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752节 北伐之其实两边都一样

第752节 北伐之其实两边都一样

  狼多狗少,狼少狗多,是形容明军的战斗力。

  各部明军不可谓不多,但他们的战斗力实不在不能令人恭维,形势有利时尚可一战,一旦攻击受阻或者战局不利,就会逃之夭夭,使着劲儿比谁跑得快。

  里面有原因的。

  随着有本事能够制约各路明将的文臣如熊廷弼、孙承宗、袁崇焕、杨嗣昌、洪承畴甚至是熊文灿等不在明军为帅了,历任督师更是不堪,就如同捧着一堆军饷、粮草的雇主,各路总兵官的人马就是受雇佣的长工。只是为了挣些粮饷糊口,没人再会为此拼命的。

  无论是大顺军还是清军看明军人多也没什么可怕的,认为他们是狼少狗多。

  狼有战斗力,狗光顾叫着有姿势没实际,自然没什么战斗力。

  两军对垒,官军从来就是狼上狗不上,大部分人都看热闹,打酱油。

  也不能怪总兵们,对于各镇总兵来说,谁打战英勇,将老本拼光了,最后就算升了官,顶多一个光杆司令,说话也没底气;若一旦打了败仗,你拿了朝廷那么多的钱粮,当然要对朝廷负责,不杀你杀谁啊?

  “聪明的”总兵藩镇即使不战而逃也好,临阵畏缩也罢,只要手里的部队还在,就没有为此受追究的,朝廷怕他们造反,还得哄着他们,再换了一个督师,一样还是当官分粮饷。

  因此明朝制度极为悲摧,谁为朝廷出死力谁就倒霉,甚至会被杀头;谁糊弄朝廷,谁就吃香的喝辣的。最后,为朝廷尽忠的都死绝了,剩下的全是奸猾之辈,大明的江山交给他们,怎么能保得住啊?

  根本的原因是大明兵为将有,兵只知总兵不知道朝廷。

  新明军、东南军则是军队领袖化,无论是将,还是兵都对领袖效忠,将军不负责粮秣事务,交由专门的后勤部门,并由后勤部门代表领袖向军人们支付薪水,所有的军人明白谁才是老板,为他当工,当然得听得他话----他从不拖欠大家的薪水,足额发放。

  而且,领袖麾下的将军们,打仗时光顾勇猛冲锋,打胜仗,领袖会为他们补足损失的军人。

  成立总参、总政、总后勤部的作用确实大,明人出身的新明军,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让姜家兄弟嗟叹不已:我等若有这样的兵将,岂会降贼,成为亡国奴!

  姜瑄望向鞑子营寨方向,手作个下切的动作,面露狠色地道:“不如……”

  姜瓖沉吟道:“他们尚有实力,不可轻举妄动!”

  ……

  济南府,满城皆为鞑子语,入鼻尽是膻馊臭味。

  这里成了鞑子的大本营,各路鞑子汇聚,在原明朝巡抚官署,已经沦为了巢穴,大酋们纷至沓来,在官署停马,他们大摇大摆地进内,而那些伪军将领则连入内议事的资格都没有。

  诸尊在大堂坐下,高坐正中的是清廷豫亲王多铎,有多罗贝勒尼堪、贝勒博洛、贝子屯济、固山额真阿山、马喇希,再有刚林、巴冷纳、冷僧机、拜尹图、石廷柱、巴哈纳、马国柱等臣将,乃是此番入关作战的主要清将。

  这帮凶人坐没坐像,站没站样,私下交谈,并没有多大忧色。

  明朝北伐军没对他们造成多大损失,他们主力尚存,只有有军队,那就万事无忧。

  大堂外的护兵叫道:“多罗贝勒勒克德浑、固山额真叶臣到!”

  这两厮,正是明军胜利岗的手下败将,他们负责组织攻势,铩羽而归,

  贝勒尼堪与勒克德浑不和,见他们来了,尼堪嘲笑道:“勒克德浑,你来迟了,是因为羞愧不敢前来吗?”

  勒克德浑神回复:“你行你上啊!”

  他冷笑道:“换作是你,只怕输得更惨,没胆鬼!”

  “败军之将尚敢言勇!”尼堪大怒,一脚踢开架在腿上的凳子,径取勒克德浑。

  勒克德浑哪会怕他,两人拼命地扭打起来,牛一般地咆哮着,拳打脚踢,砰砰作响。

  其余诸酋喝彩不迭,有劝架的,也有乘机打太平拳的,大堂上煞是热闹,如果让明朝降将看到这种情景,只怕会更BS他们。

  其实,清军的情况与明军一样,论状况比起明军更糟糕,满州八旗,各旗旗主各管各的,山头主义,同样存在着明军的问题,甚至问题更大,只不过他们的酋首控制力强,才不致于四分五裂。

  豫亲王多铎老神犹在,没说话作声,也不喝止,他知道这帮家伙哪来什么修养,等他们打累了再说。

  好不容易才分开他们,结果勒克德浑鼻子被打出血,血淋淋地肿起来象个大梨,他体格粗壮,尼堪不如他,径打他的要害!

  至于尼堪也挨了多处拳脚,痛得他呲牙咧嘴的!

  “好了,开始军议!”多铎竟亦不理打架的诸人,直截了当地开始了军议。

  他手指道:“冷僧机,你来说。”

  “喳!”位于下首的冷僧机应道。

  冷僧机,纳喇氏,满洲正黄旗人,叶赫部长金台石之族也,叶赫亡,来归,天聪元年,敖汉部长索诺木来归,尚公主为额驸,以冷僧机隶焉。世祖即位,授内大臣。入关后,进二等阿思哈尼哈番兼拖沙喇哈番,旋进世职三等精奇尼哈番(子爵),进一等伯。

  此人为多耳滚的心腹,颇为重用,济南防线是他的策划。

  冷僧机先介绍了济南防线,沿安阳、聊城、济南、淄博、青州、潍坊一线展开,各城加固城防,大炮上城,深沟厚垒,并广积粮草和军资,他吹嘘他的防线有如铜墙铁壁般坚不可摧,足百万明军,亦不能破也!

  结果呢,诸清酋齐翻白眼----没兴趣!

  清兵入关不久,清酋犹有血性,主力也在,学明军来守城,你冷僧机投错胎了吧。

  冷僧机说不下去,只好转移话题到大家更感兴趣的地方来。

  “现在明军火器强大,精于阵战,我军正面进攻不利,必须另想它法!”冷僧机一句话引起了诸酋的注意,大伙儿这才望向他,听他说些什么。

  “我们不宜与他们阵战,应该多用袭扰的办法,节节阻挡,此乃‘疲敌’之策也;另外,敌方来进攻我军,我们应该发挥我们骑兵机动力强的特点,绕路进攻他们的地盘……”

  这话中听,诸酋频频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