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848节 与黄道周的争论

第848节 与黄道周的争论

  有大量的明人被流放到东南亚,鱼龙混杂,他们中间有东林党,如黄道周、姜曰广、许誉卿、解学龙、李若星、黄公辅、房可壮等人,这些人在前明时期都是响当当的清流,但到了东南亚,这里没要什么嘴皮子给他们来动了,只有两个字:劳动!

  有的是前明勋贵,他们参与反对颜常武的图谋而被执,他们从风光无限的地位被拉下来,到达此地后,想要生存,唯有劳动。

  再有那些晋商的家人,从锦衣玉食的生活到达东南亚,一切都得靠双手过活,劳动!

  他们到达东南亚,许多人只在旭日城作简单停留,这其实是让他们见识一下东南府的繁华,然后都被送到各处的农场,通过劳动来洗刷以往的过错。

  没错,就是拿起锄头修地球,死硬分子则安排到砂场、砖窑、井下干活,包他们分分钟知道什么叫做劳动改变生活。

  也有一些人得到优待的,譬如黄道周,字幼玄,又字螭若、螭平,号石斋,福建漳州府漳浦县(福建省东山县铜陵镇)人,祖籍福建莆田,其曾祖从莆田迁徙至漳州。

  天启二年(1622年)进士,改庶吉士,深得考官袁可立赏识。历官翰林院修撰、詹事府少詹事。

  其人素有清名,亲近东林党其实不是东林党,却在颜常武反东林党时,黄道周看不过眼,脑袋一抽风,大呼曰我是东林党,于是不得不将他送东南亚。

  颜常武并不想抓他,须知黄道周与他是漳州同乡,乡党也,在古代的关系是非常铁的,甚至于颜常武当初在台湾时,别人弹劾他,黄道周为他辩解,是因他是同乡而不管他做了什么就为他背书,如此对颜常武有恩。

  黄道周是当代大儒,乡里的前辈,他可以骂颜常武,而颜常武得唾面自干,不能追究,这是封建的礼法!

  他不识好歹,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颜常武只好请他出海,眼不见为净。

  去到旭日城,安排黄道周到东南亚大学文史社科担任教授,待遇从优,以此作为照顾。

  但老家伙倔强得很,说不需要优待,老夫也要劳动!

  硬生生也要跟着去农场,大家拦都拦不住。

  好在他生病了,这才滞留在旭日城治病,老家伙的脾气大极了,大骂颜常武这叛国逆贼,众人的脸都唬得白了。

  这时他的大儿媳黄张氏下了一剂猛药来劝说他道:“大官(闽南媳妇对家公的称呼)您时日无多,您骂得爽了,等您双腿一撑去了之后,您的后代就要受苦了!”

  “领袖是天下共主,他也要面子的,他奈何不得您,但还奈何不了我们?”黄张氏说道:“您骂吧,骂吧,骂个痛快吧,我们一家人准备去最远的海岛,我们也无法将您送回乡了!”

  被黄张氏这么一说,黄道周居然安静了,默默地接受了安排,成为了文史社科专业教授被养了起来。

  不过他的怒火积蓄在心中,结果在史可法带着水果去探望他时,两人争执起来。

  交谈几句,黄道周这等老而不死谓之贼的老贼即时分辩出史可法的理念,认为他已经背叛了东林党!

  “宪之兄,我看你的学问都还给你左老师了,忘记敢顾先生(宪成)的教诲!”黄道周不客气地道。

  “幼玄公,我一家子都指望着我,我得弄钱来养家啊!”史可法若无其事地道。

  “你可是南京兵部尚书,为五斗米而折腰,你老师白教你了!”黄道周恨铁不成钢地道:“左老师要是知道你这么样子,会气得从坟里跳出来教训你的!”

  “幼玄公,我是前南京兵部尚书,东南府没有言官,也没有讲官,我辈已无用武之地!”史可法淡淡道。

  “你说得对!你说得对!”黄道周喃喃地道,想起了之前叱咤风云的庙堂生涯,当初连皇帝都怼过!

  崇祯十一年(1638年),黄道周因指斥大臣杨嗣昌等私下妄自议和而获罪。

  时为七月初五崇祯帝在平台召开御前会议,黄道周“与嗣昌争辩上前,犯颜谏争,不少退,观者莫不战栗”。

  崇祯帝袒护杨嗣昌,斥黄道周:“一生学问只办得一张佞口!”

  黄道周高声争辩:“忠佞二字,臣不敢不辩。臣在君父之前独独敢言为佞,岂在君父之前谗诌面谀者为忠乎?”他厉声直逼皇上:“忠佞不分,则邪正混淆,何以治?”

  崇祯无言以对!

  这场有名的辩论之后黄道周被连贬六级,调任江西按察司照磨。

  被贬之后,黄道周一点都不难过,还认为是自己的骄傲,他维护了正义,他胜利了。

  然而怼上颜常武,他根本不会与他们争论,而是递来锄头一把道:“干活去!”

  如今呢,史可法竟接过了锄头,准备干活去!

  不同于别人是被迫接过锄头,而史可法是主动去接锄头。

  听听,他居然就读于东南亚大学的农牧渔业专业!

  这专业是东林党人士能学的吗?

  要与那些泥腿子混一起,我辈可是读书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气节何在,风骨何在,全然忘记了他先生(东林党大佬左光斗)的教导!

  他厉声道:“东林党三项主张开放言路、反对宦官干政和反对工商矿税,何错之有,竟遭遇如此大劫!”

  “老夫观东南府压制言路,报纸上通篇是对颜氏歌功颂德,比起崇祯朝更甚!这东南府虽无宦官干政,却是牝鸡司晨!东南府的工商矿税为四分之一,民间苦甚!”黄道周不住地摇头道。

  史可法则心平气和地反驳道:“书生意气,百无一用,说万句不如动一下手,如果说东南府压制言路,幼玄公可以去问民众想吃肉呢还是想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呢!”

  “至于牝鸡司晨,幼玄公太健忘了,您是闽南人,闽南人是男人离家出海,久月不回,女人在家管帐做事,女人说了算!别的地方可以说东南府牝鸡司晨,幼玄公则不应该说!”

  “东南府的工商矿税是多,但如果不收的话,颜少阳就是第二个大行皇帝,苦到户部一文钱也没有,他是穷死的!”史可法动感情地道:“东林党反对收工商矿税,国家都没钱了,什么都做不了了,还不收税,大行皇帝死得冤哪!东林党错了!”

  想起旭日港夜景,想起民众的生活,幼儿的早餐,史可法不由地道:“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黄道周气得戟指怒骂道:“史可法,你数典忘祖,不当人子!”

  史可法矢口否认道:“不,此乃真知灼见,发展才是硬道理!”

  黄道周的嘴上功夫厉害,但史可法同样是战斗力惊人,俩人谁都说服不了谁,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