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769节 杀鳌拜

第769节 杀鳌拜

  鞑子的攻势确实不同凡响,只见得鳌拜手执铁骨朵冲杀明军,一股重骑跟着他猛贯上去,铁骑过处,人仰马翻无人能挡。

  骨朵左右翻飞,砸飞了一个接一个明军,在他手下无三合之将!

  被他如此冲锋,那批明军不过是占了吴三桂的便宜,一时间双方各有死伤,但对上真鞑子,那就恢复了前明军的特色比谁跑得快,争相向后逃去,阵崩!

  就连党守素也见势不妙,立马就跑。

  他一跑,走的人更多,一窝蜂向后退,大家都抢着跑,把道路都给阻塞了。

  原来,明军有序列阵,后面阵势各方阵与方阵之间留有道路以便让溃兵离开,但是没起到作用。

  一声令下,箭矢如飞蝗般的射出,将鞑子军的攻势暂时地阻隔住,接着阵势大开,一队人马雄纠纠,气昂昂地杀出来,为首一次,乃是忠诚营大将郝摇旗,又叫郝永忠,初于军中为大旗手,故名为“郝摇旗”。

  军中大旗高大沉重,能执大旗随军行动者,无不是力士。

  郝摇旗有力气,且有勇气,手执一把大斧,与鳌拜展开大战。

  两个都是勇将,喝!力气如火山迸发岩浆般激射而出,各自震退三步。

  然后再凑一起,大斧在郝摇旗的手中,如同一把绝世的凶器,上下左右,劈砍斩抹,无微不至,而鳖拜的骨朵则发动了狂潮巨浪般的攻势,但见得骨朵沉重,斧法凌厉,打出一溜的火星,周围的人都看得痴呆!

  而他们的部下亦不甘弱,展开了狠狠的厮杀,固然鞑子凶厉无比,但是郝摇旗率领的正是忠诚营的老兵,悍不畏死,且人多!

  上万的忠诚营将士一波接一波的冲击鞑子兵,前仆后继,就算是死,也要咬掉鞑子兵一块肉!

  一时间两支部队僵持战局,谁都打不赢谁,但明军士气大振!

  新调上来的对战吴三桂的明军部队由袁宗第和李来亨指挥,两人有如蛟龙出海,直插吴三桂军!

  同样是忠诚营的部队,差不多二万余人,当中许多中高级军官都是追随老闯王李自成的旧人,见到吴三桂军那是仇人眼见,分外眼红,高呼着“为闯王报仇!”的口号,猛冲猛打,杀得吴三桂的军队如被斩菜切瓜一般!

  血流成河,死伤累累!

  他们拼命反击,只是力量在先前的战斗中消耗掉不少,更关键的是,被袁李两人火焚掉的近三千军,才是吴三桂军的精华!

  余众虽有武力,终究不及先前那支沉河的军队。

  原先还有上万人的部队又不见了一半,吴三桂只觉得眼前一黑,竟有点心灰意懒的感觉!

  真是一场辛苦为谁忙!

  好在传来阵阵喧哗,原来是阿济格着后面的伪军出动接应他们,让他们退后。

  撤到空旷地的吴三桂军皆默默无语,此时他们只能仰面问苍天,为什么沦落到如此地步!

  新出动地伪军上前,也有大大的几万人,但就在这时,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明军皆大呼道:“今有大明皇帝旨意,东南公钧令,凡前明人者,投降者皆赦之!”

  伪军们齐呼道:“愿降!”

  投降象风暴般地席卷了战场,明军在战场左右翼山坡处各竖起大旗,上写到“招降!”

  几万人如潮水般地涌向了山坡,场面蔚为大观,让后方的阿济格震怒无比!

  他拍马上前道:“儿郎们,随我来!”

  带领军队,衔尾追杀,他用的兵器的是大刀,挥舞大刀,直闯前伪军人马密集之处,一路杀将过去,砍得人头滚滚,无人可挡!

  见他如此凶暴,前伪军逃得更快了,相互拥护,被践踏踩死的不在少数。

  阿济格杀了一阵,发泄之后,心情稍好,突然醒悟:杀他们有什么用,关键是打败大顺余孽,于是他弃了前伪军,杀向明军中军处。

  立即与袁宗第和李来亨的部队打成一团。

  只见那方圆阵内,尘雾弥漫,阿济格率骑兵在里面横冲直撞,耀武扬威,

  此时阿济格杀入对方大阵,他哈哈一笑,将手里的沉重大矛借着战马冲锋投掷,快如闪电猛力“哐”地一声,足足打飞了五六个人,撞开一个缺口。

  片刻沉重的铁骑趁机冲入,顿时马刀居高临下在飞速之中收割稻草一般。左右亲兵重骑也随之撕开缺口,大量重骑兵冲撞上来,疯狂刺砍践踏。

  明军步卒见到沉重的战马像巨石一般碾压到阵中间来,很少有人还敢在前面站得住,纷纷避让躲避,进一步撕裂动摇了阵营。

  溃阵!

  似乎不费吹灰之力,袁宗第和李来亨算是见识过鞑子的厉害,再次遇上时也难以招架,他们急用密集的长枪兵顶在前面,教后阵放箭。

  空中箭矢乱飞、长枪如林敌住鞑子重骑兵攻击。

  但是鞑子也是经验丰富,他们不急于闯枪阵,而是对着方阵骑射,只在阵中向空中胡乱抛射,明军长枪兵被骑兵围攻、缺乏盾牌掩护,被鞑子骑兵来回射杀,象被暴雨打中般吹袭倒下许多人。

  看到阵营中被射得出现了空缺疏漏,阿济格便拔刀冲上去尝试破阵。

  他的骑兵席卷进来,尘土之中只见刀枪挥舞、马蹄翻飞。此时阿济格的的处境相当好:进退自如,杀得万余忠诚营老兵不到个把小时,又被杀掉一半,不过,忠诚营又有增援上了一万。

  可是又个把小时,忠诚营又死伤了万余,阿济格的七千人,不过伤亡了二千多!

  实在是战斗力出神入化,要不是忠诚营咬牙死战,只怕早就败北,但也被杀得胆寒不已!

  正在形势大好时,突然听到了右翼的战场上欢呼声响成一片:“鳌拜死了,杀掉了鳌拜!”

  只见郝摇旗驻马山岗,手提一个巨大的头颅,让清军看得到,正是鳌拜的首级!

  郝摇旗倒是胜之不武,他以众凌寡,一万人打鳌拜三千人,当中有两千斧头兵,都持双手斧,使用了大杀招:飞斧!

  二千把斧头齐齐脱手而出!这二千把斧头砸在鞑子密集队伍中,事出仓促,又在短距离里,鞑子被砸伤砸死者实在不少!

  反应快的,举盾牌去挡,就会没事,用兵器去挡的,那斧头有分量,就算被磕飞斧头,却不掉地上,无规则的乱飞,他们旁边的鞑子就会遭秧!

  刷!斧头党再来第二次齐掷,当中一面斧头,不偏不倚,正正镶入鳌拜战马的额头!

  那匹马自然挂得不能再挂了,把倒霉的鳌拜摔下马去!

  说时次,那时快,郝摇旗马匹猛冲,经过刚从地上爬起的鳌拜身边,一斧头劈下,卡在了鳌拜的脖子间,险些把郝摇旗拉了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