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离去:倦勤

离去:倦勤

  眼前的组合非常强大,让颜常武打着拍子,沉迷于中。

  丘梦茜与寇白门合唱《春江花月夜》,由陈圆圆弹琵琶,柳如是吹箫和顾横波拨琴!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双姝启朱唇,曼声唱起来,

  以月为主体,以江为场景,描绘了一幅幽美邈远、惝恍迷离的春江月夜图,抒写了游子思妇真挚动人的离情别绪以及富有哲理意味的人生感慨,表现了一种迥绝的宇宙意识,创造了一个深沉、寥廓、宁静的境界。

  关键是看什么人演奏,秦淮五艳出手,天底下绝配的旋律响起,那是无与伦比!

  这五个美女,出来任何一件都是顶级的享受,何况是五件!

  天底下也只有颜常武才能享受到这样的温柔阵仗了,他所在的地方是“倦勤阁”,清幽素雅的楼榭亭台,布局典雅精致,旁边有陡峭峻拔的假山,闻名遐迩的北宋太湖石,奇峰叠嶂,又有小桥流水,花径林中秀,十分舒适,此为新东南王府最早完成的建筑物之一。

  一曲《春江花月夜》唱完,又到了唱戏时间,陈圆圆身披白纱舞衣翩翩起舞,就好像一朵白云飘到了阁榭之中。

  她淡扫蛾眉,轻点朱唇,淡雅中露出一种超尘脱俗的气韵来,轻盈旋转,轻舒长袖,明眸含笑,那笑便像烟雾笼罩着的牡丹花,朦胧而诱人心醉,这可是倾国倾城,令人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陈圆圆!

  一段轻舞后在厅中站定,随着动人心弦的乐器声,她唱起了小调,那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际飘来,轻悠悠地荡入听者的心底,宛如清泉浇身般的清爽。

  “是曰演弋腔《红梅》,以燕俗之剧,咿呀啁哳之调,乃出之陈姬身口,如云出岫,如珠大盘,令人欲仙欲死。”

  这舞这歌,把上座的颜常武迷得欲醉欲仙,捧着茶杯,眼痴迷迷地盯着陈圆圆,好半天忘了喝茶,也不知搁下茶杯。

  即使是老夫老妻了,她人用过,她戏看过,陈圆圆依旧是风华无敌,难以抵挡!

  同样地,与他一起观戏的宜阳公主朱真真也是连声称好,笑曰:“本宫是沾了王爷的福,圆圆姐姐的戏别人是万万没机会看的!”

  没机会!

  一句话触动了颜常武的心思,他放了茶杯,叹息道:“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戏有唱错的时候,有唱完的时候,可我不敢错,我修了这倦勤阁,但也只敢倦勤片刻而已,却时时不敢懈怠啊!”

  他感慨不已,作为穿越众,哪还不清楚做人应该过上“门朝大海,春暖花开”、“钱多、工少、假期长”的理想生活!

  瞧瞧现在过的是什么生活!

  钱少---都被老婆们没收了,朱真真说男人有钱就学坏,这家伙一有钱就从秦淮那边给她添姐妹,所以,没收他口袋里所有的钱!

  真的,他口袋里一个铜板都没有。

  工多---每天累成个狗一样,一个月内就有一半时间在外奔波,巡视、现场指导。

  假期短得可怜,他想多陪美女啊---倦勤阁就是这么来的,辛苦的怨念太重,让他下令修建了一个倦勤阁供他偷偷懒。

  但,真的能偷懒吗?!

  用他的话来说,他得象混在沙丁鱼群中的鲇鱼般,不住地游动,才能激发沙丁鱼般的活性(鲇鱼效应),大明是一个老大帝国,固步自封,因循守旧之辈大有人在,他必须给他们增加压力,要是他懒怠,那大家就发呆,国家难免停摆。

  国家如此之大,事情那么的多,问题是,东南亚那边遭遇白皮舰队攻击,告急文书一天紧过一天,不断发来,颜常武心急啊,深切感受到两个家不好打理,没有飞机真是恨不得自己生出翅膀来!

  看到贼吃肉,没看到贼挨打,见他的一南一北的两个老婆漂亮,没见到他要看紧家中的篱笆,刚刚把北边那家的鞑靼人给按到地上摩擦,南边那家外头就有白皮往家里扔东西,要赶回去干掉那些白皮,歹命咧。

  他无情地驱动着他的臣民干活,同时他也得每天忙碌不止,想带着大明跑步进入发达社会!

  别人都说他的步伐迈得过大,让臣民们甚至跟不上他的速度,哪知他心中的焦灼!

  唉,倦勤!

  听到他的话,朱真真脸色白了,她颤声道:“真的要走了?”

  看她的样子,堂堂的大明公主如同一只被遗弃的小狗般。

  她与颜常武夫妻感情非常好,他作为未来战士,既铁血,又柔情,让朱真真明白了什么叫做被bao养、受宠爱的感觉。

  “要走,要走,不走就要出大事了!”颜常武苦笑道:“最近的战报,我军舰队战败于马六甲海峡,白皮直逼爪哇岛!”

  “呼!”朱真真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知道分别在所难免,心中有种被剐了一块的感觉!

  她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颜常武也不能说什么,千言万语都不及他在她身边一站!

  夫妻两人十指紧扣,久久不放!

  ……

  “本王就要离去,大明之事,拜托诸位了!”堂内,颜常武向着内阁姚明恭、阮大铖、钱谦益拱手道。

  三位阁臣连忙避席以示不敢受此礼,一致表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他们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这阵子,颜常武把大家赶得鸡飞狗上墙也似,大家也累啊!

  不过看到旁边的两位新来者,以后他们也不敢过分松懈。

  内阁添加了一位夏允彝入阁,此人乃松江化亭人,崇祯十年的进士出身,有资历有文才。

  他做过福建的地方官,与东南府很早就勾结了,虽是大陆人氏,却认同颜常武的理念,不折不扣的颜常武的死党。

  夏允彝以户部侍郎衔入阁,看着户部,明摆着就是颜常武对大明朝政的控制。

  再有一位是颜东来,新任大明帝国总参谋长,如今大明军队已作分工,兵部管军政,总参谋部管军令,没有颜东来的命令,谁都不能调动军队。

  而要罢免或者逮捕颜东来,只有大明公主朱真真才能下令这么做,管政法口的阮大铖都不能对付他。

  至于原有的参谋长甘辉,他将离开大明,返回东南亚参战。

  颜常武做好了安排,他离开南京时,那是轻轻的我走了,不惊动世间,只有几个人为他送行。

  当大臣们发现殿堂里不见那位至尊,齐齐松了一口气。

  姚明恭表示:“东南王南狩,安排我等奉宜阳公主旨意行事,王爷快则三年,迟则五年,回转朝堂,就看各官的功绩,各官不可懈怠!”

  大臣们心中一凛,唉,就算想造反,也得顾及几年后那位至尊回来,打不打得过他!

  从此,大明朝政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大臣们同心协力,公主负责指挥与监督,整个社会阶层按颜常武制订的五年发展计划行事,积极发展经济,增加人口,训练军队,拓展领土。

  大战略一旦确定,所有朝廷官员、所有地方政府无条件地执行!

  等颜常武自海外归来,大明就与先前大不一样了!

  <第五卷完,请看第六卷“一路向西”>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