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747节 堵胤锡的成功

第747节 堵胤锡的成功

  颜常武拍板之后,所有的人都得遵照执行,可以有“保留意见”,但必须按领袖的指示办事。

  比起崇祯皇帝,颜常武更有决断和有担待。

  大家根本不用担心他会过后拆桥,只要他作出的决定,他一概认账,不会说劳资不想的,是谁谁谁要这么做的。

  会议结束,一些官员神情复杂地看过堵胤锡,这家伙是这次会议的大赢家,可谓是“简在帝心”了。

  更让他们妒忌的是,颜常武单独叫他稍后,显然有好处给他。

  场内其余官员们都走了,只留下了颜常武,堵胤锡,还有一位戴维先生在坐着。

  颜常武伸大拇指,赞扬堵胤锡道:“你能够想出这样的主意,真了不起!”

  “岂敢当领袖的赞扬,下官惭愧!”堵胤锡谦虚道。

  “你既然敢提出这样的见解,可敢到前方一行,招抚大顺残军!”颜常武问道。

  堵胤锡慨然地道:“敢不从命!”

  “好!”颜常武激赏道:“以你为朝廷使者,前去招抚大顺残军。”

  “下官领命!”

  “你当然怎么办?”颜常武问道。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堵胤锡反应很快,立即想到办法。

  “甚好!”颜常武高兴地道,他微一沉吟道:“代我传一句话,那就是‘只要为国效力,我以国士待他们!’”

  颜常武生性豪爽,经常用我我你你来称呼,尤其是人少的时候。

  当然,他可以这么说,其他人却不能这么讲,必须谦虚。

  “明白!”堵胤锡表示收到。

  “戴维先生,你想说什么呢?”颜常武看戴维先生微微摇头,于是动问。

  “我一点都不怀疑堵侍郎会招抚失败,但他成功之后,以那些明朝官员的德性,他们会搞鬼的!”戴维先生的话听得堵胤锡心中不由得戚戚。

  他说得一点没错,其实,明朝官员们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人,他们自己人搞死自己人的效率比敌人害死自己人的效率还要高得多。

  颜常武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道:“他们敢!”

  “有什么不敢的,天高皇帝远嘛!”戴维先生耸耸肩道。

  他凉凉地道:“就算不能当面硬顶,也可以背后伤人,招数多着呢,比方说不配合作战,临场战斗卖队友,给他们的物资是压库底的货色,石子砂子多过米的军粮,军饷不按时发!”

  堵胤锡钦佩万分,失声道:“戴总长所讲的一点不错啊!”

  “堵侍郎,我委你为钦差大臣,赐你……尚方宝剑!”颜常武给出了一件大杀器:“三品以下官员,若阻差办公,可先斩后奏!”

  “再派一个营的东南军给你,既是你的护卫,又可以起到教导团的作用!”颜常武说道。

  “一个营不够,给他一个团!”戴维先生深思熟虑地道:“不仅要给这些给他们,还得派官员去,给那些地方官员洗脑!”

  “派工作组去!”戴维先生叫道。

  颜常武完全按照戴维先生所讲的去做了,在这样护驾保航下,结果堵胤锡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在湖北汉水边的钟祥,堵胤锡仅带了二个护兵,可谓是单刀赴会,拜见李自成的妻子高氏于钟祥县衙。

  这么做,在之前,堵胤锡足以被文官们喷死,那些疯狂的文官会嚎叫着拧下堵胤锡的头,以谢天下!

  堵胤锡同李锦、高一功等谈判,劝说联合抗清,他慷概陈词,说天运、人心、兴废递变,更谕以忠义,为酾酒为誓,声泪痛激,感动群贼。

  当他说出颜常武的话,只要诸人忠心报国,当以国士待之的时候。

  诸贼不由得感动万分,说道:“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

  又有人说道:“早若是东南公在,我等皆为良善子民,岂会反耶!”

  于是,李锦、高一功遂同郝摇旗、田虎、张能、党守素、袁宗第、贺蓝、李来亨、塔天保、马某等诸贼首并听命归附,愿奉节度,是为“忠诚营”,李锦、高一功皆被堵胤锡保举为总兵,其余诸人为副将、参将、千总等。(现在南明武官的官制未变,而东南军则是将级、校级、尉级军官和士官)

  堵胤锡一直留在忠诚营里,花费了大量的口舌说服他们。

  一个月内,南京回复到来,允了堵胤锡所请,李锦、高一功一干人等,都成为了大明的军官!

  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给养、武器、装备、军饷和其它的供应品源源不断地送达了钟祥,使得忠诚营将士们彻底地放下心来,鸟枪换炮的同时,他们也接纳了东南军的教导,提高军事素养,接受政治教育。

  忠诚营因此而高涨的士气对他们的战斗精神和战斗效率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不到一个月内,忠诚营向占据襄樊的清军发动了猛攻!

  与此同时,南明朝廷大赦的消息传到北方,那些清廷的顺民们听说了王师即将北伐,只要反正,不与鞑子合作,都能够得到赦免,于是北方各处人心思归,而清军上上下下则陷入了歇斯底里,草木皆兵的状况。

  他们觉得那些汉人皆不可靠,而那些汉人也看清军不顺眼,双方猜忌不已,时有清军在自己控制区内乱杀一气的消息,让汉人们对于清军敌视加剧。

  一位清朝的官员在给发往摄政王多耳滚的报告上哀叹道:“……汉民与我两相猜忌,相互戒备,南(明)军未至,我方已然四分五裂矣!”

  如此情况下,清廷发现事态严重,多耳滚赶快出王旨,清军收缩战线,主要以黄河为界,守西安、洛阳、郑州、开封、济南等地。

  大踏步的后退,就看明军上不上这个当!

  堵胤锡一条计策,可谓十分有效,被情报机关把北方消息传回来,起初反对得最厉害的马士英勉强自我遮羞道:“堵胤锡的成功并不是他的,而是领袖在,换作前明,根本不可能成功!”

  这个理由说得过去,于是变成了领导的功劳!

  当然,不可能动动嘴皮子就可以把北方重新夺回来,北方之事,决定在手握火枪的军队的手里。

  南明军队厉兵秣马,准备北伐!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