报?”

  “禀总理大人,军心不稳!”陈子龙沉声道。

  陈衷纪是东南府军事委员会重要成员,有监察大权,军队的出兵令掌握在杨夫人手里,但在军务这头,陈衷纪的话事权很大。

  “军心不稳,怎么讲?”陈衷纪面无表情地道。

  “他们说领袖花了这么多钱在军队上,结果我们的战舰还不如红毛番的多,军工干什么吃的,是不是贪污了?!海军上将陈德指挥舰队,没能打败敌人,却给红毛番打到了家门口,让城市军民面临危险,辜负了领袖的信任,该当治罪!”陈子龙说起军中动向道。

  “甚至说,陈德贪生怕死,不敢与敌硬战,必须严惩!”陈子龙讲道。

  继而引发下面的事情,军工生产由陈衷纪监察,真要是军工生产出了事,陈衷纪就要负起监察无力的责任。

  而海军上将陈德畏敌避战的话,这可是非常严重的罪名指责!

  陈德是什么人?

  开府元老,与领袖父亲一起打江山的人,属于“东南府、东南府军队的主要缔造者”,手握军权,他要是避战的罪名坐实,整个东南军系都会引发震动!

  陈子龙一说,屋内沉寂,连陈和彬也不敢说话。

  陈衷纪慢慢地道:“陈上将打得非常好,领袖绝对信任他!”

  见陈子龙想说话的样子,陈衷纪阻止他道:“其他事情不必多说,你回到军中,要求大家准备战斗,应付入侵,军队是用枪炮说话,不是用喉舌说话,就说上面的事情,自有上面来处理,做好本职工作!”

  “不得****,让他们好好学习一下军法,十杀令是怎么一个回事!”陈衷纪嘴里迸出的字眼儿,让陈子龙心中一凛。

  陈衷纪说起军法,总政治部就得执行军法!

  陈和彬在旁边补刀,凉凉地道:“我东南府从来都是真抓实干,少说多做,那些家伙居然有闲说话,看来训练还是不够,应该训练加倍了!”

  陈衷纪一笑,未置可否,他着陈子龙加强引导和教育,军队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做好战斗准备。

  等陈子龙离开后,陈和彬幽幽地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对!”陈衷纪颔首。

  东南府高速发展至今,东南亚的土地,已经成为了聚宝盆!

  巨大的利益动人心,每年海量的白银从海外进来,层层分配,闽南一系的官员们是开府元勋,自然拿到了大头。

  然后天下一统,都是领袖的子民,凭什么我们少分配?

  于是闽省一系、外省一系,闽省有漳州势力和泉州势力向来是对头,外省里又有南方、北方之争,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眼的,各方面势力纠缠在一起。

  说起来闽省人也不服气啊,这江山是我们打开的,领袖让大伙儿把利益让度出来,比方说军校生的比例、大学生的比例、文官的比例、还有股份认购、土地分配等等,领袖要我们相让,我们都让了,外省人的比例越来越高,你们这帮外省人还不满意,还想怎么着!

  明面上有领袖坐镇,政坛和军界水静河飞,但水底则是暗潮汹涌,找到机会就要来闹事。

  陈德确实没挡住红毛番的进攻,这就是一个好机会,他们还不敢公然跳出来,鼓动一些人开始闹事了。

  往往是小人物打头,其他人则看到风声响起,形势有利时就一拥而上,群起而攻之,从而瓜分利益!

  真要是将陈德治罪,他那一系的军官很多人都会倒霉,继而影响到闽南系的文官武将,当后台倒后,经济上的利益就会显露出来。

  因此陈衷纪也坐不住了,他立即进见领袖夫人,向她汇报请示此事。

  杨莺儿坐在宝座上,静静地听完,淡然道:“我不学汉武对侍贰师,审配之于许攸之事!”

  领袖夫人是学霸,陈衷纪要不是近些年来努力进修,差点不能理解。

  汉武对侍贰师,指的是汉武帝时期,朝廷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军出征打匈奴,结果后方失火,汉武帝因某事将李广利的妻儿关押起来,导致李广利对匈奴求胜不得(想以胜利赎罪),最终李广利投降匈奴,七万汉军尽丧。

  汉武帝轻举妄动,导致丧失大将和大军,给国家民族造成极大的损失。

  至于审配之于许攸,汉末曹操与袁绍在官渡对战,许攸是袁绍谋士,为他谋划破曹良策时,审配在后方发信来说许攸的子侄犯事,所以今已收其子侄下狱矣。

  袁绍死蠢,深责许攸,许攸大怒,夜奔曹营,献上乌巢劫粮之计,曹操终破袁绍。

  后人有诗叹曰:“本初豪气盖中华,官渡相持枉叹嗟。若使许攸谋见用,山河争得属曹家?”

  现在就是如此,陈德在海上打仗,貌似不利的样子,一帮人鼓噪着要将他治罪?

  不但不能将他们治罪,陈衷纪立即道:“当表彰舰队官兵们英勇杀敌有功,陈德指挥得当,保住了舰队,他们以弱挡强,取得了一比五的大胜,嘉奖!”

  杨夫人赞成道:“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