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800节 皇帝呷屎

第800节 皇帝呷屎

  “有诏讨贼!”年轻的张煌言厉声喝道,他热血澎湃地向着御花园冲去,后面跟随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他们都是忠于大明,一心想匤扶大明的人。

  他们打倒了门口听侍卫,想冲进园里,捉拿公主朱真真,以她要胁颜逆,要他退出大明,从而完成讨贼大业!

  就在这时,斜刺里杀出一群御林军,为首一人,正是张守云,他们手里拿着精良的线膛枪,向他们瞄准。

  砰!

  张煌言身前的人应声倒下,让张煌言心中微震!

  对方瞄准的是他,只是被别人把他遮掩了。

  接连数枪飞来,又打倒几人,余众大乱,纷纷低头矮身而行,后面有的人已经抢先逃跑。

  对方气势汹汹,张煌言猛醒:不好,这是个圈套!

  他虽然军事知识不多,也知道已方有败无胜,无奈地道:“退!”

  纷纷逃跑,于是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了!

  张守云分出一半人去捉他们,率另一半人回御花园护驾。

  里面热闹得很,那边皇帝朱由产在翻着白眼,宫人忙着救护,一迭声地叫唤御医,这次朱慈焌与颜东花各执一词,颜东花严重指控朱慈焌是此事的始作俑者。

  “人渣!他下毒毒害他的父皇与妹妹!”颜东花不屑地道。

  “喂,你可知道本王是谁吗?”朱慈焌斥责道:“本王用得着下毒去害自己父皇与妹妹!”

  “是不是下毒,这里有他刚刚送来的羊羹,叫条狗来不就知道了!”颜东花冷然道。

  “这里有条狗,让它来吃!”一个宫妃说道。

  一个可爱的小狗狗,还系着锦衣和吊着金铃,在冲着人们摆尾。

  临急时大家顾不得什么,捉到了那条小狗狗,让它吃羊羹,它吃下去后,依旧活蹦乱跳,精神得很。

  朱慈焌嘿然道:“看,说本王想害皇妹?”

  他对朱真真道:“皇妹,你太宽仁了,这等狂妄之辈,绝不能留在你身边!”

  张守云扬起手掌道:“且不论此事,先看皇帝陛下怎么样。”

  御医来了,翻看皇帝眼皮,见他流涎、恶心、口渴、发热、呕吐、口吐白沫、抽搐、四肢麻木,立即说道:“陛下是中了断肠草的毒!”

  “怎么解?”大家急问道。

  那御医还算经验丰富,说道:“取些鹅血或许鸭血或者羊血来都行,灌服!”

  宫里厨房向来备有鹅鸭羊,赶快派人杀之取血。

  然而,派去的TJ脸色苍白地飞奔回来道:“宫里的鹅鸭羊早早被杀掉做菜了,没有鲜血!”

  “什么?”众人一惊非同小可。

  对方计划好毒辣,一环扣一环,这鹅鸭羊血能解断肠草,他们预先解决了!

  朱由产还有神智,他不想死啊,哀鸣道:“真真,快救父皇!”

  朱真真握住他的手说道:“父皇,我一定救你!”她问道:“众卿家,可有良策救本宫父皇?”

  “御医?”大家问道。

  御医为难地道:”臣这里有剂泻药,泻出来或许没事,但功效太慢!“

  众人束手无策时,旁边张守云施施然地道:“去厕所取一碗屎,给陛下灌下去,他吐出来就没事了!”

  大家带着无比钦佩的目光看着张守云,这主意他还真敢出啊。

  到了现在这地步,夫复何言!

  而朱由产哪怕有心抗拒,也身不由已。

  新鲜热辣的米田共来了,人们捏着朱由产的鼻子,给他灌了下去。

  朱由产无比酸爽,大呕!

  看来有效,朱由产呕过之后,精神虽然不振,但症状尽皆缓解。

  这时,有人惊叫道:“看!”

  只见刚才吃下羊羹的小狗在地上抽筋,痛苦地呜咽着,状况与刚才朱由产的样子一模一样。

  宫里的刘淑妃大叫道:“是谁毒害了本宫的狗!”

  她气坏了,这狗是她的心头肉,宫里生活寂寞,皇帝不会时时相陪妃子,狗狗比人更可靠。

  刚才混乱时,她养的狗走失,结果怎么中毒了?

  诸人面色古怪,想起来提议拿狗试毒的人正是田贤妃,这两人平时不合,相互争斗,见有良机,田贤妃趁机下手。

  果然,宫斗无时不在啊!

  人们想给狗也灌粪救它狗命,那狗却死活不肯开口,嘶叫着,居然有力气咬人,刘淑妃恼怒得乱叫乱嚷,哭闹不止,给朱真真哼了她一声道:“父皇身体不好,你在这里吵,惊扰了圣驾,其罪不小!”

  她的气场愈发强大,刘淑妃虽是庶母,不由得一窒,不敢再说什么。

  大家都看着朱慈焌,他强辩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羊羹是在外面买回来的!”

  张守云说道:“那些外来人进宫,正是二皇子身边的TJ引进来,我们监控得清清楚楚!”

  众人怀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朱慈焌声嘶力竭地叫道:“那也与本王无关!无关!”

  朱真真正在为难时,“咳!”却是朱由产有气无力地说道:“将朱慈焌软禁他的寝宫里,拘禁他身边的所有TJ与宫女,交部审问!”

  他是父亲,有权处置儿子,让朱真真不用担上迫害兄长的名声。

  大皇子朱慈焫赶来,得知情况后,痛心疾首地道:“皇弟,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我没做,父皇,这是在构陷我!”朱慈焌大叫道:“我不服!”

  他被TJ押了下去,大家望着他的背影,知道他这回麻烦大了!

  朱慈焫向皇帝、皇帝后妃和镇国公主表示慰问,朱由产摆摆手,象老了十岁,有气无力地道:“回乾清宫!”

  TJ扯长嗓子叫道:“皇上回宫喽!”于是大家散了。

  离开了皇宫,回到公主府,朱真真的侍卫队长颜东花即时请罪道:“职部对公主不敬,请公主降罪!”

  “何罪之有,来人,赏颜队长一百个金币!”朱真真说道。

  “职部不敢……”颜东花赶快道。

  “叫你拿着就拿着吧!”朱真真说道:“功大莫过于救驾!拿着吧。”

  “是!”

  她坐回位置,疲倦地闭上眼睛,两个宫女乖巧地为她按摩。

  今天的事情让她触目惊心,果然天家无亲情,为了一个皇位,朱慈焌竟然连父皇和妹妹都敢毒害,然而他这么做的话,无疑断送了自己的前途。

  没有谁会拥立这样皇子登基,要是朱由产驾崩,镇国公主又亡,那么就会是大皇子朱慈焫接位了!

  时机尚未成熟,思明的人还很多,颜常武不敢冒天大不讳,强行登基。

  难怪!

  朱真真醒悟过来,之前朱慈焫和朱慈焌闹翻,摘出朱慈焫,朱慈焌牺牲够大的。

  ……

  皇宫出事,有外人进内,骇人听闻!

  以捉皇宫飞贼为名,全城大索。

  一天后,贼人相继落网,独少了一个首领张煌言。

  二皇子宫里人有人熬刑不过,招供出是二皇子朱慈焌吩咐将那些人接应进宫的!

  事情真相大白,此时颜常武已经赶回南京,他进宫与朱由产商量如何处置朱慈焌之事。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