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734节 沉重打击勋贵

第734节 沉重打击勋贵

  弹着这份名单,颜常武喜出望外。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我正想着方法对付你们这些贵人,没想到你们居然把刀柄递到了我的手里!”

  名单上有有忻城伯赵之龙、保国公朱国弼、隆平侯张拱日,临淮侯李祖述,怀宁侯孙维城,灵壁侯汤国祚,安远侯柳祚昌,永昌侯徐宏爵,定远侯邓文囿,项城伯常应俊,大兴伯邹存义,南和伯方一元,东宁伯焦梦熊,安城伯张国才,洛中伯黄九鼎,成安伯郭祚永,驸马齐赞元等,几乎将南京城里的勋贵们一网打尽。

  只少了魏国公徐允爵和怀远侯常延龄、宁晋伯刘允极等寥寥数人没有参与,其余的人都有签名,还有红红手印,赫然在名单上。

  “好极了!”颜常武手握这份名单,立即进宫去见皇帝朱由产。

  兹事体大,由皇帝下旨处置才是名正言顺。

  只是当他兴奋地将各项证物交给朱由产看,请他下旨对那些欲谋反的叛国分子严惩时,朱由产看着名单,把头摇得拨浪鼓一般!

  他心有戚戚,勋贵们与国同休,将他们全部拿下,将来哪还有人来保大明、保他朱家天下!

  且先前甘辉的顾虑是有道理的,甘辉想的是对方出手时将他们拿下,就是“现行”,证据确凿,不容抵赖。

  但这么做有风险,万一给对方闹得南京大乱呢?

  只是现在对方有阴谋、有名单,但无事实,结果朱由产不肯下旨处置他们。

  以“此儿戏耳!”和“殊无事实”来推搪,他算看透了:“他害东林党时,我没说话;接着他整治军队,我不说话;此后他开始追杀勋贵,我继续不说话的话,到最后,轮到我时,没人能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东林党全军覆灭之后,大家才发现这个党派委实有用,如果东林党还在朝廷,颜常武早被喷得下江出海了,当然颜常武这等粗人会不会给他们喷那是一个问题。

  而今颜常武要动勋贵,想将他们一网打尽,那可是大明的支柱,岂能由自己亲手砍之。

  他虽然昏庸,且是颜常武所立,并不代表他没有看法。

  颜常武真要胡来,他也不能拦阻,但他绝不会沾上诸位勋贵的血。

  他们是反颜常武,又不是来反他。

  此诏说不下就不下,有种颜常武废了他!

  他已笃定颜常武目前不会害他,毕竟牵一发动全身,废立之事岂能儿戏!

  颜常武不慌不忙,手指檄文说道:“上面可是有大皇子的讨颜某之言哦,真是可笑,我们是一家人,出现大舅子宣布来讨伐妹夫的事情,传出去的话……唉!唉!唉!”

  他连说三个“唉”字,让本想装糊涂的朱由产很是郁闷地道:“小惩即可,不可大咎啊!”

  为了把儿子摘出去,他只能让步。

  他如果不让步的话,那么颜常武就会发动谏官,把大皇子给喷得不成人样!

  如果此事发生,朱由产难保会发生什么事。

  这位贤婿,别看他外表阳光,实际上有够厚黑,狠辣处不在那些积年老官僚之下!

  颜常武再出另一份的处置名单,原来他已经准备好的,将为首的忻城伯赵之龙、隆平侯张拱日和大兴伯邹存义诛杀,夺爵,家人流放东南亚。

  再有将保国公朱国弼、临淮侯李祖述等在册名单的爵爷们降爵一大等级,比如保国公朱国弼变成了保国侯、隆平侯张拱日变成了隆平伯,至于诸伯,则除爵,家产充公,流放东南亚!

  够狠!

  明朝外戚功臣封爵只有公、侯和伯三种,伯爵降级,则没有封爵了,一次就给颜常武弄没了大明勋贵十几位伯爵。

  只有魏国公徐允爵和怀远侯常延龄、宁晋伯刘允极等没有参与阴谋的爵爷不受追索,还有一位项城伯常应俊,因他的小妾庇护过柳如是,颜常武放常应俊一马。

  “还有,小婿这次的摊丁入亩、土地阶梯式收税和火耗归公,他们须当配合,否则的话,三法司再发现勋贵参与谋反,也再所难免了!”颜常武追加条件道。

  “准奏!”朱由产无奈地道。

  颜常武离开皇宫,吩咐阮大铖干活。

  根本不用颜常武操什么心,阮大铖将此事办成铁案,赵之龙、张拱日和邹存义被判绞立决,在监牢里将他们绞杀!

  他们的家产尽数充公,结果给朝廷户部进账达二百万两银子的财物、土地,而他们的家人,尽数充军东南亚。

  还有那些被贬的伯爷们,家族都被流放东南亚。

  如今的东南亚,真正在大陆被家喻户晓了,上位者对这个名字越发地胆战心惊,而小民们则多视之为改变自己命运的选择。

  勋贵的命运各不相同,大部分都被贬谪,不仅如此,在文官和军队里也有多人被清退,都是与那些勋贵有关系的人,从而空出了许多空职位,让颜常武可以派发给忠心他的人士。

  如此他的实力进一步加强了!

  阮大铖以极高的效率完成了案件的所有手续,然后又接受颜常武指派给他的一项重要任务,主持朝廷摊丁入亩、土地阶梯式收税之事!

  颜常武特地招他来,告诫道:“此二件事,关系重大,关系我大明能否拨乱反正,重新辉煌,不可马虎,更不能掉以轻心。”

  “是!”阮大铖低头,看着靴尖闷闷地道。

  “你去办差,觉得得罪人,是担心本国公利用完你,再找个由头把你害了,如此可以向天下人交代,就象武则天利用酷吏一样?!”颜常武悠悠地道。

  “下官不敢!”吓得阮大铖赶快跪地道,心忖莫非国公爷有读心术?

  “你有此顾虑也不出奇!”颜常武告诉他道:“本国公给你破个例吧,本国公不轻易发誓,但你真若是完成了这二件大事,本国公向妈祖娘娘发誓,必不负你!”

  “下官惶恐!”阮大铖连连叩头道:“下官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下他相信了,因为颜常武对妈祖娘娘虔诚信仰,出口有愿,国公爷说话是算数的!

  “不要说死字,本国公与你共富贵!”颜常武温和地说道。

  把阮大铖感动得那个感激涕零的,颜常武吩咐他道:“不可贪污,否则,誓言自破!”

  阮大铖立即发誓道:“我阮大铖若贪一个铜钱,教我死在国公爷的刀下!”

  “好!”颜常武嘉奖道:“去干吧,本国公是你的坚强后盾,无论是谁,都不能挡你的路!”

  于是,南明隆隆烈烈的丈量土地,登记造册工作在阮大铖的主持下进行!